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近的馬來西亞,天差地遠的穿衣哲學

鄰近的馬來西亞,天差地遠的穿衣哲學

場景:南部政府醫院急診室
時間:天已暗沉靜謐的夜晚
事件:兩三歲大的男孩天真,不慎弄傷手指,血流不止
人物:除男孩外,有被嚇得急得像熱鍋上螞蟻的泰籍母親
服裝:(急著抱著孩子衝到醫院,根本忘了身上穿的僅僅是)居家服T-恤和短褲

令人懊惱的故事由此開始。

孩子的手指似不要命般繼續滲血,年輕母親心急如焚,好不容易漏夜把孩子送到政府醫院的急診室,希望孩子能獲得緊急援助,好歹要能先把血止住。可就那麼不巧,急驚風撞著慢郎中!而且完全搞錯重點。

「妳怎麼可以穿短褲來?你先回家換件衣服再來,」這竟是醫護人員提出的第一個要求。這位泰籍媽媽怎麼也搞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急診室醫護人員看不見她懷中的孩子正在嚎啕大哭?看不見男孩手指被一大團白色衛生紙包著?

男孩的父親最後不忍妻子孩子在政府醫院,飽受完全無關治療的無理對待,在臉書上圖文並茂大發牢騷:「他們竟然還拿著沙龍(Sarong,馬來語,指由一片布製成呈長裙狀的「圍裙」) 要求我太太穿上!」最後,小男孩滲血的手指終於被診治了,可場景已經變成了不會理會家屬穿著的私人醫院。

在馬來西亞,穿衣服是門浩瀚的學問,尤其是到任何與政府相關的部門,隨時都會被拒於門外。我也曾經歷了一回相當大的穿著文化衝擊。

離台返馬的第七年,我臨中年從媒體轉業到半政府醫院工作。奉老闆之命,必須到醫院隸屬的國立大學圖書館參加一研究課程。膝上 3 公分的黑色窄裙,上半身是短袖襯衫,人才到了圖書館門外,就被警衛擋住:「妳不能進去。」

為什麼?我摸不著頭腦,百思不得其解。

「妳的裙子太短了。」裙子太短?不會啊。我都穿這樣去上班。

「而且妳們課程電郵上並沒有寫必須穿怎麼樣的服裝,」我不甘被擋在門外,連忙出示手機裡的電郵。

「妳從哪裡來?」她大概聽我說話(英文)的口音不太像本地人,便這麼問道。

「我從醫院來」一直到這一刻,我還傻乎乎的正經作答,沒察覺到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往前看再努力要往後看,都沒辦法看見「我穿的裙子太短了」這樣的事。最後經幾位警衛商議,恐將我誤認為「外國人」後才勉強放行。我這才驚覺:我的媽呀!剛剛經歷的就是一場極大的文化震撼衝擊。

在台灣的國立政治大學唸書時,拖鞋細肩帶短褲……此類夏天裝扮從沒少過,也從沒被擋在圖書館外。可怎麼同樣是大學圖書館,我那其實並沒有太短的短裙就進不去了呢?

「以前有次考試,我同學穿拖鞋去,被擋在門外不准進入考場,」隔天我氣呼呼向同事說了這場文化驚奇後,她淡淡說著這段陳年往事。似服裝嚴謹這回事在國立大學來說,是明文規定的服裝準繩。我這才慢慢回憶起年少時,跟隨父母到政府部門辦理身份證或護照前,都會被叮嚀「不准穿細肩帶,不准穿短褲、拖鞋……」

已經不知多少回,有多少女記者被指穿著不當,無法通過國會安檢;不知有多少次,有人因褲子裙子未過膝而不被允許進入政府部門。諸如此類的新聞,多不勝數。有人說這是小拿破崙心理作祟,有人指整個國家保守程度日益強盛,似乎忘了馬來西亞在 58 年前獨立之時,連女警都還穿著 7 分裙在執行任務呢;連包不包頭巾這回事,也不會引起那麼多「不包的批判」。

我現在記住了:這裡是民風相對保守的回教國家,不是穿什麼走在路上,都不會有人指指點點的台灣。唉,我在台灣購入的紫色灰色褐色絲襪,返馬之後便極少穿在身上了。

《關聯閱讀》
淪為空談的言論自由與和諧──大馬華人的無奈心聲

《作品推薦》
經濟比人民重要?─籠罩國家前景的大馬霾害
「看似祥和的馬來西亞,言論自由卻如天方夜譚!」──一位大馬女孩的焦慮與憤怒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