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祥和的馬來西亞,言論自由卻如天方夜譚!」──一位大馬女孩的焦慮與憤怒

「看似祥和的馬來西亞,言論自由卻如天方夜譚!」──一位大馬女孩的焦慮與憤怒

「別寫太露骨敏感的課題……」姐姐知道我將在闊別 9 年後再度為台灣媒體供稿,眼神閃過一抹焦慮。她害怕這個正面露奸笑、心思脫韁的小妹就算是跨國寫稿也恐會惹禍上身。「不然妳用筆名?」我知道她還沒說完的話是:這樣就算「當局」想要抓人,也只能追個空像罷了。

姐姐的想法,是典型的馬來西亞思考模式。

過去數年在大馬報社無論以報社立場撰寫社論,還是個人名義書寫時事評論,幾乎每日都必須飽受「這個不能寫,那個也不能寫」的箝制。風花雪月,是我用來描述那段思路都快被迫閉塞的日子;只有那樣與「當局」無關痛癢的題材,才能無需多加顧慮盡情揮灑。

究竟「當局」是誰?

是犯錯後先推託沒擔當認錯,是政策朝三暮四,是仗著宛如唐三藏持有能控制冥頑不靈孫悟空的緊箍咒——在 2012 年 4 月廢除,此前共實施了長達 52 年「內安法令」——只要懷疑有人將危害國家安全,就能在完全沒證據、無需審訊的情況下逮捕扣留 60 天,最長可延長至 2 年;2 年屆滿又再可無限次延長扣留期限。

「當局」事實上,不過是被人民用選票賦予權力當家的政府罷了!(大馬人民怎麼會選出如此昏庸的領袖?)

「當局」更把權力魔掌無限延伸——印刷法令規定媒體執照需年年更新,毫不掩飾擺明就是要掐緊媒體喉舌!什麼「媒體是無冕王」,「媒體是監督社會的第四權」……這些在馬來西亞統統是天方夜譚。有句話說「計劃趕不上變化」,可在大馬媒體裡經常是「時事變化趕不上一通電話」。不論是執政黨還是反對黨,都欲罷不能非要能操控媒體不可。

或許在既定的模式運作慣了,馬來西亞的新聞說真的「一點都不好看!」要八卦沒八卦,真相被埋藏,深度也總是欠缺。向來四平八穩,不是「首相說...」就是「當局表示...」,絲毫起不了監督國家運轉的功能。

就連國家領導人納吉,收受來歷不明的 7 億美元獻金這種與貪污切割不了的事,若不是有隔了幾個大洋的美國華爾街日報爆料,這消息恐早已和大馬無數冤案一樣,被掃入地毯!(經驗告知:此事最後必將不了了之。)

馬來西亞的媒體究竟在幹嘛?

由執政黨巫統出資籌辦的報章二話不說為老闆護航,中文媒體唯唯諾諾,只敢在政府當局官腔官調的大篇幅新聞底下,小小寫一些早已被廣大網民知曉的事實。還有新聞自由良知的媒體人心裡嘔得半死,卻還是必須「睜眼寫瞎話」,只求能在夾縫中默默追求公平正義;至於已經被徹底洗腦的,就成為荼毒人民思維的幫兇。2015 年世界新聞自由排名,全球 180 個國家,大馬「當仁不讓」繼續探向新低點勇奪 147 名!

馬來西亞人民更是善良至極,能忍人所不能忍。已快連續 20 年了!印尼火耕燒芭情況越演越烈,屢破紀錄,數千個燃火點隨風一吹,厚重塵埃將整個國家滿滿覆蓋。今年情況尤為嚴重,霾害惡況已持續 2 個多月仍未消散。大馬政府除了 3 回給學生放放煙霾假,上班族卻得繼續照常上班,彷彿成人出門就無需呼吸、或擁有鐵肺,可自動過濾空氣中大量懸浮的霾害。至今當局除了偶爾造造些人造雨、向印尼政府提出抗議,就沒有更實質的作為了!

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呢?勇敢一點點的會走上街頭,或在社交媒體嚷嚷政府罔顧上班族的健康;大多數人噤若寒蟬,反正忍忍日子不就一樣會過?如此這般心態,自然造就了看似祥和的大馬社會,卻是作繭自縛,為權力霸道營造了日後無法再輕易抵禦的溫床。

《關聯閱讀》
北美洋人言論最開放自由?──「政治正確」讓我謹言慎行
「光是正面積極的口號,社會問題不會自己解決」──來自中東的獨立媒體「貝魯特症候群」(上)
淪為空談的言論自由與和諧──大馬華人的無奈心聲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