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多元成家」到「變裝遊行」──二分法之外,我們更該學習尊重和包容

從「多元成家」到「變裝遊行」──二分法之外,我們更該學習尊重和包容

去年底,從是否支持「多元成家」,到登上德國媒體的「高中生變裝遊行事件」兩大新聞事件,我看到台灣人的熱情,也看到我們慣有的「支持或反對二分法」。可惜的是,少了些相互理解、尊重和包容。

在這個多元的世界裡,要大家有志一同的支持或相信某個理念,根本是緣木求魚。因此,在面對具爭議的話題,應該要以更開放、包容的態度,尊重不同的聲音,而非一定要對方同意自己,不然就歸為「非我族類」,互不往來。

我剛到法國時,常被法國人嚇到。一群人聚餐,大家天南地北地聊,總會碰觸到敏感的話題,或,只是各家祖傳食譜不同的做法。這時,各有各的意見,語調和空氣中的溫度都漸漸升高,我通常是在旁邊默默地盤算,等一下若是翻桌或開打,要如何全身而退。

但這種狀況從來沒發生過,大家爭論到某個點,喝口酒,停頓一下,換下個話題,又像之前一樣相談甚歡,只有我像傻子,看得目瞪口呆。

關於這件事,我請教過許多法國朋友,得到的答案都差不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見,我有權表達我的意見,別人也是,許多事沒有絕對的對錯,意見不同很平常,相互尊重就是。

這不就是民主的精神嗎?服從多數、「尊重」少數。

來到德國,申請居留卡時,發現政治上雖然不承認台灣是個獨立的國家,但在公務系統裡,台灣有自己的編號,因此各式公務文件上,記載的都是「台灣」,而非中國台灣,或是中國。光是這一點,就讓我感到倍受尊重。

台灣民主的下一課:尊重「他者」與「少數」

不幸的是,最近的變裝遊行事件蔓延到德國,讓居住在這裡的同胞們有些汗顏。

先不論學生的動機,和政府處理方式是否不當,整起事件凸顯出,我們對於「外人」,完全沒做到「尊重」這一點。

居住過美國、法國、安道爾,至今在德國,我最大的體認是,沒有一個國家是完美的,每個國家都有其歷史的傷口。我們可以無感,但不能以戲謔的方式看待。實際上,不只德國,整個歐洲對於強權政治,可以說時時抱著戒慎恐懼的態度。

舉義大利為例,二次大戰結束後,為防堵墨索里尼式獨裁再現,制定了權力相互制衡的憲法,立意良善,卻導致執政者權力過度被牽制,在 70 年內換了 64 個政府!2016 年 12 月初舉行的公投,主要訴求便是要讓執政者和政黨,擁有更多的權力、利於施政。但義大利大多數的民眾,還是擔憂強權再起,投下反對票。如此嚴肅的議題,我們豈能以輕鬆詼諧的態度看待?

我們不需要貶低自己,吹捧歐美國家。但台灣要走出去,希望被國際社會認同,若不尊重他國國情,對方又怎麼會認同我們?

想要成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得要遵守國際社會的遊戲規則,不是嗎?

台灣社會已經從「一言堂」進步到「兩大黨」,除了本省人和外省人,多了許多各國新移民。更應繼續朝多元的方向前進,尊重立場不同的意見,包容來自各國不同的文化。試想,藍和綠的黏土只能揉出另一個不同顏色,若再加入其他色彩,哪怕只有一丁點的份量,都能創造出更繽紛的色彩,你說是嗎?

《關聯閱讀》
為何瑞士3大語系、26州的人民能和平共處,台灣卻常「戰」得你死我活?
當小綠人變成LGBT──倫敦用紅綠燈支持LGBT權利

《作品推薦》
想在德國工作嗎?聽聽國際人資顧問怎麼說
期許新政府:凡事向「錢」看齊,將犧牲更多有意義的價值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ginamcleanphoto@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