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愛,才是文創泉源──淺談《人中之龍》

本土愛,才是文創泉源──淺談《人中之龍》

在日本我主攻的是民俗學,而我們專攻其中一個重要的課題,就是文化資產的再生產和城鄉再造,但是在日本混了這麼久,卻從來沒有聽過「文創」這個字眼。反而現在台灣喊得震天價響的文創,在文化部的主導之下,生產出來的,卻只是一堆看來全是歷史廢棄物和貽笑大方的模倣(註 1)產物。不管是在歐洲或是日本,文化都已經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好像我們不會每天都急著向別人說「台灣東西多好吃」。但是,我們每天卻不斷地在享用台灣這個最大的資產,每天享受著鹽酥雞、牛肉麵、燒仙草和芒果冰。

因為,這是台灣的血肉,是台灣人「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是今天我們來談談日本。就算對日本不熟,但是來過東京觀光或是看過日本影視的朋友們,都應該知道全亞洲規模最大的歡樂街「歌舞伎町」。在這個不夜城裏,除了理所當然的日文之外,你還可以聽到韓文、中文、甚至台語的交談聲。過了晚上 11 點,還有大量的黑色朋友在路上走來走去。而我個人認為日本文創產物最高峰之一,就是以歌舞伎町為舞台的遊戲「人中之龍」(龍が如く)。

很多朋友是這個遊戲的粉絲。這個故事說來架構簡單。男主角為了解救好友而身負殺害自己組長之罪入獄,逃過獄中其他黑道囚犯的追殺而在 10 年後出獄,面對過去的青梅竹馬失蹤、舊日曾為熱血男兒的好友豹變成為凶狠的敵人,還有對自己有大恩的義父遇刺等昨是今非;再加上組織裏 100 億的資金消失而引發各方人馬追逐火拼,還有與男主角邂逅、身藏消失的 100 億秘密的謎之少女的出現,構成了這個以「100 億的少女」為中心的腥風血雨和愛恨情仇故事。

而這個遊戲系列主角桐生一馬,是號稱「堂島之龍」的「傳說中的極道」。再加上一群個性鮮明且寫實感十足的角色,構成了這個成功的「成年冒險童話」。也就是說,這個遊戲根本就是一群黑道殺來殺去的超成人級、衛道人士們覺得「不足為外人道」的極道故事,而且舞台就是在藏污納垢的歌舞伎町。

當然,每個國家都有正義魔人,日本更是不在少數。這個遊戲的製作人名越稔洋當初要設定這個故事的時候,也遇到了這種「黑道的故事弄成遊戲好嗎?有人要玩嗎?」的困境。但是他最後克服了萬難,硬是冒著失去當時遊戲最主要市場青少年和兒童層的風險,讓這款遊戲以成人取向的姿態問世。他冒險的結果,是這套遊戲本篇加上外傳作品的八個系列,共銷售了 750 萬套以上。

日本名導演北野武也將在人中之龍遊戲新作中登場。圖/SEGA 官方網頁


冒險的報酬就是日幣 400 億。遊戲中的 100 億謎之少女,走出現實成為文創界的勝利女神。

而這個遊戲既然以黑社會為主題,在外國的遊戲名甚至直接成了「YAKUZA」(流氓),那麼在腳本的設定方面,也遵從了日本一貫的認真風格,找了以歌舞伎町為出身之地的罪惡小說家馳星周來擔任監製。馳星周另外一個廣為人知的作品,就是以歌舞伎町裏的台灣人和中國人黑道為主角,曾由金城武主演改編成電影的《不夜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這部混血型男金城武的作品。

總之,有了這個有血有肉的作家監製的腳本,人中之龍這個遊戲裏的世界觀又完全以歌舞伎町的實際街頭為藍圖,再加上馳星周作品中對於黑道詳細的描寫......沒錯,他就是真的因為喜歡周星馳才取了這個筆名。人中之龍的遊戲雖然靈感和風格和美國的另一暴力遊戲經典 GTA 一樣,但是真實無比的世界觀取得了日本人的共鳴,於是這個原本大家覺得和小朋友及青少年無緣、簡直是 SEGA 這間遊戲大廠自殺行為的前衛作品,創造了數百億日圓的產值。

這不就是我們一直想要追求,卻追求不到的所謂「文創產業」嗎?這些或許如果在台灣會有一堆人覺得「沒禮貌」跟「不登大雅之堂」的社會邊緣文化,卻創造出這樣的經典出現。結果論英雄很簡單。日本原本就有深厚而悠久的黑社會電影文化,包括高倉健的《網走番外地》、大導演深作欣二的《無仁義之戰》系列,都是日本人人耳熟能詳的經典作品。而日本極端成熟的遊戲產業,造成了他們想要突破舊有遊戲框架的強烈想法。這兩者的互相激盪,才打造了這個原本大家覺得是兩個獨立領域而互不相容的跨界作品,也開創了這個全新而之前意想不到的藍海市場。相較之下,台灣過去不是沒有精采的黑色作品,比方早期的《大頭仔》、《少年吔,安啦!》,甚至後期劇情跟戴立忍的演技都同樣獵奇的「想死趁現在」。同樣的題材,我們並沒有欠缺過,但是為什麼我們沒有炸出一樣燦爛的火花?

因為我們總是看不起身邊最近的事物,覺得這些都是不登大雅之堂的「聳」跟「沒水準」。於是我們總是在那邊「三國」、「月牙灣」、「東風破」,喃喃自語著跟真正人群的生活一點關係都沒有地強說愁。結果在台灣這些東西還可以賺賺新台幣,但是出了台灣沒有人會買帳這種沒有根的次級幻象。

然後就開始嫌台灣市場太小不去中國會死。

真正的文創,基礎就是你我的生活。去除了這些,你要怎麼塑造帥氣的英雄,出了世界,大家還是一眼就看出你是無根的小丑。當然,現在這種風潮慢慢在修正回來。不過因為失去了太久,我們也自貶了太久,於是《艋舺》看起來像一群刺青罵三字經的 BL 故事,《角頭》裏的反派根本卡通化中二帥哥。新的所謂本土元素,去除了硬裡子老演員們的支撐,仍然讓我們看到嚴重的斧鑿和說不出來的「礙虐」(閩南語,彆扭之意)。不過,有做、有開始就是件好事。但是身為遊戲迷、身為台灣男子,其實心裏還是有個夢想......

希望早日可以看到真正的台灣男子漢們,在遊戲裏闊步在南台灣充滿活力的夜晚霓虹交錯街頭上。

註 1:模倣,日文漢字,もほう,亦即模仿。

《關聯閱讀》
以文化鍍金,極上消費主義全面殖民──談「文創」,台灣品牌怎麼贏日本?
「我他X的就不是個好的創業模範」──2k540對決秋葉原之戰

《作品推薦》
麵條。在人們口裏流轉的絲路
壽司,一場終始於口中的大河劇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EGA 官方網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