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車城市台北不可行?為什麼歐洲各大都市卻可以?──觀念,才是改變的關鍵

自行車城市台北不可行?為什麼歐洲各大都市卻可以?──觀念,才是改變的關鍵

農曆年前,台北市區的交通一片「紅咚咚」,引起高度民怨,連市長都親上火線道歉,承認施工操之過急。說實話,如果我陷在車陣當中,一定也會抱怨,但看到一些見縫插針的民代和學者專家,批評這項政策,忍不住要跳出來替腳踏車道伸冤。

首先,施工對交通一定會造成影響,加上過年前,大家趕辦年貨、送禮,車流量勢必增加,塞車實在不令人意外。國外也一樣,聖誕節前夕,路上的車輛變多,平時順暢的路段,這段時間也會塞車。把問題延伸到政策錯誤,我認為有點小題大作。

許多人認為,拓寬人行道規劃為腳踏車道,擠壓到行車空間,很不應該。我們社會普遍存在這種以開車為大的邏輯,只要是阻擋行車順暢,一律視作障礙物,要一一拔除。事實上,隨著時代的進步,環保、永續生活的概念興起,國際先進都市的交通運輸,早就不是以汽車為主角了。

舉例來說,巴黎的地鐵設計不良,所有路線都經過市中心點,導致市中心外圍居民要到隔壁區,得先坐到靠近市中心,再轉車過去。為解決這個問題,巴黎政府在外圍建了一圈地面輕軌電車,聯結所有的地鐵,但原本好幾線的汽車道,只剩下一到兩線。不會塞車嗎?尖峰時間當然會,不想塞車?很簡單,搭大眾運輸工具。

此外,巴黎除了少數幹道,路都很小,塞車不是新聞。大家或許不知道,住在巴黎市區的人,除非錢太多(停車費超貴),大部分不開車;住在外圍的人,更不敢開車進城,花 1, 2 個小時通車,非常正常。那麼,巴黎政府為何不拓寬道路?因為,城市的景觀更重要。巴黎有項規定,房子的主人只有權利裝潢室內,外觀一丁點都不能碰。

世界最幸福國家丹麥的首都,腳踏車道介於汽車和人行道中間,汽車要右轉,得確定沒有腳踏車才行。換言之,汽車必須禮讓腳踏車。其他世界主要城市,已經從市區腳踏車道,進化到「單車高速公路」。我們全民瘋英文,說是要國際化,但如果觀念不改變,就算大家都說一口流利的英文,也稱不上是國際城市。

再者,有人說,「腳踏車只適合在河濱公園騎,市區沒有騎單車的條件。」這一點我其實百思不解。騎腳踏車的風氣,從幾年前開始,不過,一直停留在「休閒」的階段,卻和環保一點關係都沒有。怎麼說呢?假日開著車載一家大小到河濱公園騎車,和去登山、健行一樣,頂多就是從事健康的活動,哪裡環保了?

正因為缺乏騎車的最基本條件:單車專用道,所以才要大興土木。沒錯,我們沒有使用單車作為交通工具的文化,但不表示不可行,這點還要靠政府推動。試想,寒冷的北歐城市、荷蘭、德國,都能成功將單車轉型為交通工具之一,天氣很糟的倫敦也正在推行,我相信,台北也可以。

單車專用道,雖然會對開車族造成影響,但長遠來說,是正確的趨勢。一個城市的進步,需要大家的支持,少一些開車族,噪音和空氣品質都會改善,生活品質因此提高。衷心希望,台北真正晉升為國際都市,指日可待。

《關聯閱讀》
從我在舊金山最「綠」的朋友說起:巴黎氣候峰會後,人類減碳競賽的起跑點
柯P挑戰雙塔  背後是為了這個

《作品推薦》
幸福,其實真的不貴!──從氣候變遷到消費習慣,一個旅歐台灣人的反思
你,是哪裡人?你,從哪裡來?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