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你真有Guts」──我所看到的德國高教現場

「同學,你真有Guts」──我所看到的德國高教現場

有幸於德國研究所交換學生的一年中,得以從第一人稱視角而粗略一窺德國高等教育的現場。在真槍實彈下的經歷後,用來對比二十載歲月積累下,於台灣教育體制下的學習經驗,其中的殊同之處,除了饒富趣味外,或許更多是值得我們更進一步反思的空間。

德國教育爆點一:老師,對不起 我覺得您說錯了 

猶記得甫抵德國求學的第一周,便於課堂內受到了初來乍到的震撼教育。

在一堂材料性質的課程中,講台上的教授正滔滔不絕地講解該堂課內容中一套新出現的理論,正當教授慷慨激昂的陳述時,一位坐在教室後面的同學猛地舉起了手,教授一瞧見,便示意該同學發言。

只見那位德國男同學,一開口便毫不客氣地,帶著強烈氣場說:「教授,我覺得這套理論有些錯誤!」接下來他有邏輯地闡釋其所謂的正確理論,並說明教授所提理論中的錯誤與漏洞,最後甚至修正原理論並加上了補充。

於德國同學的發言期間,教授非但沒有因被當眾指正其內容而面露不悅,反而興高采烈地與該同學當場討論起來,師生兩人即席示範了一場精彩的學術交流。就這樣十幾二十分鐘的時光過去了,留下目瞪口呆的我。類似的師生「激昂而澎湃地良性溝通」狀況,於德國的學習歲月中時常上演,屢見不鮮。

在台灣的教育氛圍中,一般學生似乎不大可能、也沒這樣習慣,如此「莽撞」且有「勇氣」敢當面起身於課堂中指正老師,更遑論於課堂中與老師激烈辯論為學問而戰。但在這裡,我看到好比貫徹哲人亞里斯多德曾說過那流傳千古的名言:「吾愛吾師,但吾更愛真理。」的精神。

德國教育爆點二:若要學習,那便是我心甘情願

同樣發生於初來德國學習的首周,於某堂課中,約莫課程開始超過一刻鐘的時間,竟看到兩三個同學當著老師的面,越過老師的視線就這樣直截了當地從教室前門(講桌側)大搖大擺地離開。這樣的舉動再一次讓來德國後我那不甚牢固的下巴掉了下來,久久不能闔起;而教授卻如同司空見慣般地,情緒毫不受影響,繼續神采飛揚地講課,未被如此行為干擾而中斷授課。

後來詢問德國同學後才得知,這樣於課中離席的行為,雖然不算普遍但也不少見。畢竟上課學習的是學生,當你發現這堂課志趣不合或是沒有收穫,大可逕自走人,而這樣的行為,通常也是被教授所認可的。

在台灣,或許畢竟是受到儒家文化薰陶、保有尊師重道觀念的我們,學生要是再怎麼不願聽課,一般也不至於直接來個「老子不想聽」式地再見走人。如此行為,個人認為還是太不給授課教師面子,少了些尊重。

不過如此「我不想聽課,我就走人」的行為,所呈現的另一面是:在德國,就算大部分的課堂並沒有「隨堂點名」的機制,來上課的同學們基本上卻都是非常認真、心無旁鶩的;上課分心乃至作其他事的,鮮少見到。畢竟,「不想聽,隨時可以走」也代表來上課的同學,都是發於真心、出於自願的。

德國教育爆點三:期末考開始!同學!筆收起來,開口就好 

提到了口試這兩字,對於從小生長在台灣的我們,大概就屬升大學、考研究所以及出社會後應徵工作,才會出現的詞語。但在德國,於一般大學部乃至研究所的學期考試中,卻是稀鬆平常的應試型態。

我親身體驗德國期末口試的經驗:其流程基本上採取是考生單獨一位,主考官為授課教授外加上課堂的助教共兩位,以一對二的模式進行。由於當時所上的課為物理所開的課,一開始就被要求從理論的最一開始推導公式,從最簡單之處一路須講解到後來最複雜之處;其中穿插教授對於理論及公式或是相關內容的衍伸提問,考生則須一一給予回應。助教則作為教授的協助者,於適當時機補充說明考題。

一場口試考下來,是完完整整的一個半小時至兩小時,我強烈感受到考試內容的扎實程度,所學更須要全盤而完整地理解才行。畢竟沒有如同筆試可能會出現的考古題,更不太可能發生僥倖猜題的機會。

然而,就是透過口試此種迥異於一般筆試的測驗模式,反而讓學生更深入徹底地搞懂所學的內容,以及了解自己對於課程的吸收程度。因此個人認為,如此的測驗方式,對於學生在課業上的幫助其實更大。

透過於德國實際的學習與應試經驗下,回觀台德兩國相異的考試制度與相關教學模式後,其實筆者並不能武斷的下定論熟必優孰必劣;畢竟兩者各自仍存有不同的優缺點。不過,對照於目前於台灣社會上,尤其產業界所面臨創新人才不足的問題與現象,或許相對於台灣師生間多少有著距離感的教學模式、學生多半單向吸收知識而較缺少互動思考、以及過於標準答案化的學習氛圍,我們仍有借鏡德國,調整與進步的空間。

《關聯閱讀》
考試中途可以吃水果、睡午覺?──從香港到瑞典,我看到一個「學無先後」的開闊國度
為什麼老師不能犯錯?──印度沙發客,讓我反思台灣的「裝懂」教育

《作品推薦》
在雅典,遇見73歲的「熱血阿公背包客」
在科隆,遇見向上帝禱告的伊朗旅人──在他身上,我看到台灣人引以為傲的熱情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