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冷門科系」畢業,卻會說五種語言──26 歲的她,已是日本 IT 新創企業總監

「超冷門科系」畢業,卻會說五種語言──26 歲的她,已是日本 IT 新創企業總監

在東京銀座的商辦大樓裡,一間充滿來自各國員工的 IT 新創公司的會議室中,一個精明幹練的女性身影,顯得特別令人注目。作為網站總監(Web Director),她正在跟團隊討論要為客戶量身訂做的專案進度,令人意外的是,這個女孩才 26 歲,她是來自台灣的曾曼嘉。

民國 81 年出生的曼嘉,雖然在 IT 新創公司中負責數個跨國專案,但其實並沒有任何資訊相關的背景;相反的,她大學讀的是跟工作風馬牛不相及的森林系。能在日本新創公司上班,走出完全不同於大學科系的人生職涯,是機緣,也是長久以來的準備。

不受限於所讀科系,積極探索自己的可能性

曼嘉因為從小喜愛大自然,對於動物、生態等十分有興趣,因而在大學選擇了森林系就讀。然而在學習的過程中,發現自己並不想繼續在學術上深入鑽研,因此將學習重心逐漸擺放到拓展更多的可能性上。

她加入了熱舞社,在社團中,她從沒跳過舞的初學者,到用短短兩年時間,成為社團的編舞者。努力練習的過程中,也讓她學習到了許多辦活動以及與人交往的技巧,認識了許多校內外的好友,也成為她學生時代美好的記憶。

曾曼嘉大學活躍於社團。圖/曾曼嘉 提供

此外,對語言很有興趣的曼嘉,也開始嘗試學習各種語言。透過學校的教學資源,她學習了日語、韓語、法語、俄語以及義大利語等多種語言。其中三種都透過考試,取得了檢定證明。原本只是因為興趣而學習的各種語言,後來卻成為她在職場上的一大優勢。

「我會學語言就是個興趣,像學韓語是因為喜歡韓星、學法語是因為曾經選修哲學系的課,對法國的政治哲學開始有興趣,進而開始學習。我覺得學習每一種語言,都像打開一扇窗,讓你能了解那個國家跟民族怎樣看世界跟想事情。」談到學習多元語言的契機,曾曼嘉這樣說。

熱愛學習的曼嘉,雖然讀的是冷門的森林系,但是她沒有因此被侷限住。大學期間修習了各種有興趣的課程,也輔修了哲學系。讓她用了 5 年的時間才畢業,原本畢業只需要 128 學分,但是她卻因著興趣,修了雙倍的 256 學分。選修過各種文史、經濟相關課程的曼嘉,也累積相當程度的學識。

「我大學時也沒有特別想說未來要做什麼,家裡也很放任,就多方嘗試各種東西。當時對人生有許多哲學思考,所以選了哲學系的課,最後修到變輔系,更因此常常在周末下午跟朋友在咖啡廳談論著許多社會與政治問題。」

大學開始學習日文,曾曼嘉用兩年的時間參加學校日文課加上自修,考過日檢 N1,更在暑假期間前往日本鹿兒島打工換宿,在牧場中照顧牛、羊等動物。這段旅程讓她對日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也萌發出未來工作想要踏出台灣,前進日本的想法。

大學在鹿兒島打工換宿的曼嘉。圖/曾曼嘉 提供

日本求職經驗談:會三種語言才有優勢

畢業後,曼嘉選擇先進入留學顧問公司工作,擔任留學諮詢顧問,一方面為前往日本做好事前準備,另一方面也先在台灣賺些打底資金。之後,她啟程前往日本名校早稻田大學的留學生別科留學,精進自己的日語口語溝通能力,也為在日本求職鋪路。

「我去早稻田不是修習學位,主要是為了求職。相比一般的語言學校,早稻田的留學生別科費用高了兩倍;然而,早稻田擁有的求職資源很豐富,短期留學也讓我能事先知道日本的職場情況,做好準備。」

很順利的,曼嘉在日本不到半年就順利找到工作。她在求職季中,曾經面試過 20-30 家日本企業。最後透過日本求職網站 Wantedly 找到了目前的工作。對於在日本求職,她有滿滿的心得:

「其實外國人在日本求職,會兩種語言是基本,三種以上才有優勢,因為這裡的外國菁英非常多,你甚至可以遇到許多中文流利的白人,所以語言能力是很基本的。另外一種,是自身有很強的技術或專業,舉例而言,像 IT 相關的產業公司,就可以完全不會日文,以能力取勝。」

曼嘉建議,如果想要在日本長期發展的,盡量還是不要選擇以基本的端盤子或者摺棉被的服務業入手,試著進入有發展前景的公司,習得一技之長。如果是應屆畢業生或工作經驗兩年內的新鮮人,不用擔心科系不符,可以更勇敢地投遞履歷。

「像我自己雖然森林系出身,卻在 IT 新創公司,這是因為日商招募社會新鮮人的主要標準,不在科系,而是看性格與態度。即便你是念文組,都有機會當工程師。日本重視新人培育,內容做得很紮實,可以讓你像一張白紙一樣,進公司再學習,很適合想要轉換跑道的年輕人。」

文化衝擊之後,意識到「保有自我」的可貴

雖然順利的進入日本新創公司,但是曼嘉的挑戰才剛開始。即便早在大學就有 N1 的日語水準,也曾在日本打工換宿與留學,到了正式職場,完全不同的用語讓她在初期大喊吃不消。

我去了以後才發現,原來我根本不懂日文。一開始在公司,別人講的話我幾乎都聽不懂,甚至被同事質疑 N1 的檢定資格是假的,讓我十分受挫。我只好每天回家看日本電視,在路上聽日語廣播,趕緊把自己的聽力補起來。」

語言只是第一個挑戰,雖然台灣在亞洲國家中算是受日本影響最深刻的,但是巨大的文化差異也造成在職場上的不適應。曼嘉提到:「日本是非常集體主義的國家,相比之下台灣很自由。比如連中午吃飯,自己一個人去吃都會被當成沒朋友的怪胎,他們非常重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群體和諧。」

這過程中讓十分獨立自主的曼嘉起初很難理解,比如說日本公司聚餐,都會要求女同事在餐桌上服務,分菜、倒茶等等,男生則是一動也不動等著被服務。在辦公室甚至常常有男性同仁對女性做出對台灣人來說已經是性騷擾的舉動,卻不以為意,這種男尊女卑的文化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日本人的行為中。

然而,在這個職員組成多元的國際化公司,她也發現,其實不必要特別想「努力成為日本人」,而是要保有自己作為台灣人的身分、「一個日本社會外來者」的主體性,反而才能讓自己過得更自在、也更被理解。因為自己想成為日本人,反而會被日本人以日本規矩強加於身上,反之,若仍保有外國人的身分意識,便較能被接受。

圖/曾曼嘉 提供

高壓的環境,辛苦卻值得

談起東京的生活,曼嘉提到,那在許多媒體評論中已經被談到爛的「在日本旅遊跟工作的巨大差別」。高壓的日本,「職場霸凌」已經是司空見慣,在注重長幼尊卑的日本社會,對「先輩」可以說完全不能忤逆。就算是資深同事做錯事情,身為後進者的自己也要一肩扛下,被迫低頭「謝罪」,日常對「後輩」的言語羞辱更不在話下,許多人都因為這種文化而感到憂鬱。

有時,曼嘉也會想起南方的家鄉──台灣,而在夜深人靜時留下了思念的眼淚。但是東京的高國際化程度,能跟來自世界各國的菁英一起共事;同時,換個角度來看,龐大的壓力也成為自己快速成長的推力,再加上能得到的舞台與機會,讓曼嘉願意努力熬過種種不適,堅持留下,並相信自己的付出都能得到回報。

未來,曼嘉希望有機會能在日本創業,寫下更多精彩的故事。同時,她也建議有心想前往海外發展的台灣青年朋友,一定要趁學生時期多方的涉獵、打好語言的基本功,並認知到海外工作不只有光鮮亮麗的一面,更有「辛酸肚內吞」的孤寂時刻;也因此,事前務必做好充足準備,不斷累積自己的實力,用能力證明自己。

「想到海外工作的話,其實現在進入日本,是非常好的時機。日本因為少子化,十分需要勞動力,企業對聘用外國人呈現越來越開放的勢態。我也相信未來會有更多來自世界各國的青年想到日本發展,這個國際化的舞台,我想是很有機會的。」曼嘉這樣總結。

從曼嘉的故事,我們可以了解到,人生的際遇其實有著無限的可能,而最後會走向哪個方向,端看自己的心態與選擇。所以,趁現在勇敢描繪屬於你的未來,並且全力奔向它吧。或許,你將發現,你擁有比自己意識到更多的可能性。

作者後記

我在近期訪問了許多海內外台灣人,期待這些人的故事能帶給螢幕前的你一些新的想法,如果你喜歡的話,歡迎你來我的粉絲頁點一個讚支持。你的支持會成為我持續寫作跟挖掘故事的動力唷。

另外,我最近正在籌備我的第二本書,這本書的受眾將會是針對學生到剛出社會的職場新鮮人,所以你如果剛好也是個 20 幾歲的年輕人,心中也有著無限夢想或疑問,不管你有什麼想法或者問題,都歡迎你寫信給我分享(我的信箱在作者簡介有),我會盡力跟你分享我所知道的有趣事情。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曾曼嘉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