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童飲食誰來把關?在荷蘭,父母就是食安守門員

孩童飲食誰來把關?在荷蘭,父母就是食安守門員

近年來台灣食安問題猶如一顆顆未爆彈,何時引爆、殺傷力度以及疾病後遺症等都令人聞之色變,從生活鄰居便利超商、人情特色街頭小吃甚至到孕育學子的學校機構,都逃不了食安風暴!

其實,「食育」可以就從自家做起,當黑心廠商將「食品」(還不是食物喔)當成商品在販售,利潤是最大考量,但吃進肚裡,卻是你我甚至是下一代仰賴、習慣的外食。老話一句,人力為國力根本,若政府機關繼續縱容、善良消費者選擇性遺忘,後果不堪想像......

老實說,荷蘭飲食文化與豐盛感,絕對無法和台灣相比,但是每個家庭對於食物獲取來源都非常謹慎挑選、購買,包裝上的食品來源絕對誠實公布,政府把關與企業良心都是換取國民健康的基本要求。

平日多是自家開伙煮飯(荷蘭小學是不提供點心與營養午餐的,小朋友需自備或回家吃飯)外食人口多半集中在大城市居民、或大學生外宿族群,對於一般家庭來說,或許 1 個月上一次館子打牙祭,就已是小確幸,絕大多數荷蘭小朋友,都是爸媽天天下廚,並非外食族,家長也因此成為孩子們的食安守門員。

荷蘭小學生的書包裝蝦米?

開學了,當然家裡的鬧鐘又是開機模式,一大早,除了忙早餐打理,再來就是學校書包內的愛心準備,荷蘭小學生的書包裏都裝了什麼?裝書、裝鉛筆盒還是裝作業?通通都不是,就只有裝水果(學校還特地宣導以水果取代餅乾)及飲料!

從小一(約台灣幼稚園中班)至小八(台灣小學六年級)全數一致,書包裏不裝書,因為書籍和作業通通都在校完成,平時下課後就是自由玩耍或學游泳的時間,沒有回家功課,書本也不必帶回家,想當然暑假漫長 6 週,亦是如此,老師們說,最好的暑期作業就是小朋友多和爸媽出門,見識課堂裏學不到的生活教育與開闊眼界!

書包,其實就是用來裝小朋友上午的小點心,一點也不重,完全沒負擔,大兒子 Rory 班上有些男同學甚至就是一手飲料、一手麵包就開心上學,連個提袋都不用,真瀟灑!中午回家吃完午餐之後,書包就在家休息了,荷蘭小學下午約 2.5 小時課程是無需帶書包上學,雙手空空,但腦袋可沒空,透過 1 小時學習空間轉換,思緒與情緒都煥然一新,騎著腳踏車返回學校又是一下午學習的開始。

荷蘭小學營養午餐──自攜便當或回家吃

雖說家裡有個主廚爸爸,照理來講媽媽我好像會比較閒~但沒想到,荷蘭的小學是不提供營養午餐的,在中午 1 小時的用餐時間,我這地方的小學,每位小朋友趕著回家吃午餐,吃完後爸媽再送回或自行回學校繼續下午的課,天天如此。

若小朋友中午是在學校用餐,請自帶便當,另需額外繳交 2 歐元(約台幣 80 元,足夠再多買一個便當了!)給學校當看護基金,因此這來去匆匆 1 小時,99% 荷蘭家庭午餐是天天三明治,每人 1 碗熱湯(番茄湯或蔬菜湯)外加 1 個麵包(夾火腿、果醬或起司)就這樣精簡!但這也是一般荷蘭家庭午餐模式,就算是經濟闊綽的富有家庭亦是如此,飲食生活強調簡約與實在。

但對我來說,一天一餐(早餐)麵包就足夠,我無法連午餐也被麵包吐司給佔領,因此我和孩子們的午餐絕對比當地荷蘭家庭多變化,炒飯、炒麵、牛肉麵、水餃、壽司、咖哩飯、油飯......或是昨日晚餐剩餘也好,只要我有時間煮,就不會讓孩子吃到麵包。

但在某日(其實也常發生)Rory、Ethan 偏要吃截然不同的東西,Rory 超愛台灣炒乾麵,小兒子 Ethan 偏向荷蘭口味吵著要吃麵包夾火腿,而我又想把冰箱裡最後一次的牛肉湯底清空,再加上小菜一碟,一個午餐三種組合,短短 1 小時內要煮、要吃、還要計算走路時間,我這二廚,看似容易,其實也是挺忙碌的!

《關聯閱讀》
與其抱怨謾罵食安問題,不如從多花 1 分鐘品嘗食物開始──義大利美食的反思(一)

 

執行編輯:Christine、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futureatlas.com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