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擁抱創新」到「全面嚴管」:越南政府為何要根除虛擬貨幣、嚴查非法支付?

從「擁抱創新」到「全面嚴管」:越南政府為何要根除虛擬貨幣、嚴查非法支付?

越南財政部在 6 月 4 日出台政策草案,預計全面禁止虛擬貨幣「挖礦機」的硬體設備進口。

早在 2017 年 10 月,越南國家銀行(SBV)就頒布了禁令,宣布比特幣或其他類似機制的虛擬貨幣在越南屬於「非法」,但當時並沒有禁止虛擬貨幣的挖礦行為。這次的政策草案,被認為是越南將從根源全面嚴控虛擬貨幣。

另外,越南政府也在 5 月 28 日,宣布將杜絕「非法的境外電子支付模式」,此規定並被許多中國輿論錯誤解讀為越南政府將「全面禁止」支付寶與微信支付,引發輿論譁然。然而事實上,越南並沒有完全禁止支付寶與微信,而是禁止在「非法模式」下使用──即未透過越南官方結算機構 Vimo 的中轉,直接轉入中國。越南官方支持的微信與支付寶,仍可在越南使用。

但這兩條消息,無疑仍透露了越南政府對「虛擬貨幣」與「電子支付」的管制決心;同時也顯示新時代金融科技飛快進步,為發展中國家帶來的隱憂。

從試圖研擬賦予合法地位,到全面禁止

有趣的是,在全面禁止虛擬貨幣與其挖掘的消息傳出前不過一年,越南政府曾經嘗試「擁抱虛擬貨幣」:

當時比特幣投資在越南受到追捧。雖越南官方並不承認虛擬貨幣的地位,但又未列入禁止名單,導致當時虛擬貨幣與電子貨幣成為很矛盾的存在。因此,在 2017 年 8 月越南政府頒布《關於完善虛擬貨幣、電子貨幣和處置的法律框架決定》,由司法部、公安部與央行共同研擬相關對策

當時的舉措,被輿論認為是越南政府或將開放虛擬貨幣,但過了三個月,劇情卻急轉直下──10 月,越南頒布禁令,宣布虛擬貨幣屬於非法,全面禁止發行、供應及使用比特幣或其他類似的虛擬貨幣。同時更對非法使用者訂下 1.5 億到 2 億越南盾(約新台幣 20─26 萬)的高額罰款。

然而法規禁令,卻沒有對越南的虛擬貨幣投資熱潮,產生真正的嚇阻效果:這之後,根據海關總署公布的資料,2017 年共有高達 15,600 台「挖礦設備」進口越南,其中更有超過 5,000 台是在官方頒布「比特幣使用禁令」後的 11 月進入。而這些挖礦機設備多數來自中國,許多挖礦淘金客,更是因為中國取締挖礦後「南飄」到東南亞的中國人。

報導,位於胡志明市的一座「礦場」,一天可挖出 14 個以太幣,價值高達 9,800 美元(約新台幣 30 萬),是越南平均月薪的數十倍以上。豐厚的利潤,讓越南青年前仆後繼投入這個新興的「挖礦產業」──即便政府禁止比特幣於境內使用,挖礦後立刻轉手海外規避查緝,仍使虛擬貨幣的淘金夢難以遏止。

今年 4 月,在胡志明市更爆發大規模的虛擬貨幣詐騙案,綜計 3 萬名受害者捲入,詐騙金額高達 6 億 6 千萬美元(約新台幣 196 億),其詐騙手法為鼓吹投資人購買虛擬貨幣發行(ICO),最後集資者卻捲款潛逃。此後,越南總理阮春福宣示將嚴管虛擬貨幣。

有大量的「挖礦設備」進口越南,多數來自中國。圖/Shutterstock

境外電子支付也成為管制標的

近日,許多中國媒體錯誤報導, 指越南政府宣布全面禁止中國最大的行動支付系統「支付寶」與「微信支付」,此舉更引發中國輿論譁然。然而,越南並沒有直接禁止支付寶與微信──早在去年 11 月,阿里旗下的螞蟻金服就與越南國家支付公司(NAPAS),簽訂備忘錄,支持支付寶合法進入越南。

越南所禁止的,是沒有經過官方授權單位 Vimo 中轉,而直接將款項匯入中國的非法模式這是因為五月中旬,越南監管單位在熱門景點下龍灣,查出有商家出現 20 多萬的人民幣款項,繞過 Vimo 的中轉,直接匯入中國,企圖逃漏稅,並可能進一步引發洗錢問題。

在這裡先簡單介紹一下支付寶與微信支付的交易方式:由於中國用戶只需要在中國申請微信與支付寶帳號,即可生成 QR Code 直接收付款,其方法簡便容易,甚至比申請越南官方認證的微信與支付寶帳戶簡單。因此在越南的中資商家若直接在中國申請了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帳號,與在越南觀光消費的中國客戶交易時,金流便全在中國帳戶內互轉:

簡單來說,就是雖然交易發生在「越南」,但其實是由越南當地的「中國商家」和「中國客人」透過「中國的支付平台」,用「人民幣」進行交易──這一切消費,等於和越南毫無關係。

這種不透過越南官方機構中轉,直接透過支付寶等軟體的交易方式,讓財務款項不明,政府難以查收稅款,對越南貨幣主權造成極大威脅。

根據越南媒體報導,這種情況許多是「中資一條龍」旅遊的結果:許多中國遊客來到越南,從飯店到交通等,都由中國公司承包。而這些中國公司總部設在中國,直接以支付寶的形式向中國遊客收取當地購物費用,款項直接不經過監督回到中國,讓這些旅遊客在越南當地的花費形同 0 越南盾,逃過相關稅收程序。

同時,對於部分越南本地商家來說,如果要循正規管道使用「經過 Vimo 中轉監督」的合法支付程序,則需要到越南銀行系統進行註冊,程序繁瑣,且須使用當局提供的設備,每筆款項均會留下紀錄,作為稅收依據。

為此,也有許多越南商家選擇「在中國開立支付寶帳戶」,等於將其線上交易轉往中國(的帳號)。

新科技的金融監管成為東南亞國家的難題

不論是虛擬貨幣的「從根源禁止」,還是管制非法的境外行動支付方式,在在凸顯了越南政府在新興金融科技(Fintech)相關技術快速發展下,面臨的困境──由於這些新興交易手法,往往能越過官方監督,更不受傳統的國界限制,對越南政府來說,除了容易形成黑錢與洗錢問題外,若不及時管制防堵,更可能危及(本就因歷史上數度重貶而有信心危機的)國家貨幣財政安全。

巧合的是,這兩者也都與中國密切相關:以虛擬貨幣為例,其挖礦技術與幕後金主,多半是中國人──在中國去年全面禁止挖礦與使用虛擬貨幣後,引發挖礦相關產業紛紛撤離,「南下」進入東南亞的浪潮。

越南由於與中國地理相鄰,更成為第一首選,大量的挖礦機做為「生產設備」進入越南,賺取大量越南外匯(等於增加越南對外貿易逆差),但其生產的產品──「虛擬貨幣」的交易,卻無法受到監管,也無法像其他「生產設備」一樣創造潛在的「實體出口外匯」或「大量勞工就業」,對越南來說遂造成重重問題。

而非法境外電子支付,也以微信和支付寶為大宗,雖然有合法官方中介過的程序,但由於現實問題難以普及。另外越南雖也積極發展 Zalo Pay 等本地支付品牌,不過中國行動支付發展成熟,阿里巴巴與騰訊等網路巨頭,在東南亞又可說已擁有跨國、全方位的深入耕耘佈局,再加上大量中國遊客的支持,使其成為霸主,其地位難以抗衡撼動。

如何克服新科技帶來的威脅,成為越南政府的一大難題。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