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取代恨──法、荷悲劇教我的事

用愛取代恨──法、荷悲劇教我的事

11 月 14 日一大早約 6 點鐘就被我先生 Ruben 拔高分貝給嚇醒:「不好了,出事了,巴黎受到恐怖組織血洗攻擊了!」

當日我幾乎一整天守在 CNN 頻道前了解狀況。(為何不是荷蘭當地新聞台?文末說明)

災難已經發生、逝去已經無法挽回,就在痛楚椎心的時刻,有人充滿要血債血償的憤怒,人性當中的患難真情,卻也隱隱發光;此時此刻,讓我想起去年夏天的荷蘭空難新聞,兩者的性質雖然不同,但處理的方式,卻同樣值得在台灣的我們深思:當悲劇來襲,全民就用愛來接住吧!

去年 7 月 23 日,荷蘭首相呂特宣布當天為全國哀悼日。第一批 MH17 空難遺體將返回荷蘭,回家了。

從去年 7 月 17 空難一發生,當時原因模糊不清,大家都在找肇事源頭,一拖拉庫的答案有互相推拖、有隱瞞欺騙,唯一被證實的,是機上所有人員全數罹難,機上占絕大多數的荷蘭人正在暑假度假之際,一個個啟程時滿臉笑容與期盼的家庭與旅客,就此天人永隔。

當我看見掉落在地上,罹難小朋友包包的新聞畫面時,再也抑制不了傷心的淚水,這難以承受之痛,讓小小的荷蘭,正面臨著巨大的哀傷與衝擊。

從事件發生開始,荷蘭首相面臨巨大的輿論壓力,甚至有言論指出可能是恐怖攻擊或外國軍隊誤擊,但當時他一再強調:「荷蘭對外要的是事實真相與公道(終在今年夏天獲得事實真相),對內就是全民以愛相挺,對罹難者家屬多付出關愛與支持。」罹難者有可能就是你我鄰居、同學、同事、教會弟兄姐妹......更親者就是家人朋友,一個擁抱、一個問候、民間教會不間斷的禱告,或是實際行動的援助,都是幫助家屬度過難關,撫慰創傷心靈的重要支撐。

史基浦機場外追掉的鮮花與烈日下排隊留言的民眾絡繹不絕,他們不是要出國度假,純粹就是為逝者掉念、為家屬留言打氣。

這讓我想起當小朋友還在就讀幼稚園時,忽然傳出某位家長遽逝的噩耗,其實我也不認識她,但在隔日幼稚園走廊前就設立一個小桌,桌上放了蠟燭、相片與留言簿,一句句的留言話語就是讓逝者家屬感受到被愛與被關懷的正面能量,這能量看似各個微小,但若眾人齊聚一心,不分相識者或陌生人,就能慢慢平撫家屬受到的打擊與傷痛。

因為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可想而知,關起門後,受難者看不見的情緒崩潰,更令人不捨。

意外突然來襲,全民就是用愛來接住,穩定人心,這一直是首相呂特近日不斷透過公開演說告訴荷蘭民眾的:「哀傷是一定有、憤怒是一定有、情緒崩潰是一定有,就因如此,我們更要付出愛與關懷給所有受傷的靈魂。」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荷蘭媒體並非嗜血的公器,在這次巴黎恐攻事件中,展現了非常高的自制力。新聞強調保留個人隱私(不公開罹難者與其家屬照片)、沒有疲勞轟炸(沒有 24 小時重複再重複悲傷畫面)、沒有情緒火上加油(不公開家屬悲傷神情)。

相信,這次震驚全球遭受恐怖攻擊的法國,因為擁有全球人民大大的愛,一定會攜手挺過,也喚起全世界公民對和平的渴望。

《關聯閱讀》
震撼全球的巴黎黑色星期五,與我們對中東悲劇的麻痺

《作品推薦》
孩童飲食誰來把關?在荷蘭,父母就是食安守門員
在荷蘭,森林就是最好的親子教室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Bianca Dagheti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