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玩遊戲的娛樂文學密碼──《不夜城》與人中之龍

電玩遊戲的娛樂文學密碼──《不夜城》與人中之龍

寫了這麼多的遊戲相關文章,其實作者想傳達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所謂小孩玩意或是不登大雅之堂的電玩遊戲,只要認真經營和製作,就能夠擁有不輸給電影或小說的深度和格局。而這絕不是什麼專業討論或是業界的 murmur,日本的娛樂業界沒有比較高尚,不是因為是他們沒事會去自己精益求精而達到這樣的思考境界。理由很簡單,就是消費者的素質會促使作遊戲的人在題材還有精緻度上作出一定的水準,不然就沒有打破現有競爭者的既有佔有率。

當然,我並不是遊戲業界的人。如果有任何的想法,那也是站在一個消費者立場的感想。我也知道在遊戲系統上 GTA 的自由度遠勝於日系的人中之龍,而我們嘴裏已經是抄到爛掉的三國西遊梗,在以中國為首的所謂「大中華圈」還是可以大賺其錢。但是日本遊戲除了王道的三國戰國之外,還是有像人中之龍那種乍看離經叛道,但是其實沿襲了日本黑社會次文化娛樂系譜的創新之作。好友氫酸鉀曾經語重心長地說:

日本遊戲公司會緊急開會,理由是公司的新遊戲和其他公司很像。台灣遊戲公司緊急開會,理由是公司的新遊戲怎麼跟其他公司不太像。

遊戲業界的甘苦不是我一個外行人所能知道的。但是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些日系文化宅男的冷知識,一些藏在遊戲人中之龍裏的文學密碼。因為這些可能不為一般消費者所知的小地方,或許正是他們得以建立起獨特的遊戲地位其中一個因素。

很多人都知道,人中之龍系列的 1、2 都是由暗黑作家馳星周監修。但是真正執筆完成劇本的,則是腳本擔當橫山昌義。這位在專訪中說自己其實連小說都不太看的「腳本家」,表示馳星周對他最大的幫助就是加強故事中的各種設定真實性。因為這部以成人為對象的作品,如果在故事上沒有一定寫實度(比方組織內的人物關係、事件合理性)的話,則玩家對於故事的投射度將大受影響。也就是說在官方資料上,馳星周是沒有介入主要編劇作業的。

但是這位崛起於歌舞伎町這個充滿國際色彩歡樂街的異色作家,還是給了這個作品劇情架構莫大的影響──或是橫山等人在編劇時向他致敬這就不得而知了。馳星周這個筆名正如你所想,的確是來自於「周星馳」,而他正是這位日本作家最喜歡的明星。在台灣或許知名度不那麼高的馳星周,卻有部改編成電影過的代表作品叫《不夜城》。很巧的,《不夜城》的舞台正是歌舞伎町,而劇中台日混血的主角劉健一,正是由一樣台日混血的帥哥金城武扮演的。

所以你現在就知道,為什麼人中之龍系列中常會出現蛇華、真拳派這種亞洲系的黑社會組織,或是像 2 裏面的鄉田龍司與狹山薰、0 裏的立華鐵與槇村實這種混血兄妹的主要人物了。因為這本來就是馳星周的擅長領域,算是多產的馳星周在他的《不夜城》系列、漂流街、古惑仔(而且主角還叫「阿扁」!)夜光蟲等小說中,主角不是日本與其他國家的混血、不然就是以外國為舞台的日本人。不過這些基本資料只要查查網路就有,也沒有什麼稀罕。但是如果看過《不夜城》這部電影或是馳星周的其他作品、甚至其他著名的暴力黑色青年取向作品時,你就會發現其中許多讓人會心一笑的巧合。

比方說人中之龍初代的兩大角色桐生一馬(KAZUMA KIRYU)和錦山彰(NISHIKIYAMA AKIRA),很多人都知道他們的名字其實就是取自於他們各其的象徵龍(發音 RYU)和鯉魚(所以叫「錦」山)。但是卻蠻少人注意到劇情中東城會世良會長與惡人政客神宮原本同為學運伙伴,卻因為想要「改造日本」而一個走向極道、一個走向政治的設定,根本就取材於名漫畫《聖堂教父》(雖然神宮整個壞掉)。而聖堂教父裏的一黑一白,也剛好一個叫淺見千秋,一個叫北條「彰」。而且更有趣的是「桐生」這個角色名也曾經出現在馳星周的黑暗小說《夜光蟲》裏。《夜光蟲》其實是小弟極為推薦的一部娛樂小說,因為這部作品的主角是個到台灣打職棒的日本人,整部小說都以台灣為舞台,除了各種血腥刺激幾近變態的橋段外,對當時發生職棒簽賭風暴的台灣,也有極詳盡的描寫。而夜光蟲裏的桐生,就是被主角帶進賭博放水世界的年輕日本強投。

人中之龍初代發售於 2005 年年底。當時這個作出新嘗試的遊戲還不是什麼大作。所以雖然找到馳星周作為監修,卻和 90 年代由角川出品的馳星周作品改編大片《不夜城》不能相比。當時的《不夜城》除了金城武等卡司驚人以外,連主題曲都是由 B'z 的稻葉浩志主唱。

但是經過了十年,人中之龍成為了 SEGA、甚至日本的代表遊戲作品。十年間這個遊戲開始有能量和著名影劇明星合作出演,開始有餘力請紅歌星唱主題曲。但是在招式用盡、用老之後,這個團隊開始了驚人的原點回歸和向過去監修馳星周的致敬。去年所出的前傳作品 0 中,主角之一的真島造型,根本就是《不夜城》裏由金城武主演的劉健一翻版。而立華鐵和槙村實,也讓人不禁聯想到《不夜城》裏的吳富春和佐藤夏美這對同樣是殘留孤兒二世兄妹的設定。在 80 年代末期到 90 年代間,所謂中國殘留孤兒二世回到日本後的適應不良與造成的治安問題,的確也是當時重要的一個社會現象。在遊戲劇情中桐生與立華鐵的相知相惜,還有真島與槙村實的純愛,則是分飾了《不夜城》中劉健一與該對兄妹間的角色關係。只是人中之龍最後走的還是古典的男子漢硬派浪漫路線,但《不夜城》中的兄妹設定,則是極為兒童不宜、人物關係也極盡冷血瘋狂就是了。

而在系列新作《人中之龍 6》要推出之前的暖場作,也就是第一代的重製作品《極》,除了完成了過去交代不清楚的劇情補充和影像加強外,終於也完成了另一件令人莞爾的壯舉,就是找了某位大牌歌星來重唱主題曲。

是的,找的就是 B'z 的稻葉浩志。

下次當你有機會到新宿歌舞伎町觀光,要進入一番街的閃亮牌樓時,相信你會有不同的體會和感覺了。然後記得留意一下擦身而過的人們,雖然你身邊不會有劉健一、甚至桐生或真島走過,但這些真實存在的人群和風俗,不只照亮了歌舞伎町這個《不夜城》的夜空,也提供了日本無數所謂文創的養料。

──如果你熱愛自己的土地,她就會是你用心觀察就能發掘不盡的寶庫。

《關聯閱讀》
本土愛,才是文創泉源──淺談《人中之龍》
從電玩遊戲,看日本的「反社會」娛樂傳統

《作品推薦》
次文化的精緻度──你要如龍飛翔,還是繼續鱸鰻?
麵條。在人們口裏流轉的絲路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tts1964の映像雑記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