「要努力爭取機會、也要生活」──專訪青年東南亞研究者江懷哲

「要努力爭取機會、也要生活」──專訪青年東南亞研究者江懷哲

今年 9 月底,在台大社科院的教室中,正進行著「教育部人文社會學科人才跨國培育計畫」的分享會。幾位獲選派送海外修習的同學們上台分享,其中有一位令人特別注目,是今年 23 歲的江懷哲,在計畫中他被選派至柏克萊大學修習。6 月剛從政治大學外交學系畢業的他,目前任職於新南向政策相關智庫,年輕的他被認為是未來台灣東南亞研究的潛力新秀。

江懷哲近日才與其恩師國內東南亞研究領域的重要學者楊昊教授,共同以英文投書著名的《外交家雜誌》;其發表文章〈一個國家的重生?台灣對其東南亞遺產的遲來認識〉闡述了超過總人口數 3% 的「東南亞裔台灣人」,如何能為台灣增添了新的認同元素?獲得廣泛注目與討論。

而早在兩年多前,江懷哲就嶄露他的學術才華,在第 18 屆東南亞區域研究學術研討會中,他以大三升大四獲補助前往澳洲智庫實習期間撰寫的研究論文〈21 世紀菲律賓外交政策:雙重不對稱結構的影響〉,獲得新生代論文獎,是當年唯一獲獎的非博士生。

當年政大國研中心主任丁樹範評析,在該論文中,菲律賓的「痛」被顯現出來,也讚許他的理論可以用以比較分析其他亞太國家。後來江懷哲將論文大幅編整翻譯,再度於香港大學舉辦的重要國際研討會 ISA Conference Hong Kong 進行發表。

2017 年赴於香港大學舉行的國際關係研討會發表論文。圖/江懷哲 提供

大學期間,江懷哲就在許多國內外媒體,如轉角國際、端傳媒、關鍵評論等網路平台發表國際政經相關評論。今年 4 月由聯經出版的《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這部屢獲大獎的重量級越南史巨作中譯本,也邀請當時仍在柏克萊大學研修的江懷哲撰寫序文。這些對年輕研究者而言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經歷,背後又有怎樣的故事呢?

紐西蘭時光:培養多元開放的視野

談起自己的經歷,江懷哲謙虛的說:「其實沒有外界想的那樣厲害,我自己知道很大一部份只是我運氣好,我只是個普通人而已。」如此虛懷若谷態度反而令人更生敬佩。

生於台灣的江懷哲,小學一年級時因為父親前往紐西蘭攻讀學位,全家曾短暫居住在紐西蘭兩年。這兩年卻大大的影響了他的視野,在紐西蘭的日子,他說自己就像個野孩子,到處在大自然中玩耍。而因為社區附近沒有什麼商圈,媽媽總是帶著他去圖書館,他就看看各種兒童百科、偉人傳記等,所以也能說他是圖書館長大的孩子。

而在紐西蘭對他影響最大的,是作為移民海島國家的紐西蘭如何尊重接納多元文化,「在紐西蘭,唱國歌要先唱毛利語版本,學校中也會教小朋友許多毛利語語彙,毛利族文化成為紐西蘭不分族群的自豪認同,這是讓我印象深刻的。」江懷哲說。紐西蘭如何接納各種族群,成為國家認同的重要組成,深遠的影響了江懷哲日後的思維觀點。

「如果人生從頭到尾都一樣,也很無聊」

小學三年級就返回台灣的江懷哲,仍繼續保持的對英語閱讀的愛好,讓語言成為他的優勢。而從今日傑出的表現,或許會讓人認為江懷哲一定是一路領跑的「尖子學生」,甚至可能是個腦子只有學術的書呆子;但意外的是,就讀成功高中時的江懷哲竟是個不喜歡念教科書,會蹺課翻牆,跑去打撞球、網咖的「混學生」。

「那時候超好笑,我們翻牆出去的時候,是從二樓窗戶翻出去,對面早餐店的阿姨看到都嚇一跳,後來學校還把那個『出口』封死,大家就出不去了。」談起高中生活,江懷哲雀躍地分享道。

對於那段青春往事,反而是江懷哲人生中特別喜歡的一部份。「我很喜歡那段日子,那時候我的成績就在中後段,也蠻廢的,但是後來回顧,如果人生從頭到尾都是一樣的,那也滿無聊的。我想這些不同經歷都讓我們成為更完整的人。」

而日後到了柏克萊大學研習時,江懷哲也發現許多歐美的博士生,學術之外也沒有少了人生,該玩的時候也是很嗨很瘋,各種 Party。這也讓江懷哲很有心得:「我覺得反而搞學術研究,尤其是人文科學,更會要深入的與人交際,因為這些學科最終都指向『人』這個題目。」

2018 年在美國柏克萊社會系主辦的校際學生學術會議發表論文,談東亞民主化與當代挑戰。圖/江懷哲 提供

「做比較少人關注的題目」:與東南亞結緣

進入大學的江懷哲,起初也不是立刻成為一個學術咖。他積極參與校園活動,大一就主持系上的「外交之夜」晚會,也曾加入學生會,擔任學生權益部長,這些社團參與的過程都為他日後的發展奠定寶貴的經驗基礎。因為當時想看看外交一線工作的現場,他也成功申請透過大專生公部門見習計畫在外交部北美司實習。

大二時,江懷哲獲選成為 APEC 亞太經合會的七名中華台北青年代表之一,前往北京與各國青年領袖交流。一次在遊覽車中,他結識了鄰座後來任世界青年聯盟主席的 Lord Leomer Pomperada,這個命運的相遇,成為他日後走向東南亞研究者的種子。大二生大三的暑假,江懷哲秉著一個想看看朋友老家的心情,申請了赴菲律賓 NGO 實習的計畫,期間並隨老闆出差泰國與印尼。

那次的經驗給他帶來很深刻的文化衝擊,他沒有馬上立定志向要成為一個東南亞研究者。原本,他對國際事務的興趣在中國對外關係上,更早時甚至是中東研究。大二時必修課「中國大陸研究」的黃瓊萩老師鼓勵江懷哲,既然去過菲律賓的話,試著研究這個比較少關注的題目。這個鼓勵讓原先只可能成為大學的一段小經歷的菲律賓經驗,成為他人生重要的轉折里程。

在老師的鼓勵下,江懷哲開始查找相關的文獻來研究,開始發現了許多有趣的切入點,進而產生興趣,從菲律賓展開去理解東南亞。這之後,江懷哲又申請了學校海外實習的補助計畫,前往澳洲重要智庫「澳洲國際關係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實習。

從澳洲到美國:早政府一步選擇「南向」

在澳洲首府坎培拉的日子很單純,在租屋處附近沒有太多華人在孤單的情況下,夜晚時只能埋首書堆的江懷哲,全力研究東南亞相關問題。他報名參加了在澳洲的東南亞研討會,因而結識了許多優秀的國際學者。那之後,他在 2016 年臺灣的東南亞區域研究年會發表的研究論文獲得獎項的肯定。

準備於 2016 年臺灣的東南亞研究年會發表論文。圖/江懷哲 提供

那時開始,江懷哲才慢慢認為,或許自己是可以讀書的料。當時正當新南向政策剛被提起,他有感產官學較只注重經濟領域的合作可能,因而與幾個同樣在研究東南亞的青年學子共同組成了「東南亞青年研究平台」,互相交流共享資源,東研青的夥伴,許多畢業後也任職於智庫繼續從事推動新南向政策的相關工作。

而江懷哲的學思旅程也還沒結束,有感於美國的東南亞研究更為蓬勃發展,江懷哲申請了教育部的「人文社會學科人才跨國培育計畫」,獲得補助前往柏克萊大學歷史系研讀。而原本就有輔修歷史他的,在美國的學習更豐富他各種觀點的思維發展。

「我當時就有出國攻讀研究所的打算,但是如果要出國讀書,家裡認為必須要靠自己。這是為什麼我會去申請教育部的計畫。」

誰才有資格寫「書序」?

在柏克萊,江懷哲師承美國知名的越戰史學者 Peter Zinoman,他將在美國課堂學習到的知識用文字在臉書上分享帶回台灣,深刻的見解引發許多回響。後來,聯經出版社的編輯注意到懷哲,便邀請他撰寫越南史巨作高夏的《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的推薦序。

和柏克萊歷史系越南史專家 Peter Zinoman教授合影。圖/江懷哲 提供

當時仍在就讀大學的江懷哲本想拒絕,認為自身的學識能力仍不足夠,自覺「僭越身分」。其後幾經思索,想到在美國學習到了許多最新有關越南的歷史視角,沒能帶回台灣實為可惜,最後還是答應了推薦序的寫作,當作是拋磚引玉。

除了學術之外,江懷哲也盡自己所能的分享他的觀點。三年前他就開始在許多網路平台投稿,分享自己對菲律賓的政治局勢觀察。這過程中與編輯們如同打網球的來回修稿,讓他學習到如何將學術的語言轉化為大眾能理解的媒體寫作用語。

2017 年初江懷哲特別申請到補助前往菲律賓與菲律賓訪問重要學者、智庫專家與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替港台媒體撰寫關於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中國援助在柬埔寨的報導、評論。

2017 年赴柬埔寨皇家學院訪問當地國際關係學者。圖/江懷哲 提供

參與許多活動,也給江懷哲帶來許多機遇。大三升大四時,他報名參加知名歷史科普網站「故事」團隊的非虛構寫作研習會,結識了故事的創辦人涂豐恩、陳建守等,之後獲邀成為故事網站的兄弟站「說書」的編輯委員,並替團隊撰寫東南亞相關專書評論及訪問學者。

「盡力爭取之後,順其自然」

回顧自己的學思歷程,江懷哲雖然謙稱自己主要是運氣好,但是仍能看出他在每一個階段,都充實做好當下、做足準備。「盡人事,聽天命」是江懷哲給自己的總結,也就是努力做好每一件事情,最後放手讓緣分決定。

「我不會說怎樣做才會成功,因為能不能實踐自己的願景跟理想,運氣成分真的很高。有時候真的是緣分,也不能強求。但我覺得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盡全力,嘗試各種可能,因為這是為自己創造機緣的方式。」

江懷哲常對也有志從事相關領域的學弟妹說:「要努力爭取機會、也要生活,不管是壯游、環島、登百岳,只要有興趣都勇敢的去試試。哪怕經濟條件未必如人,仍要勇敢主動的尋找資源,公私部門都有很多計畫補助。機會是自己挖掘的,但是同時也要平常心,順其自然,有時候就算沒達到目標也不要想太多,畢竟我們都還年輕,有時只是好事來的遲些。」

積極進取、成就優異卻謙虛而平易近人的江懷哲,年輕的他也還在人生的起點,而他未來將帶給台灣東南亞研究這片土壤如何的養分,值得大家期待。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江懷哲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