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購得越南國寶,「不識貨」的他本想轉手賺一筆──故宮研究者的一句話,讓他從商人變收藏家

意外購得越南國寶,「不識貨」的他本想轉手賺一筆──故宮研究者的一句話,讓他從商人變收藏家

許燦煌 20 年前在越南民間收集古代文獻時,跟賣菸阿婆交流合影。圖/許燦煌 提供

20 多年前的夏天,胡志明市阮氏明開的街道上,兩旁有許多的舊書攤,一個亞洲面孔的外國人,正在「地毯式」的尋訪每一家舊書店。他原本只是想找中文書籍,卻意外在當地發現一種線裝的漢文古籍,好奇心驅使之下,竟花光手上所有的錢,買下了這些舊書。

舊書店的店主們都記得這個人,但不知道他是新加坡人、台灣人還是海外越僑。光是一天,他就收購了 200 多本漢籍古書。

這個人就是台灣知名的越南文物收藏家、「許燦煌文庫」的創辦人許燦煌。許燦煌文庫收藏了 3,000 多件的越南漢文文書,包括了越南皇帝的奏折、民間契約、中文報紙等,以及數千本各式越南版漢文古今書籍。在中國、越南以及美國的許多東南亞研究專家,都紛紛跨海接觸許燦煌,希望能一窺他的豐富收藏。

比「舊南向」還早到越南,進口日本化妝品

許燦煌在 1990 年代,還沒有「舊南向政策」時,就因為在台灣經商失利,為了東山再起而帶著 2,000 塊美金,隻身前往越南。起初不會越文的他,在西貢待了 6 個月,他到處深入民間考察,開始做起了日本化妝品的事業。

「那時候在越南的化妝品市場,高階化妝品以歐美為主,中階則是台灣、泰國印尼之類,低階的則是中國進口。我發現了日本的化妝品還沒被引進越南,而日本的化妝品對我們黃種人又更適合,所以開始引入日本化妝品。」許燦煌說。

許燦煌一開始在濱城市場(Chợ Bến Thành)與大盤商合作,從台灣引進日本化妝品,再批量賣給盤商,但是這樣的付款周期長達數 10 天,沒辦法日日見財,看不到現金收入,而有資金周轉風險的情況,讓許燦煌思考新的經營模式。

那個年代,剛好越南開始有了本土的超市,許燦煌就跟新開幕的 Maximart 洽談開設專櫃,開始了他的美妝事業。隨著越南經濟不斷成長,跟合作夥伴的越南本土連鎖超市不斷擴張,許燦煌的事業也持續蒸蒸日上。

想買中文書消遣,竟便宜購入越南國寶

當整個事業進入正軌,不喜歡流連聲色場所的許燦煌,開始想讀讀中文書籍,作為繁忙生活的消遣與調劑。

一次,在阮氏明開的舊書攤,他只是單純想找中文書籍,卻意外發現在越南有許多的線裝漢文古籍。學生時代曾在台北讀書的許燦煌,回憶起曾在牯嶺街看到線裝書的買賣,一本線裝書在民國 60 年代的價碼可以達 3,000 台幣,而當時台灣人一個月薪水也才 6,000 台幣──許燦煌本著商人的嗅覺,看到了這些古籍的價值。

起初,他倒不是從歷史保存面向,理解這些古籍對後代的意義,而只是想買回台灣再轉手賣一筆。所以,他才會一天就花光身上的錢,把舊書街上的漢文古籍通通收購,買了 200 多本。

隔天,舊書攤的老闆娘又來電,說有一批貨想給許燦煌看看。到場以後,許燦煌看到一疊「奏摺」像舊報紙一樣被包裹起來。他翻閱了一下,看到了「嗣德」這個年號,回想起自己讀過的歷史,完全對這樣的年號沒印象,當時也不了解越南歷史的許燦煌,就問了老闆娘這些是哪裡來的。

「這些是我們越南的。」但看不懂漢文的老闆娘,卻也不能進一步解釋,他隨口就跟許燦煌開價要賣 1 萬 5 千美金。這讓許燦煌實著嚇了一跳──在 20 年前,這筆錢是可以在胡志明市買個透天厝的。許燦煌看到這破破爛爛的文書,心裡還想著:「這老闆娘是不是神經病想騙錢?」

他也就回老闆娘,自己沒有這麼多錢,老闆娘說:「不然你開個價吧!」許燦煌就賭賭運氣,把自己有的現金 3,000 美金投下去。心想,如果是真的,那說不定轉手還能賺筆錢,如果是假的,那就認賠學個教訓也好。

意外的是,老闆娘很阿莎力的答應,許燦煌付了訂金,就抱著這疊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回去。

帶著聖旨返台鑑定,從商人變成收藏家

想不到隔天,這個老闆娘就急急忙忙打來,要求加價 1 千美買回。但有生意人頭腦的許燦煌,當下也嗅出事有蹊翹,立刻拒絕了老闆娘提議。
 
這時老闆娘緊張下竟然不斷加價,加到 1 萬 2 千美金,許燦煌終於忍不住,告訴老闆娘東西已經送離越南,反過來問為什麼才過一天,老闆娘態度從積極推銷轉變到不計代價要買回去。

老闆娘才娓娓道來,原來有一個胡志明國家大學的校長,曾經用 1,500 美金求購這些古文書,老闆娘就想起許燦煌曾經大量收購過漢文書,就也致電向他推薦。想不到許燦煌出價高一倍,就傻乎乎賣了出去。這位校長隔天知道「國寶」被賣給外國人,震驚之下要求老闆娘不論花多少都要買回來。

許燦煌這才知道自己買到了重要的古代文書,這些漢文對受過文言文教育的台灣人並不難懂,能夠從字面上看出是許多越南皇帝的奏折批文。

帶著這批古文書返台的許燦煌,帶著一家人就到了故宮博物院,向研究人員詢問這些寶貝的真偽跟價值。

「許先生,這些全部都是真的,真的非常珍貴,這些就是越南的聖旨。」知道自己撿到寶貝的許燦煌十分驚喜,但研究人員的下一句話卻讓他失望,「可是很抱歉,故宮是不收藏本國以外的文物的。這批檔案還是只能請您自己收藏,如果想深入研究,可以到我們博物院的圖書館申請借閱善本書研究。」

許燦煌收藏的越南阮朝明命帝時期聖旨。圖/許燦煌 提供

這回覆讓許燦煌當下十分錯愕,這些明明是非常有價值的歷史文物,卻因為政策狹隘的規定被拒之門外。當下許燦煌突然有個念頭:「如果政府不願意做,那就我來做吧!」他立刻到了故宮的圖書館研究起越南漢文獻。那個當下,他從一個想轉手賣一筆賺錢的商人,開始轉念成為想保存文化的收藏家與研究者。

投身越南文物保護,他「比越南人更懂越南」

就這樣,許燦煌開始在開拓各地事業版圖之餘,也走遍了越南的大江南北,尋找失落的越南當地漢文古文書。就像好萊塢尋寶電影一樣,許燦煌收集文物的故事,每一個都十分精彩。有跟三輪車伕聊天得知的、也有看到鄉下阿嬤在切菜,砧板長得奇怪,翻過來看竟然是 500 年歷史的越南始祖「三頭九尾」的雒龍君的印刷木模板。

有一次,他在鄉間發現一家有收藏越南皇帝聖旨的家庭,詢問收購事宜,卻被臨時反悔。原來這個聖旨曾經拯救過家族的性命,越戰時韓國派遣軍在鄉間要剿共,被誤認為是越共的這家人,拿出了漢文的聖旨,證明自己不是越共,是越南舊王朝的人。當時還能讀懂漢文的韓國士兵,看到這是皇帝的聖旨,就放過這家人。

然而不同於一般的古文物買賣想轉手獲利,單純想保存文化的許燦煌,在收藏的這條路也是走得很艱辛,幾乎把賺的錢都投進去了、也曾經多次想要放棄,但是想到自己這樣有系統的收藏,對越南歷史保存跟重新建構有重要的價值,就繼續努力尋訪各地,也不在乎過程的勞累跟付出。

「越南從漢字轉換為羅馬字後,許多文化出現斷層,現在的越南人就算手邊有重要的文物,也很難知道其重要價值。許多寶貝就這樣被埋沒甚至遺失,這是非常可惜的。」許燦煌解釋。

而這個過程中,也讓許燦煌認識了許多越南民間友人。越南深受儒家文化影響,對讀書人十分敬重,當許多越南人知道許燦煌在研究越南古代文獻,奔波各地就為了保存越南歷史文化,除了對這個台灣人做的努力感到意外之外,也積極的提供協助。

許多越南鄉親也很樂意把文物交給許燦煌,因為深知他是會好好傳承跟保護這些物件的人。「我們都覺得,他已經是個越南人了。」許多許燦煌的越南朋友都這樣說。

許燦煌原本是個單純的商人,透過這樣如同天命安排般的機緣,投入越南文化保存,透過實地踏遍越南土地的每個角落,用人與人之間的連結,親身找尋每一片拼起越南歷史的拼圖。同時,許燦煌也不吝對外分享這些 20 年來的研究與收藏心得,即便是大學生來訪,他也都會抽出時間耐心的解說、分享。

許燦煌致贈作者何則文越南準提咒木板拓印。圖/何則文 提供

「經營當地,我們要看到更遠的需求」

談到近年來很火熱的新南向政策,已經經營越南當地 20 多年消費市場、同時走遍越南每個角落收集文物的許燦煌認為,一定要擺脫過去只想掠奪資源的角度,反過來思考我們可以給這片土地留下什麼,帶來怎樣的價值。

「我們在當地不能只想到他們現在需要什麼,就給什麼,要做到更高的價值,我們要想到未來。我覺得人的需求可以分為『三生』:生存、生活,跟追尋生命價值。起初人們只求溫飽,有了溫飽以後就會開始追求品質,最終則是尋找更高的層次。而我們做越南文化研究跟保存,就是讓越南的民眾生活富足後,回首也能了解自己的文化。」

許燦煌認為,南向想要成功,就一定要真心的了解跟欣賞當地的歷史文化。他用自己 20 幾年的人生歷程,親身實踐越南的文化保存,從一個單純競利的台商,到搭建起越南古今橋樑的「文化建築師」,為台灣跟越南都留下了無限的寶藏。

他的故事實在是台灣人在世界,不同凡響的典範。期待在許燦煌的開創下,未來台灣青年能在世界各地,成為更多的「許燦煌」。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許燦煌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