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玩遊戲,看日本的「反社會」娛樂傳統

從電玩遊戲,看日本的「反社會」娛樂傳統

人中之龍是部偉大的文創遊戲作品。在台灣它可能只是部刺激的成人取向娛樂遊戲,但是在問世之時它所帶給日本的衝擊,或許更能讓我們看到日本的文化深度和職人精神在娛樂作品上的展現。

關於日本的所謂「極道」,這篇拙文有些初步的介紹。而去年山口組分裂的新聞,或許也讓許多關心日本的朋友們連想到《聖堂教父》(サンクチュアリ)等在台灣也頗有知名度的黑道相關作品。沒錯,江戶時代以來大眾藝能中的庶民俠客題材,進入戰後的民主時代後,就以漫畫、電影、甚至 V CINEMA(不上院線的電影作品,以出租店與個人收藏為主要市場)等形式,以「任俠」為名,繼續盛行於日本的娛樂產業。

極道這種充滿神秘感的反社會集團,一向都是日本上班族面對一成不變的苦悶現實人生時,最佳的黑色成人童話取材寶庫。於是,日本有以《無仁義之戰》(仁義なき戦い)的「實錄」社會寫實片系列,也有以背負了精美唐獅子刺青的高倉健《昭和殘俠傳》系列,更沿伸出了劇畫風格的《聖堂教父》、《哭泣殺神》跟《HEAT》等青年漫畫。甚至日本人情電影的代表「男人真命苦」(男はつらいよ)裏主角車寅次郎的職業就是「的屋」,也就是以流動攤販為業的黑社會團體。只是電影把重點放在主角和其他人物的人情交流、與女主角的浮萍落花式戀情和搞笑情節,而大量地淡化了主角身為日本「兄弟」的本職色彩。不過正如 007 電影裏每集中都必須要出現一次的?My name is Bond, James Bond.一樣,主角每集都得說一次的《人呼んでフーテンの寅と発します》台詞,正是日本標準極道的自我介紹方式。更不用提據說會出現在遊戲最新作裏的北野武,他的《BROTHER》(四海兄弟)、或是以「全員惡人」為主題的《OUTRAGE》等寫實到有時讓人不敢正視的暴力美學代表作了。

所以就算是以社會事為主題的「極道物」,在日本都有都有這麼厚重的傳統和歷史。也因此「人中之龍」雖然只是個遊戲,但當你選擇就算是在遊戲界決非主流的極道為主題時,其實就得面對大眾極嚴格的要求和檢驗了。

《人中之龍》完美地通過了這個試煉。

其實不管任何國家的黑社會,隱語都是一種重要的元素。不管你的情節怎麼編,只要劇中的用語不夠道地、不夠「社會氣口」,馬上觀眾或是玩家的投入感就會減半,而讓劇中互相搏殺的男子漢們瞬間滑稽地看起來像是身上刺青的豬哥亮和賀一航。如果以台灣為例,這就是為什麼「少年仔,安啦」雖然票房表現遠不如「艋舺」,但內行人和影評們的評價卻是一面倒地擁護前者,而為什麼《角頭》賣座不錯,在我的看法裏地位卻遠不如超委屈的幻之名片《想死趁現在》了。

真的。如果你現在回去找找想死趁現在這部電影,它不論是用語考證跟演技卡司都是一絕。絕到讓你忘記它主劇情的瞎度。

人中之龍其實也是一樣。既然是遊戲,就會有卡通化的人物和戰鬥設定。不過當暗黑小說家馳星周擔任腳本大任之後,遊戲中四處可見的「娛樂場所」和「本職」(黑道的另一個雅稱)用語,還有詳細的黑社會組織結構作為故事背景,再加上連現役刑警都肯定說「沒錯,真的黑社會就是這副德性」的各種兄弟小混混造型設定,讓這些本來就接觸過日本極道相關作品的大人們,得以馬上進入這個風格特異的遊戲世界觀。

遊戲中主角桐生一馬在為了至友頂罪而擔下了「親殺し」──殺父,也就是殺害自己組長的大罪,而被判處徒刑入獄。在獄中的他就開始被同組織的受刑人們追殺攻擊,最後還被組織「破門」這個設定,就可以看出這個遊戲想要追求的寫實度。而遊戲中人物們的對白,更是充滿了極道社會中必備的「氣口」和「KUSE」。

應該說,是日本既有對極道作品的高要求,讓這個遊戲不得不講究這些細節。

日本在發生黑社會殺死黑社會的刑案時,還真的不太會判死刑。可能是因為法院也覺得這是一種職業傷害吧(笑)。但是由於幾乎有違憲嫌疑的《暴力團對策法》,這些反社會分子只要一碰到善良百姓上班族,所受到的刑罰會是一般人的數倍。甚至還有抗爭中的組織只要有五人以上集合,就算是在麥當勞裏吃漢堡而已,都可以由警察以「涉嫌策劃暴力行動」之名全員逮捕。

但是主角犯下了在以擬似血緣關係作為基礎的黑社會裏最重的「殺父」大罪,如果照一般的黑社會習俗,就可不是光趕出組織的「破門」,而是宣告所有極道團體當事人已經脫離組織,而且若有團體收留此人就是與該組織為敵的「絕緣」才是。這也是為什麼主角進了監獄就有人伺候要等著殺他的原因。但是若真的主角是被絕緣的,就不會有後來的重返神室町(遊戲中的歌舞伎町)大顯神威,一開始劇情就進行不下去了。

總之,人中之龍可以說是日本的文創創新,但同時也是日本另一股傳統大眾藝術的正統繼承者。說到這裏,很多人一直在問,這個遊戲中主角到底是以誰為藍本設定的?雖然遊戲總監一直主張沒有實在人物,但是還是跟各位推薦一部小眾的連續劇《TIGER AND DRAGON》。這部以黑道人物學習日本傳統落語藝術為題材的日劇,命運就像幻之名片「想死趁現在」一樣,腳本一流、演員一流、劇情也一流,卻只得到了個一位數的收視率。不過裏面長瀨智也所飾演的山崎龍兒,簡直就跟桐生一馬是同個模子印的。而且這部連續劇剛好是在人中之龍問世的半年前推出的。

至於名導演三池崇史改編自遊戲的「劇場版人中之龍」……

呃,那是另一個遊戲裏的男子漢真島吾朗擔任主角的暴力歌廳秀。

《關聯閱讀》
遊戲時代的變革與王權交棒
瑞典教育,從遊戲開始──你不知道的電玩大國
宅力有多高,戰鬥力就有多高──遊戲業CEO的真心話

《作品推薦》
麵條。在人們口裏流轉的絲路
壽司,一場終始於口中的大河劇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EGA 官方網頁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