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大生,英文能力真的比較好嗎?

日本東大生,英文能力真的比較好嗎?

2015 年初,隨著日幣貶值,日本湧進各國觀光客,其中以台灣和中國觀光客居多。多數觀光客對日本的普遍印象,可能還停在「講英文不一定會通」的階段。例如,在東京街頭抓一個日本人問路時,那位先生/小姐至少有 50% 的機率會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揮揮手說 sorry。

又或者,在日本麥當勞用英文點餐時,店員努力擠出以日式英文回答,卻令人難以理解。這些小事不斷上演,讓不少觀光客對於日本人的英文程度敬謝不敏,最後還是用破日文溝通比較實在。

那麼,日本第一學府東京大學,又是如何呢?

在日本高校生人人擠破頭的「東京大學入學試驗」,當然得擁有一定的英文能力,才得以踏得進大門。依分數來說,根據網路流傳的多益成績,東京大學的大學生平均為 688 至 752 分;研究所學生平均則是 703 至 803 分。相較日本多益協會報告中,2014 日本多益學生平均 560 分,明顯高出許多。

然而,經過我在東京大學一年多的觀察,東大學生的英文紙筆測驗皆有一定的程度,但「聽說」能力卻因人而異;與台灣大學的學生相較,甚至更不願意開口說英文。

依我的個人經驗,東大有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外籍生,一般理科的教授與學生英文能力都很好、也習慣使用英語交談。但在我碰見的文科教授、博士生與研究生當中,多數人還是習慣用日文表達。若是一定得使用英文的話,他們可能會露出面有難色的表情,並向其他人投射求助的眼神。

曾經有位博士生半開玩笑地跟我說,「英文不是我的強項,可以請你用日文說嗎?」對他們而言,英文普遍只運用在論文文獻以及西方電影,就如同一本看過一次,但不會再翻第二次的書。除非需要書內的知識,不然就靜靜擱在那吧。

我曾經與兩位東大研究生聊天,問起他們既然英文程度都不錯,為什麼不敢開口講英文。他們說,有些人對自己的日式英文口音沒信心,除非必要,不然沒事不會開口說英文。另一位則說,從小就沒有說英文的習慣,若是片假名就有的單字,還特別用英文講,會顯得特別奇怪。例如,日本人提到午餐,習慣用「浪起(ランチ)」表示,講成標準的Lunch 還滿尷尬的。為了減低與同儕的差異感,對英文就只有「學業」的印象,並不「生活」。「平常沒練習,就越來越不說了,」她笑笑地說。

台灣與日本的學生無異,多數都有自己獨樹一格的「台腔」與「日腔」。但就我感覺,日本民族性比台灣更為拘謹,他們對於自己的一舉一動,皆特別在意對錯。多數日本學生也因為怕講錯,而不敢開口說英文。例如,我在日本擔任教職,上課途中請中學三年級的同學,用英語念一段文章,80% 的同學,聲音好比螞蟻走路般悄然無聲。

至於台灣,感覺上對於個人想法較有彈性,說的話和做的事都有一定的解釋空間。有些學生常抱著「大不了被糾正」的心情說英文,可能較日本稍大膽些。然而,不敢犯錯的情形,仍然是台日兩國學生的通病。當英文變成科目,生活中就會無意識地產生排斥,若想扭轉此印象,可能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努力。

台灣和日本兩個亞洲國家,面對不敢開口說、或不常使用英文溝通導致的「菜英文」現象,方法不同,但同樣還停留在「科目」的思考邏輯上。

在台灣,大約從十幾年前開始,家長們一窩蜂地將小朋友送進英文補習班,甚至雙語幼稚園,期待自己的小孩能在英文科目上拔得頭籌,說英文就好像呼吸一般自然。

而在日本,為了提高國民的英文能力,文部科學省近年推動了許多政策,如鼓勵中學生考英檢證照。尤其因應 2020 東京奧運會,甚至提出試辦「英語村」的想法。近年來,日本高中生考大學,有些也需要提交多益成績作為參考,甚至規定幾分以上才有資格申請。例如,東京上智大學的外國語學部英語學科需要 700 至 800 分;日本皇室兩姐妹真子與佳子就讀的東京國際基督教大學,也要求全學部的申請分數最低標準為 800 分。東京大學倒是沒有限定多益分數的門檻。

但個人認為,不論是拚命補習,或政府帶頭鼓勵「考證照」,其實都還是把英文當「科目」。創造能自然、無壓力練習英語的環境,讓學生能慢慢告別「怕犯錯」、「怕口音不標準」等心態,或許才是英語教育需要努力的方向。

關聯推薦:
精通六國語言,沙發客來上課──不要怕犯錯,才能學好外文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明堂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