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移民兒童融入社會,不是會說當地語言就好──看看荷蘭資深老師怎麼做?

幫助移民兒童融入社會,不是會說當地語言就好──看看荷蘭資深老師怎麼做?

近年回台返鄉之際,不約而同接受到很多親友關心,聊天過程裡不乏詢問原本安靜舒適的歐洲生活,近來是不是有了危機四伏的不安全感?說沒有是騙人的。當歐洲各國開啟門戶,接納蜂擁而至的難民,我們早已知道這將是一連串危機與衝突的開端,但日子天天在過、世界依舊轉動,當地居民也不能「因噎廢食」,把自己關在家裡不出門。生活照舊、作息如常,只是外出時,腎上腺素會分泌較多,行動上也會謹慎許多。

其實對難民來說,「逃往外國,尋求庇護」也是一項痛苦的抉擇。有些家庭並非如同新聞報導的,盡是貧窮人家,有很多人在母國從事收入穩定的工作,其中不乏球隊教練、醫生、老師⋯⋯等,但一場看似沒有止境的戰爭,讓「向外找出路」成為他們的最佳選項──只有離開,才有生存下去的機會,可以全家人平平安安地在一起,已是不幸裡的大幸。

為此,歐洲各國無不絞盡腦汁祭出各種「新移民政策」,不僅安頓外來移民,更要安撫本國人民的排外心。荷蘭政府也一樣,必須正視這群「未來國民」──要如何照顧到這龐大移民潮,讓他們在等待新身分同時,漸進融入新環境?「基礎教育」是其中一項向下扎根的方法。荷蘭平均分散難民營與其住所,所有地方小學都提供難民兒童完全的荷蘭式語言課程。

資深教育工作者的全新挑戰:教育移民兒童

說到荷蘭幼教,不得不提及布爾家大姊,她本身是 4 個孩子的媽,更是家裡生活總管,所有大小事情一手全包。擁有教學執照的她,還是鄰近小鎮最受歡迎、最愛聘請的臨時老師,教學經驗超過 10 年,甚至曾分別在 4 個孩子以及我家的 Rory、Ethan 班上,任職過代課老師。

扎實的專業能力,加上勇敢、開朗、幽默的性格,使她備受校方青睞。記得前年 Ethan 班上發生同學家長身亡事件,在追弔會當天,學校特地請她到校幫忙電話過濾,並嚴拒媒體追訪,坐鎮氣勢凜然,果真奏效,教職員們都對她遊刃有餘的現場掌控能力佩服不已!

這些出色的職場表現,讓布爾家大姊去年受聘於一間當地小學。這一次的經歷,不同於以往在普通小學代課,而是擔任難民兒童的荷蘭文語言指導老師。

年紀約 7-12 歲的難民小朋友們編列在一班,因為他們語言程度還無法至一般小學就讀,所以先把荷蘭文學好才是當務之急。這對布爾家大姊來說,是一項全新挑戰。

語言、觀念與生活體驗──「三」管齊下的教學方式

學期一開始並沒有課本,全完是老師與小朋友們藉由互動、肢體語言、遊戲與小對話來將荷蘭單字及語句串連起來,感覺比較像是荷蘭幼兒園的教學步驟。雖起步緩慢但沒關係,如何以有趣且不艱澀的方式,引發孩子對外語的興趣,進而願意吸收學習,才是最重要的。畢竟當孩子們放學之後,家裡還是說著另一種語言、過著另一種文化生活。

除了語言教學,價值觀上的指引也是一門學問。有個孩子曾經問她一個問題,非常值得省思:他問,荷蘭是個自由國度,那是不是代表做任何事都可以,完全自由無約束?布爾家大姊聞言馬上指正:自由是指有限度的自由,並非無限上綱,如果只憑一己所欲卻侵犯他人,這並非自由的本意,「尊重他人」與「互相包容」才是真正的自由。

有了那次的經驗後,她的教學方式更注意結合荷蘭式的生活體驗。當耶誕假期到來,照理說老師們當然也都愉快的放假去了,她卻把握時間做起家庭親訪,先與學生家長約好,擇日去小朋友家一起下廚料理,她做荷蘭菜,小朋友家長回饋母國料理,藉由食物分享拉近距離,的確效果顯著。聽說隔天,她又帶著一大包荷蘭煎餅去另一位小朋友家喝下午茶!這樣直接將愛與關懷帶入家庭的貼心訪問,相信對移民家庭來說,應是寒冬裡的一道暖流。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Rawpixel.com@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