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年輕人舞台」,替「冷門的」歷史創造價值──專訪《故事》網站主編胡川安

「給年輕人舞台」,替「冷門的」歷史創造價值──專訪《故事》網站主編胡川安

在時報出版的演講廳裡,一位溫文儒雅的學者在舞台上,沉著而穩重的跟台下坐得滿滿的觀眾分享著「皇帝的故事」。觀眾們聚精會神,聽得津津有味,講者有時幽默的天外飛來一筆,眾人一齊笑了出來。這是國內知名的歷史人文新媒體《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所舉辦的暑期歷史課程「重新思考皇帝」的第一講,講者就是《故事》的主編──胡川安。

胡川安是很「不一樣」的歷史學人,除了是《故事》的主編外,同時也是個暢銷作家、NGO 的執行董事,偶爾上上政論節目,從歷史的角度評析時事;此外,他還有個較少人知道的本行,中央研究院的博士後研究員──這麼多樣身分的切換,讓人很難想像他仍是一個未滿 40 歲的「青年」。

而《故事》除了普及歷史知識外,也開始慢慢地影響台灣歷史學界與教育,今年的歷史指考題目,甚至選用了《故事》團隊和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所編輯的《觀‧台灣》雜誌內文。今天,我們就來聽聽主編胡川安的故事。

胡川安與作家馮光遠在電視台談話節目合影。圖/胡川安 提供

從專欄作家、暢銷作家與主編

2014 年,在哈佛東亞所就讀博士的涂豐恩跟和志同道合的學長陳建守、筆名「謝金魚」的作家謝佳螢共同創辦了《故事》網站,目的是為了普及一般人難以理解的歷史知識。胡川安在《故事》成立之初,便是專欄內容的主要貢獻者之一,主題聚焦在食物的歷史,十分受到讀者歡迎。

「我是研究中國古代史的,一開始會從飲食文化著手,是想用日常生活的要素來講故事,吸引一般人去思考食物的歷史。我們台灣人對吃其實是很講究的,但很少去探究被背後的人文意涵,其實每個食物,都是很有故事跟時代背景的。吃東西這件事,也可以有很豐富的內涵在。」談起在《故事》開設專欄的緣由,胡川安這樣說。

也因為這樣,胡川安的專欄越來越受歡迎,陸陸續續出了幾本有關飲食文化的書籍,賣得也十分「火爆」,並讓他晉升暢銷作家之列。這之外,他也協調其他作者,組織了幾次專題。之後,故事創辦人涂豐恩著眼於胡川安豐富的生活歷練──曾在日本、法國、加拿大與中國各地的研究與生活之歷程,邀請他接任《故事》主編這個重要角色。

知識型新創企業,如何創造社會價值?

這過程中,《故事》也慢慢的從原本歷史同好的網站,轉型成有產值的社會企業,正式開設「史多禮股份有限公司」。運用各種不同的方法,把「歷史」這個過去被認為只有背誦記憶的「硬學科」,轉化為大家日常生活中能普及的人文知識。

「其實你可以說《故事》團隊就是個新創團隊、一個社會企業。面對這樣網路的時代,我們一直思考可以用怎樣的形式,重新包裝『歷史』。書籍是一種,說書、電視,甚至動畫也都可以是方法。我們試著用創意,結合包裝我們想傳播的理念跟價值。過去許多學生覺得歷史是跟現實生活沒法連結的學科,我們就希望透過其他方式,把知識傳遞出去。」談到《故事》的精神,胡川安解釋道。

胡川安在遠見《1號課堂》錄製說書節目。圖/胡川安 提供

《故事》平台結合了許多組織,如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中央研究院、公共電視台等不同單位媒體合作,出了雜誌、網路專題、動畫節目等不同形式的各類歷史普及作品。在這個新媒體面臨許多挑戰的時代,《故事》團隊逆勢成長,成為有辦法把知識包裝起來,形成嶄新產業鏈跟生態的新創社會企業,為過去曾被當成冷門的歷史學科創造社會價值。

「在《故事》,我們的講座大部分都是收費的,因為知識本身是有價值的。我們同時也是一個新媒體,但是不同於一般媒體所作的收費閱讀制度,我們網站上文章都是公開的,不過也透過群眾募資的方式,建立會員制度,我們提供會員獨享的許多權益,比如特別活動,在地歷史小旅行與小禮品、書籍等等。」現在,《故事》網站有數百名會員,透過訂閱的方式每個月小額支持,形成穩定的收入。

《故事》舉辦的講座雖然收費,卻常常爆滿。圖/胡川安 提供

「作家孵化器」

透過《故事》這樣的平台,不只歷史知識得以普及,成為大家生活的一部份;同時,如同孵化器一般,許多台灣的暢銷人文類作家也從《故事》誕生。近 20 萬高黏著度的粉絲群,為許多素人作家帶來了舞台跟機會。《故事》作者群出版的書籍已將近 20 本,更陸續與許多知名出版社展開後續深入合作。

「其實寫文章給《故事》,除非是我們主動向作者邀稿,不然都是沒有稿費的。因為《故事》不只是普及歷史知識,它同時也是個培養創作者的平台,我們協助編輯稿件,讓文章增加可讀性,也讓許多年輕的素人作者有機會展現,得到出版機會。」《故事》培育出來的青年作家,許多甚至因此能將版權賣到海外,《故事》也發展成一個類似屬於青年人文作家的經紀平台,會協助作家與出版社洽談合作。

連結教育機構跟企業,推展歷史人文知識外,《故事》形成的巨大影響力,也慢慢往更高層的學界推進。胡川安認為,近幾年來嚴苛的論文審查跟大學行政體系,龐大的研究與教學壓力常常讓學者難以負荷,而多半只能產出僅流通於學界的「學術論文」,《故事》希望可以透過年輕學者間的組織連結,推動學人寫出更多有知識性,更容易使大眾理解,能普及一般民間,影響社會的人文專書。

突破國族迷思,思考文明的起源與消亡

胡川安的雄心壯志,想要 5 年到 10 年,號召青年學者編出一套屬於台灣觀點的「東亞史」系列叢書,擺脫過去僅以「國族史」做為區別的舊思維,進一步以「文明」為單位,從不同的文化,不管是漢字、茶道、儒家、佛教,甚至當代的動漫、影視流行等跨國家的文明基礎,論述一個具整體性的東亞史。

「108 學年的課綱,會把中日韓越等國以一個整體《東亞史》的概念包裹,突破過去單論中國而忽略其他鄰近國家(日、韓、越、東南亞等)的情況。但問題就來了,目前台灣還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東亞史系列著述,這樣要推行所謂東亞史教育可能就有瓶頸。這就是我們目前想做的,我們集合了歷史、中文、人類、民族等不同領域的 20-30 位青年學者,試圖有脈絡有系統的書寫這塊領域。

胡川安會有這樣的想法,要從他大學說起,就讀政大歷史系時,他就對中國古代史十分有興趣,但有趣的是,當時的他卻也是個蹺課大王。對於沒興趣的領域,往往就用在圖書館自習帶過。這樣的蹺課大王,卻在大三那年得了政大史學論文獎第一名,而第二名還是個博士班的學長。當時的胡川安,最想探究的問題是:「文明是怎麼來的?」因此他決定投身中國古代史研究。

研究所時,他來到了以古代史見長的台大史研所就讀,但同時,他發現古代史的材料十分稀少,必須加入考古跟人類學的角度切入才行。就這樣,他在歷史所的同時又考取了人類學研究所,雙管齊下的展開他的學思歷程。

在人類所,他也去到了中國山東、河南、陝西等考古遺址實地進行研究。而考古跟人類學等領域,是歐美發展在前,思索文明起源的胡川安,決定前往有「北方哈佛」之稱的加拿大麥基爾大學,師從知名的中國古代史研究者葉山(Robin D.S. Yates

在麥基爾大學,老師鼓勵他研究中國上古史,也要同時了解西方的情況,應該去修讀羅馬史與拉丁文。胡川安在學習過程中發現,羅馬的文明是從一小點展開,併吞跟殖民了其他周圍弱小文明,才成就其大。從這個殖民的角度出發,他進一步思考古代中華帝國形成時,是怎樣併吞掉周遭既存的文明。

「四川三星堆就是一個例子,過去我們都以為中國文明是從殷商為核心發展,其外就是原始的蠻夷,直到三星堆這個同時期的古代文明出土,才知道原來中國存在過許多多元並立文明,但都被日後的中華中心的歷史論述抹滅。」

這個題目,讓他開始思考,這些非華夏文明的古代人,是怎樣最後就變成了中國人的?而中原文明,又是怎樣去消滅其他文明的歷史跟記憶,殖民並同化當地。如何突破過去國族論述,建構出以文明為基礎的歷史觀,這些創新的思考,都是胡川安主要的研究主體。

繼承「家族事業」,積極推廣公益

除了是個歷史學者跟新媒體的主編,胡川安同時還一個非營利組織「真善美社福基金會」的執行董事。真善美基金會主要的服務對象是喜憨兒,目前有 300 多位的喜憨兒朋友在園內生活。

而會參與其中,其實是因為家族緣故。真善美基金會的創辦人胡得鏘是胡川安的父親,胡得鏘先生在高職教師退休後,因為長年從事教育而深知心智障礙者家庭的負擔,而成立基金會希望能給予輔助。

這樣特殊的「家族事業」也讓胡川安有了不一樣的身分,「一位公益人」。「我認為對於這些心智障礙的朋友,我們應該是要試著讓他們融入社會,能夠自力更生。許多教養機構會把他們單純安置,但這其實不見得是好事,他們的心智大約 5-8 歲,如果能跟社會接觸,那其實也能跟正常人一樣生活,或許不能用複雜的電腦,但是比較簡單的工作,像洗車,還是可以執行,讓他能養活自己。」真善美基金會就訓練喜憨兒的就業能力,試圖讓他們能靠自己謀生。

在經營 NPO 上,胡川安也把創新的概念導入。「過去許多 NPO 跟經營都需要倚靠政府補助或外界的一次性捐款,但我們希望讓 NPO 也能自給自足,成為有產能有貢獻的單位的同時,也能養活自己。」因此今年度,真善美社會福利基金會也跟台灣大哥大與陽光伏特家合作,透過「種福電」的專案,結合節能減碳跟綠能環保,達到永續經營 NPO 的嶄新模式。

胡川安領導的真善美基金會與台灣大哥大合作。圖/胡川安 提供

這項專案的方式是:捐款人捐助款項,會轉而購買太陽能板,安置於機構的屋頂,產生的太陽能在綠能環保的同時,能再回賣給台電而讓基金會獲取收入,收入再進一步成為協助心智障礙者朋友的款項。這種新創的模式,達到企業、政府與機構三贏的局面,也讓捐款人的款項,成為機構能夠不斷永續發展的基石。

胡川安認為,不管是在《故事》網站的經營,還是真善美基金會的運作上,他的核心理念都是「創新」,用新時代的方法,讓這些事物——不論是歷史人文學科、還是社福公益,自己產生產值,進而形成正向的生態循環,影響社會。

從一個學者、作家到新媒體的主編與社福機構掌舵人,胡川安的理念跟想法實踐,都再再顯示了人文思維能為這個社會帶來的重要價值。期待在未來,我們可以聽到更多像胡川安這樣的「人文人」所帶來的創新故事。

作者後記

因為我大學是歷史系畢業的,所以我在幾年前就在《故事》上寫文章(我在故事上的名字是小樹,主要講東南亞歷史),因而認識主編胡川安。胡川安是我很敬佩的歷史學人,他在做學問之餘也不斷的努力帶給社會不一樣的價值,是我很崇敬的對象,也是我人生的重要貴人之一,幫助我很多事情。我相信他的故事,能給我們帶來很多啟發。

所以你看完這篇文章有些感動,也歡迎你到《故事》網站了解更多,同時,如果你對文中所提到的種福電計畫有興趣,歡迎你也到台哥大的專案網站看看,有機會也來個小額捐款,幫助憨兒能找到自立的路。最後,如果你喜歡這系列的文章,一定要來我的粉絲頁給我一個讚,你的支持會是我持續挖掘更多在台灣的故事動力唷。那麼,我們下周再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胡川安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