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E的誕生地,愛沙尼亞從童話世界走向資訊科技──波羅的海背包「課」(一)

SKYPE的誕生地,愛沙尼亞從童話世界走向資訊科技──波羅的海背包「課」(一)

時序進入炎熱夏日,於學校整學期的課程終告段落;於是獨自揹起了行囊,帶著期盼而熱血的心情前往陌生的國度與未知的旅程──波羅的海三小國。還記得國高中時,地理老師在課本上請大家將波羅的海用紅筆圈起來,並請大家留意依傍於側的三個國家,從地圖上到下依序為:愛沙尼亞、拉脫維亞以及立陶宛,那便是對於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最初印象。

怎也沒想過在往後的日子,能就這樣踏上當時中學時光認知為地球遙遠彼端的三個陌生國度,更進而有多一些探詢認識的機會;至今想來依然不可思議──曾經於紙上的地理課名詞,如今卻躍然於眼前,留下難以忘懷的精采回憶。

塔林(Tallinn),愛沙尼亞首都,剛抵達的第一印象:綠色頂的尖塔、紅錐頂的白石牆柱以及於廣場上穿著斗篷袍子與彩衣的人們,若旁人未稍作提醒,彷彿已墜入中古世紀的童話世界中。更特別的是,由於愛沙尼亞於 90 年代前長期受到舊蘇聯的統轄,於首都塔林城中,不經意地會發現有些教堂的建築造型跟西歐其他地方非常不同,那洋蔥頭型的教堂,就這樣乍然出現於眼前。

作為一個背包客,最快速認識一個國家、一個城市的方法,有別以往的按圖索驥外,更可以藉由當地的步行遊覽方式(City Walking Tour),在可以控制的時間內(一般為兩到三小時),藉由一般為當地土生土長或有歷史導覽相關背景的年輕人擔任導覽員解說,有效率而全盤精略地了解當地的全貌與地理歷史文化背景;這也是我個人最愛的一種背包客旅行方式,除了可以多了解一些關於當地的知識外,還可以與作為導覽員的當地人直接交流,更直接的了解在地的文化生活與風土民情;此外,通常此種城市步行遊覽的方式一般都不會額外強迫加收高額費用,只採取樂捐的方式,依自身的經濟狀況自行衡量給予解說員的報酬,對於當時作為窮學生的我,算是能夠負擔的一筆開銷。

這次於塔林的城市導覽中,解說員 Mart(以下簡稱為 M),初看到他時,我有種看到哈利波特本人的感覺,一位充滿了靈氣、斯文的學生。在其詳盡的導覽後,使遊人對於塔林這座城市的文化韻底與歷史沿革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於解說之始,解說員會要求參與者們簡單自介(怎麼稱呼、來自哪一國家),在聽到我說來自台灣後,M 似乎精神抖擻地說"Oh! Taiwan!",當下只覺有趣也沒多做聯想或近一步地詢問。待解說結束後,M 這才跑過來攀談,而後才解開心中的小小疑惑。

原來 M 還是位在學生,目前大學二年級於鄰近塔林的城市求學,主修國際政治關係。而對於海峽兩岸的政治情勢,他於學校課堂上聽聞並粗略了解過,對這塊的政治關係滿有興趣的,想要多加了解;這才令我恍然大悟,解釋了為何 M 在導覽前的自介活動時,聽聞我來自台灣會如此地驚奇。

而對於愛沙尼亞多所陌生的我,順勢藉此難得的機會請教 M。於是就在這炎熱的夏日午後,我們隨意地找了間小酒吧,喝杯沁人心脾的冷飲。於如此愜意的氛圍下,就這樣開啟了兩位來自不同國家、文化迴異的青年人交流。

在與 M 的對談中,我才漸漸發現,原來看似遙遠的愛沙尼亞,跟台灣是如此相像;打趣的比喻就像失散遠方多年的兄弟般。同樣是小國(愛國國土面積約為 4.5 萬平方公里,人口數更只有 131 萬人)、皆曾經歷強國的統治(台灣:荷蘭、日本;愛沙尼亞:瑞典、德國、蘇聯)、緊繃的政治情勢(台灣:對岸中國;愛沙尼亞:現今俄羅斯)以及產業主軸皆為以數位科技業為傲(台灣:科學園區、半導體產業;愛沙尼亞:數位科技業)。

在與 M 的閒聊下,孤陋寡聞的我才知道,現今人們多所仰賴更習以為常的電腦遠端通訊軟體  Skype,其發跡地正是遠在天邊就在眼前的愛沙尼亞。而 M 說道,由於愛沙尼亞是小國的關係,在資源不多強國環伺的情況下,他們唯一可以立足於世界的方式就是發展科技,政府尤其對數位、資訊產業推行不遺餘力,在政府政策的鼓勵下,以作為新創數位科技公司的溫床搖籃努力著。M 更提到,早在兩千年初,愛沙尼亞的公民就可以藉由網路投票來選舉,如此創舉著實便民。

看著 M 提到愛沙尼亞科技發展進步時眼中所閃爍的亮光,那是對於自身的土地的認同與引以為傲;以及對於自身國家:同樣是小國於國境情勢地夾縫中求生存的憂患意識,我很自然地聯想到了我們的家鄉──台灣。

而再回到 M 身上,為何會想要來當城市導覽解說員呢?我不禁提了這個問題。原來是因為除了打工賺點生活費外,對於 M 而言更重要的是對於所學的專業──國際政治能有更高的掌握度。M 藉由擔任城市導覽時接觸並認識來自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旅人,與對方交流、觀察並進一步地了解,讓自己對於自身國際視野與思考能更加完備而不偏頗。

或許身為青年人的我們應該勇於嘗試,就像來自愛沙尼亞的青年 M 一樣,保持著開闊的心胸與熱情去認識和接觸這個世界,持續積累把自己準備好,用自己的一步一腳印改變這個世界!這是我從愛沙尼亞的熱情解說員 M 身上學到的一堂課。  

《關聯閱讀》
人口少土地小,我們就該向中國與世界認輸嗎?──從歐洲小國看台灣的困境與迷思
「你們不會被中國佔領的,因為...」──那一晚,與以色列爺爺暢談台灣

《作品推薦》
「同學,你真有Guts」──我所看到的德國高教現場
在雅典,遇見73歲的「熱血阿公背包客」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nton_Ivanov@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