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祕魯街頭貧窮男孩,善意付出前的掙扎反思

面對祕魯街頭貧窮男孩,善意付出前的掙扎反思

黃昏時在利馬中央市場周圍,我順著人潮排隊,打算嘗試一串讓當地人大排長龍的烤肉。

一個小男孩拿著一大袋的單顆涼糖在兜售,身材瘦小,大概 10 歲,穿著整齊但衣服不太乾淨。

偶爾有些人會掏錢買個幾顆,可是不多。我記得 4 顆糖是 1 塊新索爾(Nuevo Sol,祕魯國定貨幣,換算匯率約新台幣 10 元)。我默默地觀察他很久,心想是否可以多買一串烤肉給他。可是對於即將到來的西文快速點餐之考驗,我自己都沒有把握,正在皮皮剉中。

下一個輪到我點餐時,男孩剛好站在一旁,見我正在默念練習肉串的名字,便湊上來指點我幾句,手指了不同的肉串,發出不一樣的單字給我聽。我還沒來得及謝謝他,又見他轉身去向其他路人兜售涼糖。

買完烤肉串後,我找上男孩。

「我給你 3 塊索爾,可是我只要拿走 4 顆糖就好。」我勉強用簡單的西文告訴他。

拿著 4 顆糖及肉串,我興奮地跑去找不遠處的旅伴克萊兒,和她述說買烤肉串跟涼糖男孩的經過。

「哪一個男孩呀?妳指給我看。或許,我們可以請他吃頓晚飯。」
「那邊那個!吃飯?這樣好嗎?他正在努力工作耶!」
「但我一直都想嘗試某天請一個陌生街友吃飯,現在就是一個機會耶,而且妳還可以陪我。」
「可是,如果他是被幫派或爸媽叫來賣東西賺錢的,我們找他去吃飯,會不會害到他?」

善意付出的背後,是否反而造成對方困擾?

我們躊躇了很久,思考良多:

有人在監視男孩嗎?
他是吃飽飯才出來賣東西的嗎?
兩個陌生人請他吃飯會不會使他感到害怕?
如果被他爸媽撞見,會不會害他回家後受到懲罰?
如果他受幫派控制,我們的主動會不會讓他惹上更多麻煩?
假設他真的說好,跟我們一起吃飯,過程中我們該做些甚麼呢?

同時,關於伸手幫助他人:我們的確都在電視或網路上看過許多幫助陌生街友的影片,故事結果總是皆大歡喜,一方因施而快樂滿足、一方因受而感動流淚,雙方都因親身接觸談話而更了解彼此的處境與心態,互相擁抱、打氣,勉勵更好的將來。

每每看完那樣的正向影片,都讓人充滿滿腔想付出的熱血。

可是實際上遇到需要幫助的對象時,我們很容易就躊躇不前,先是考量對方是否真的夠窮、夠可憐、夠需要幫助,再來是評估對方是否適合接觸?接觸時會不會有危險?以及最困擾我的問題:我們自以為是的幫助,究竟代表甚麼?

往往因此在無數的問題之中打轉,找不到完美的解答與詮釋,猶豫過久就錯過採取行動的良機。

峰迴路轉的美好回憶

我和克萊兒兩人就站在路邊來回交叉辯駁,眼神鎖定著涼糖男孩,深怕一不小心他就會不見。越來越暗的天色,提醒我們能思考的時間不多了,得快點下決定。

需要評估的問題仍然太多,答案依舊不完美,但我們有同樣的共識──這次不要再錯過幫助陌生人的機會。

最終我靈機一動,看到市場外圍空地上的漢堡小攤販,提出居中的答案:「我們請他吃那個吧!一個漢堡應該吃得飽,他拿到漢堡後可以邊工作邊吃,或是休息一下都沒差。」

克萊兒和我迅速達成協議,我便走上前去叫了男孩,把他帶到漢堡小攤販旁邊。

「你自己跟老闆娘點餐,我們會幫你付錢。」
「嘿,問他要不要喝飲料?」
「要吃甚麼、喝甚麼,你就自己點哦!」

男孩的神態落落大方,擠在攤販周圍等著買漢堡的隊伍中,為自己點餐。我猜想這大概不是第一次有人這樣替他買點吃的,也有可能是他認為跟兩個外國人互動並沒有威脅性。

等餐時,他偶爾回頭望望我們這兩個大姊姊,沒出聲說任何的話,而我們心裡雖然對自己當下的行動感到澎湃激昂,臉部仍努力掛著溫柔的淺笑。待老闆娘把招牌漢堡遞到他手裡,我們付了款。

涼糖男孩捧著漢堡,給予我們無瑕的笑容與感謝:

「Gracias!謝謝妳們!」
「De Nada!不客氣!」

看著涼糖男孩啃食著漢堡漸漸走遠,我們才深呼吸一口,為適才的行動喝采。

「太好了,他好像吃得很開心!」
「我們居然做到了耶!」

一個漢堡、一杯飲料、幾句話,其實算不上甚麼,卻是我們在心裡峰迴路轉、掙扎後的美好回憶。

幫助陌生人前,需要考慮的問題恐怕一直都很多,只是下一次,我們肯定會先想起涼糖男孩的那抹無瑕笑容,比這一次更快撇除質疑、下定決心。

《關聯閱讀》
尼泊爾──用善意織成網,無畏困境的快樂國度
「免費的最貴」──善意援助第三世界,為何反害慘了當地人民?

《作品推薦》
不一樣的美國,不一樣的打工:Houseman男勤雜工排名一到五
為了一套學士服,在祕魯首都利馬「萬年大樓」展開冒險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ollertz@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