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套學士服,在祕魯首都利馬「萬年大樓」展開冒險

為了一套學士服,在祕魯首都利馬「萬年大樓」展開冒險

超得意的畢業照成品。大大感謝好友旅伴兼攝影師克萊兒!圖/約克 提供


在西語系國家旅行邁入第十天,繼哥倫比亞、厄瓜多爾之後,我和旅伴克萊兒入境祕魯,先飛抵首都利馬稍待兩天,再轉機造訪馬丘比丘與庫斯科。

真的不得不說,一開始我覺得利馬這個城市好「無聊」。

比起波哥大、基多的古老山城風光,利馬非常現代化,有方便的捷運系統、商用的高樓大廈、亮麗的購物中心、各國的料理美食......一個閃神,我還以為自己回到了台北。

而說到台北,就讓我想到又愛又恨的大學同學們。

選擇在大四下到巴西交換,原本對於錯過畢業典禮並不在乎。但歲月推移,鳳凰花在校園綻開時,同學們便相揪到處拍學士照。校內、校外、台灣各處美景,不斷打卡上傳。

在地球另一端的我實感被那些照片給轟炸,莫名的妒忌在心裡無人知。

「我也想穿上學士服、拍畢業照。」

這個願望萌芽後,就越來越強烈,直到一發不可收拾,超級鬼點子在腦海裡冒出:「我就要買一件學士服,帶上馬丘比丘去拍我的學士照!」

這下子,可苦了克萊兒跟我自己。

我在青年旅舍先問過工作人員,請他們教我「學士服」的西班牙文該如何表達。櫃台小姐幫我抄寫在紙條上,但她寫了又塗、塗了又改,說自己也不太確定用詞到底是哪一個,要我都問問看。

神秘而難解的紙條們。圖/約克 提供

祕魯利馬「萬年大樓」的冒險

隔天一早,我們先拜訪老城區,再順路往櫃台小姐指點的方向前進,找到一棟類似西門町萬年大樓般的舊建築,搭了電扶梯往上,看到每個櫥窗都擺放華麗的晚宴服裝。

「這裡會有學士服嗎?看起來不像呀?」我在心裡默默發問數次。

第一個店家阿姨很友善,我拿出紙條給她看,表示自己正在尋找這個名詞的東西,她指了指周圍的晚禮裙,表示就是這些呀。

「不是......是黑色跟白色的噢。」聽我這麼一說,阿姨則是拿出黑色禮裙跟白色禮裙。

「呃......也不是這些耶,我再看看好了。謝謝!」

我的西班牙語並不流利,勉強用葡萄牙語的底子轉換著用,可以溝通但是障礙重重。

在利馬的「萬年大樓」裡又問了幾間店,似乎每個老闆娘對同一個名詞都有不同的解釋與想法,好心的她們也主動在我的紙條上繼續塗改,給予更多提示告訴我要去哪裡找學士服。

從萬年大樓離開,一直走、一直走,到達跟五分埔幾分神似的衣飾批發區,我一口氣問了十間以上的店家,接受一連串的溝通困難、誤解、與失望。

這一次,老闆娘們指著上班族的正式套裝,認為這就是我要找的,黑色跟白色的那種衣服。

幾個小時過去,走了無數的路、問了數十間店,已經不知道自己晃到城市的哪一個角落。

「祕魯人大學畢業不穿學士服嗎?」我不禁拋出這個問題。

「有可能哦!說不定她們畢業時穿晚禮服。」貼心旅伴克萊兒一路陪著我,沒有怨言。

「那阿姨們叫我看套裝是怎麼回事?」

「她們可能聯想到畢業後就要上班,所以是畢業後的服裝吧。」

「我剛剛有拿照片給她們看,她們都霧煞煞。」

除了青年旅舍,在外都沒有網路,我好不容易翻出臉書暫存圖檔,卻仍舊沒有斬獲。

為了完成我的鬼點子,已經浪費好多時間跟心力,像無頭蒼蠅般在利馬巷弄間穿梭。天色漸漸要暗下,半天幾乎都被糟蹋完了,可是我還不想放棄。

碎碎念著:只是想找一套學士服,為什麼這麼困難?

但我也發現,這個意義不大的尋找之旅,卻如同一場冒險奇遇記。

一個任務、一張紙條,帶領我們往未知前去,或許收穫已不在於結果、而是過程。

我們闖入了觀光客鮮少造訪的地區,擦身而過的是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各式各樣有趣的商家、似乎鮮少接觸外國人的老闆老闆娘,老百姓們上下班、採買所需、趕車回家的面貌。我們置身事外,觀察這些腳踏實地生活點滴的幸福。

下班時段的利馬街頭,市民們忙著與親友碰面、一起逛街購物。圖/約克 提供

大開眼界的中央市場

最有趣的,就是我們隨波順著人潮所向,不知不覺走到了熱鬧非凡的中央市場(Mercado Central)。

還未到市場主建築之前,路上的店家就讓我們大開眼界,好像台北後車站一樣,有專門販售節慶裝飾品的街道,展示繽紛滿滿的彩帶、流蘇、氣球以及幾百種皮納塔(Piñata,內裝玩具糖果的紙糊容器,生日派對上兒童會用棒子打擊作為遊戲)。

不顧太陽即將低垂見底,我們被吸引得直往前走。

在市場轉角的空地廣場上,仿效當地人排隊買特色小吃,為想吃晚餐的空腹解飢。

克萊兒大概覺得我已放棄了點子,提議:「我們坐在那邊的小店吃吃東西吧!」

我雖然肚子也餓、雙腳也痠,拍畢業照的願望卻仍在燃燒,回答:「妳去坐著吃吧!我一個人再往前走一點,如果沒有就回頭找妳。」

看著不遠處轉角的櫥窗擺放著軍服、警察服,我想希望或許渺茫,但總是要嘗試問問看才知道。

推門走進嘈雜的店裡,櫃台後站了六個服務人員,看得出來他們都是一家人,長相相似的叔伯阿姨都正忙著回應客人的要求。

我四處張望,觀察店裡擺放了許多軍警用的配件,多種款式的制服、帽子、皮帶、徽章,另外也兼賣一些球類用具。目光再移向櫃台,沒有客人叨擾的老奶奶正看著我微笑。

「請問......我要找這個?」我禮貌地將紙條遞上。

老奶奶推了推老花眼鏡,只看一眼就馬上從櫃檯下方抽出一件黑色光滑的袍子。

「妳要找的......是不是這個?」然後又從旁邊的櫃子裡找出帶有金色帽穗的學士四方帽。「還有這個!」

「啊妳是哪個學院的?前面三角形那塊要甚麼顏色?」

好消息來得太快,我震驚傻在原地,忍不住熱淚盈眶:「對......就是這些!」

我今天花了好多時間、遇到好多困難、應付過數十次重複的問題與同樣的失望,學士服居然在這裡!就在即將放棄之前,我給自己的最後一個機會,居然會成功!

好多好多話在腦海中竄著,卻礙於語言障礙而表達不出口,我只能感恩用力地點點頭,激動握住那件袍子。

最後一間店裡的阿姨、奶奶、叔叔,正在為了我的學士服而忙碌中。圖/約克 提供

充滿人情味的任務終點

「妳讓我比比看,尺寸該穿中號還是小號?」

我努力隱忍著情緒,其實心裡是多麼想衝向前抱緊奶奶,跟她說無限個 Gracias(西班牙語的「謝謝」),她是我的救星、是我要終於可以實現願望的第一步。

這時候,旁邊忙完的叔叔阿姨也加入幫忙的行列,一人問我到底要買甚麼顏色的領巾、一人協助測量頭圍以挑選學士帽,嘰嘰喳喳的,覺得我一個外國女生突然要買套學士服很逗趣。

「我是社科院的,但我不知道該是甚麼顏色。」

「綠色吧?」「紫色啦!」「黃色也可以呀!」

看著他們開始爭論,我趕緊插話:「不然白色就好了,白色通通適用。」

旅伴克萊兒見我沒走回頭找她,吃完東西後就沿路找到這間店,推門進來:「妳買到了嗎?」

「快買好了,嗚嗚......他們在幫我。」我又感動又得意地將學士服比在身上給她看。

「我覺得妳穿中號太寬鬆、小號又太窄,要不要幫妳修改?」阿姨好心建議。

「修改要多久時間呢?我明天下午就會離開利馬,飛去庫斯科後上馬丘比丘。」

「啊,那這樣來不及吧。」叔叔掐指算了算,又跟其他兩人討論一番,決議要不要為了我特別趕工。

「沒關係啦!中號的尺寸可以,我已經很滿意了。」我打斷他們,不願意再增添任何麻煩。「有這一套我就能在馬丘比丘拍出好照片了。」

付錢,揮手告別。在我心中一直惦記這間店,非常熱心的老奶奶、阿姨跟叔叔,還有當天一路上讓我詢問、給予更多指標的陌生市民們。

利馬,是我尋找一套學士服的城市,是任務遊戲的實境場域,過程跟結果都圓滿收場。

學士袍隨便褶起便不占空間,最麻煩的是那頂關鍵的學士帽,堅硬的帽緣跟四方平面不能壓縮。我就從利馬一路背到登上瓦納比丘,對自己的超級鬼點子無可奈何,但在馬丘比丘的系列畢業照,果然無可匹敵吧?

《關聯閱讀》
在葡萄牙第二大城Porto,來一場「最糟的旅遊」──不走觀光景點,卻遇見最真實的斑駁與美麗
公車上唱rap、車陣中雜耍火球──中南美洲,任何地方都是人民的舞台

《作品推薦》
造訪世界七大奇觀、「天空之城」馬丘比丘──被迷住了嗎?更厲害的在它後頭
一夜里約嘉年華,融入巴西文化的初吻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約克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