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勇闖只為證明,為什麼不是巴西?──交換學生答客問

獨自勇闖只為證明,為什麼不是巴西?──交換學生答客問

對於我選擇去巴西當交換學生,已經有許多人驚訝地開口問了為什麼?
也一定有更多人雖然沒開口,但同樣想問,為什麼?

巴西那麼落後、巴西那麼危險、巴西那麼遙遠……這些都是大家的顧慮。
「妳就一個人去嗎?妳爸媽不擔心嗎?妳不怕嗎?」也有人這麼問著。

我想去南美洲

或許是小時候聽媽媽播放夏奇拉(Shakira)、瑞奇馬汀(Ricky Martin)的音樂,或許是熱愛奇異的圖騰及豐饒的文化,南美洲始終在我心裡佔了一個絕妙的位子。

在升上大學時,就聽到許多人推薦我,可以把握交換學生的機會到另一個地方生活看看。這樣短暫的旅居生活將會和單趟的旅遊觀光不一樣,較能夠深入一個地方的特色文化、甚至結交畢生的朋友及開拓人生的其他窗口。

高中時的音樂老師更私下建議我,可以選擇一些比較特別、眾人平時不熟悉的國家,但她舉的例子是:「有個學姊到了巴黎去交換後,收穫滿滿。」我想後來我大概過度曲解了老師的這句話,一選就堅持要去最遠、最不一樣的的南美洲。

我一開始就將交換學生擺在大學生涯計畫中,但並沒有明確的目標,只是想要來點不一樣的。曾經認真考慮過南非、東歐某小國,直到後來南美洲的夢漸漸從心中浮現出來,我才明確地從能以英語申請入學的智利及巴西中擇一。(其餘的中南美國家如墨西哥、哥倫比亞等,皆要求一定的西語學分數。)

我不怕嗎?

我當然怕,但懼怕之中是無限的期待與興奮。

曾經隻身到美國東部打工的我,再次試圖說服爸媽,讓我飛遠遠地去成長。最先幫忙化解我爸媽疑慮的,是那時候拜訪我家的德國交換學生海星。

也在世界到處趴趴走的她,讓我爸媽好奇地問:「妳爸媽都不擔心妳嗎?」她回答:「當然擔心啊,但是他們也只能接受。尤其當我回家讓他們看到我的成長時,他們都會覺得一切值得。」海星也表示在出發到另一個地方前,她會做足功課,試試看是否能先結交到一些朋友,抵達後就能在當地有些照應。

因此,在確認巴西就是我的目標後,我藉著校內的學伴計畫,接待了幾次來自巴西的學生,幫助他們解決在台生活的日常大小事,同時打聽巴西當地的狀況及練習葡萄牙文;也選修了 1 年的正規葡萄牙語課程,及半年的西班牙語課。

在飛往巴西的那天,我在當地已經有大約 10 個朋友,迫不及待迎接我的到訪。

我勇敢的爸媽

「那我再去美國打工,跟去其他國家當交換學生,妳覺得哪一個比較好?」

我的未來計畫只有兩個選項,沒有不出去的第三項可以選。

「那妳跟海星一樣去當交換學生好了。我不想要妳去美國刷馬桶。」媽媽想了一下,允諾了我的交換學生夢。

與爸媽溝通絕對是一堂課,他們必定要和我一起學習、一起向前走,才能排除掉許多誤解,放心地讓我出國。面對許多親朋好友的質疑,剛開始他們將問題轉給我,讓我做出解釋給他們聽;後來,他們完全和我站在同一陣線,直接地應答,解開這些質疑的偏誤。以下舉例幾個我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及打破迷思的正解:

Q:「唉呀,那麼危險,在哪裡都不知道耶!」
A:「巴西在南美洲,我要去的是巴西利亞大學,在中部內陸的新首都。相較於沿岸的里約、聖保羅的知名城市,巴西利亞因為是新造城市及政府部門的所在地,警力充沛,在治安上安全許多。」

Q:「你敢讓你女兒這樣一個人去,那裡不是有很多幫派、毒梟?新聞最近還報導他們人民抗議,一個記者被沖天炮炸到頭,就死了。」
A:「幫派、毒梟是電影裡的場景,他們不會沒事走在街上,而應該隱匿在貧民窟裡。任何地方人民抗議時都會有風險,我為什麼要去站在人民的反面,讓他們將沖天炮射向我呢?這件事跟巴西危不危險其實沒有關係。」

Q:「為什麼要讓她去巴西那種落後的地方?應該去像日本啊、美國啊這樣的先進國家,才能好好學習。」
A:「巴西是金磚四國之一,是被期待在全球經濟崛起的下一批國家。與其到已經發展完全、甚至於泡沫垂危的先進國家,現在的巴西彷彿是幾十年前正在起飛的台灣。」

排山倒海的質疑聲,偶爾也真的起了點作用,讓我爸媽緊張兮兮了起來。在出發之前,我開口問了媽:「大家都問說,妳不擔心嗎?現在我也想知道,妳真的不擔心嗎?」

不管妳是去大家認為很安全又很近的日本,或是很危險又很遠的巴西,妳出我這個家門,我就會擔心。無論到哪裡,妳自己小心點就好了。」媽媽說,再擔心我也沒有用,但是我感謝爸媽願意相信我。

一個人嗎?

是,我就一個人去了。因為對於在校的學生們,相較於南半球的國家,他們更嚮往飛到歐美;同時期申請交換計畫中,認真想去巴西的,就我而已吧。

對於有沒有旅伴這件事,我並沒有很在乎。一個人面對的挑戰更大,而挑戰,正是這趟旅程我所渴求的。再說,朋友已經替我安排好了在巴西利亞的寄宿家庭,最起碼在異地我有個能歸的家。(儘管我的巴西家人只說葡語,入住初期時我和他們完全語言不通。)

在巴西生活 6 個月過後,我的葡語進步神速,日常對話完全不成問題;透過家人的家人、朋友的朋友,我的交友圈廣闊、家族龐大;一天又一天的觀察及學習,寂寞的時候很少、歡樂的時候太多

我發展了一套巴西生活的適應模式,面對危險的狀況幾近游刃有餘,盡情享受每個片刻,以快樂為人生目標,以吻臉、擁抱為直接的情感表達。我努力地學習如何成為一個巴西人,在最不一樣的台灣及巴西之間,試圖找到美好生活的平衡。

收穫難以一言而盡,我飛得遠、看得深且廣,我用心與每個人交流,直到最後情感掙扎地揉著淚眼離開。

我想證明的是,為什麼不是巴西?

【換日線專刊】
《世界教我的一堂課》,獻給「不知天高地厚」的你
立刻帶著走→ //bit.ly/2cSOoit

《關聯閱讀》
20 歲的我們,為什麼要出走?
妳怎麼又要出去?一個台灣女孩的中東冒險

《作品推薦》
巴西嘉年華解密,這樣玩才盡興!
走進巴西最大貧民窟,我學跳了第一次的森巴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約克 YORK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