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許新政府:凡事向「錢」看齊,將犧牲更多有意義的價值

期許新政府:凡事向「錢」看齊,將犧牲更多有意義的價值

前些日子,台灣的幾篇社會新聞,引起我的注意。一是因為張姓「準閣員」一篇他所謂的「酸文」,幾年前的都更抗議事件又攀上台面;二是政府某單位的科長,違規紅線停車,亮名片沒用,還大嗆警察態度不好。這兩位新聞主角,有個共通點:他們都是所謂的「公僕」。這也是讓我直搖頭的原因。

不論「文林苑」抗爭事件誰是誰非,我認為,同意戶和王家都是事件中的受害者,而一般都更計劃最大的受益者,也不是同意都更的住戶──龐大的利潤,最後多是落入建商的口袋。這一點,我相信準張姓閣員應該很清楚,但他卻以拿到多少坪數,換算成獲利,去評論原本不想被都更的王家,讓我不禁擔心,這樣的閣員,真的能為人民謀福利嗎?

住在歐洲這幾年,對我最大的文化衝擊,不是食物也不是穿著,而是以社會主義為主流的思維。

台灣受美式文化影響很深,走資本主義路線,長年下來,形成金字塔兩極化的結果,有錢人因為熟悉遊戲規則而更有錢;貧窮的人則缺乏立足起點而更貧窮。整體的社會發展和公共政策,雖名為「基於大眾福祉」,卻往往犧牲弱勢族群的權利。他們沒有能力,也不知如何維護自己的權益。

這時候,政府若不能扮演公正第三方,這些人將求助無門。

曾經習慣這種弱肉強食,強者為王邏輯的我,腦海裡,有一幕至今我仍印象深刻。在南法一列滿載的火車上,當時列車誤點,每一站都有不少想擠上車的人,看到月台上有個媽媽推著嬰兒車,當時心想,她勢必擠不上,得等下班車了。說時遲那時快,不知是那個年輕人開始,伸手一把幫忙抓起嬰兒車,已經有點擠的車廂裡,大家沒有抱怨,紛紛自動往內走,挪出空間放嬰兒車,媽媽就這麼順利上車了。

經過類似的事件一次又一次地衝擊,我才慢慢明白,為何法國人願意犧牲自己的不便,也要維護弱勢者基本的權利,忍受冬季流浪漢以地鐵站為家,製造出的菸酒味和尿騷味;為何願意犧牲自身利益,接受巴黎市區大樓外觀不得更改的條件;雖然境內非法移民製造出問題,當極右派份子提出嚴苛的移民規定時,大家群起抨擊。

因為他們多半相信,價值,尤其是人的價值,不是堆砌在金錢和權利上。當你有能力時,照顧、維護弱勢者的權利,是應該做的事。

當然,社會主義也有其缺點,「錢不是萬能,但沒錢萬萬不能。」這我絕對同意,只是目前台灣社會過份看重財富,說句難聽話,好像有錢人放的屁都是香的。大家只想賺錢,眼中只看見錢,如此發展下去,只會出現更多貪婪和無良的商人。我們教育裡所謂的多元文化,多元價值,根本沒有存在的空間,對國家整體和多元經濟發展,也沒有幫助。

生活,不該是逐錢而居,為了錢犧牲親情、友情和文化等價值,才是最大的損失。新內閣上任,希望這個新政府不是有錢人的、不是拿頭銜壓人的政府。我們期待,政府能帶領台灣走向更好的未來。

《關聯閱讀》
全球政局越來越極端:你發現了嗎?川普是結果、不是原因
「難民來了,然後呢?」──芬蘭人的當前課題

《作品推薦》
自行車城市台北不可行?為什麼歐洲各大都市卻可以?──觀念,才是改變的關鍵
歐洲職場沒有比較「開明」:除了能力,你還需要什麼?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鍾士為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