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哪裡人?你,從哪裡來?

你,是哪裡人?你,從哪裡來?

巴黎恐怖攻擊發生之後幾天,一位亞裔小男孩和爸爸接受訪問的影片傳遍全世界。小男孩以稚嫩的聲音說:「那些人很壞、很壞,很危險,我們應該要搬家。」爸爸安慰他說:「我們不搬家,因為法國就是我們的家。」爸爸的這席話,感動了許多人,尤其是深受其害的法國人。同時,也挑起「法國,如何看這些移民,」的議題。

你,是哪裡人?你,從哪裡來?

影片中的爸爸的父母來自越南,但他 3 歲起就住在法國,在法國長大、接受教育,講一口道地的法語。如他所言,法國,就是他的一切,他的家。但由於他的外表,還是常常被問「你,從哪裡來?」

發問的人,可能基於好奇而問,對他來說,其實是種困擾。就像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一位心理學家所說,這是一種微型的種族意識侵犯(Racial Microaggressions)。  

而這種侵犯,較常發生在外表明顯不同的亞洲人身上。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種經驗,在國外旅遊時,有人會直接跟你說「摳尼基哇」?(歐洲人哈日的不少,尤其是日本漫畫)近幾年中國遊客大增,遇到「你好」的次數也變多了。遇到這種情況,你如何反應?遇到說日文的,我會直接用日文回說,「我不是日本人」,對方則一臉茫然,丈二金剛;對於說中文的,我會假裝聽不懂(通常都是要推銷),省麻煩。

安道爾的人口有超過 60% 是移民,多來自西班牙語系國家,例如:阿根廷、哥倫比亞、西班牙…等,亞洲移民非常少,多為菲律賓籍。因此,我走在路上被行注目禮是家常便飯,有些人也會試著用日文跟我打招呼。說實話,這個小山國的人不太國際化,我壓根不期望他們能分別亞洲人的不同,所以我都是充耳不聞,繼續走我的路。

雖然目前不住在台灣,但我在台灣長大、受教育,拿台灣護照,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所以,對於這些外國人,試圖猜想我們的母語來問候的狀況,能一笑置之,因為和我的自我認同不衝突。頂多是照照鏡子,看自己當天為何像日本人或韓國人?(有家雜貨店的中國老闆娘,一直說我是韓國人,讓我百思不解)但對那些在國外長大的亞裔後代,卻會造成很大的困擾。

安道爾政府每年都會贊助來自美國或英國,主修語言學的學生,到這裡的小學或中學教英文,為期 1 年。近兩年,各有一位亞裔的美國學生,一個父母親是日本人,另一個是日韓混血,雖然外表是亞洲樣,但她們的思想行為,完全是美國人。她倆在這裡待 1 年後,有個不約而同的結論:「安道爾人有種族歧視!」原因是,大家都把她們當成亞洲人。

這有什麼大不了嗎?她們看起來就是亞洲人啊?她們跟大家吐苦水時,有些當地朋友還是這樣想。我雖然不能體會,被說成亞洲人,有那麼嚴重嗎?但卻能理解,這樣的標籤,和她們的自我認同互相衝突。對她們而言,她們是道地的美國人,連日語、韓語都不會說,更別提其他文化。當有人說她們是亞洲人時,自身的認同被扭曲,便感覺被歧視了。

她倆因為年輕,又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大家有眼不識所謂亞裔美國人),反映或許有點過度。但同樣的故事,其實也一直在台灣,或是海外華人的身上上演。在台灣,有本省、外省和客家人之分,現在還加上外配;在國外,當有人把我當成中國人時,不管他們懂不懂,我還是會澄清,我來自台灣,順便加上,在日本的南邊,菲律賓的北邊(不然他們會以為是泰國)。

只是,在這個人口移動頻繁的年代,要清楚的定義每個人來自哪裡,很不容易。許多人為了更好的生活搬遷,但有更多人因為歷史、政治紛擾或經濟因素,被迫離鄉背井。我認為,大家應該以更寬,更廣的角度,去包容來自不同背景的人;而這些移民,如同法國那位爸爸,若能清楚自己的價值,就能不輕易被外界的言語激怒。

畢竟,今日的世界是個地球村,最重要的是能融洽的相處在一起,而不是「你從那裡來?」不是嗎?

《關聯閱讀》
「你在美國被種族歧視了嗎?」──Yes 跟 No 之外的第三個答案
我是台灣人,但我不是「台幹」!

《作品推薦》
為什麼台灣人說看不懂侯孝賢,法國人卻超級捧場?
歐洲職場沒有比較「開明」:除了能力,你還需要什麼?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