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海關現場,用不上的墨綠色護照

無奈的海關現場,用不上的墨綠色護照

第二次入境阿根廷,午夜的飛機從巴西利亞出發,約 4 個小時後,在晨曦之下降落於布宜諾斯艾利斯。在其他同班機旅客仍然迷迷糊糊的時候,我搶先第一個抵達海關做護照查驗。

遞交到移民官面前的是一本墨綠小冊子、一本棗紅小冊子跟一張單薄的 A4 紙。我親切地以西班牙文問候,身子站挺,面帶微笑。

移民官翻了翻墨綠小冊子,也就是我的中華民國護照,先是對照我本人長相與護照上照片是否相符,接著往後翻,試圖尋找我的阿根廷簽證。

「嘿!嘿!簽證在那張 A4 紙上!」我小心翼翼地出聲提醒他。

他聽到覺得有些吃驚:「甚麼?這是簽證?」然後將 A4 紙攤開來看,的確沒錯,是由駐巴西利亞的阿根廷大使館核發的,上面載明我的身分、入境目的以及官方簽章。台灣人所申請的阿根廷簽證,皆是以另外一張紙代替,不直接核發在護照上。這種特殊作法連在駐巴西利亞大使館的工作人員也沒遇到過,花了好些時間研究,才收對申請文件及繳款。

但是眼前的這位移民官仍然有點不太相信這張紙,轉頭打斷隔壁同事的作業,尋求同事幫忙確認;隔壁的同事好像也不太懂,又再問了下一個同事,幾個移民官討論一番,才終於定案:「好,這是妳的阿根廷簽證。」

接著,眼前的移民官又翻起了墨綠小冊子,翻過來、翻過去。

「嘿!嘿!你在找我從巴西出境的蓋章嗎?」我再次小心地發言。

「呃,對呀,在哪裡?妳不是搭這班飛機從巴西來的嗎?」他滿臉疑惑,但不至於生氣。

我手指棗紅小冊子,接著說:「你翻翻那本紅色的,是我的巴西通行證,巴西出境章蓋在上面哦!」

入出境巴西時,我使用的是通行證(Laissez Passar),而非護照。所謂的通行證在我淺白的理解就是一本代替護照的小冊子,如同台胞證一般,將該國簽證及出入境章登記在上。此政策已在 2014 年 5 月取消,但在取消之前,據說巴西只對全世界的五個國家要求另外使用通行證,而台灣就是其中之一。

移民官照我的話做了,通行證上有不少的出入境章,但總算找到了那個在幾小時前才剛蓋下的戳章。

「好。找到了。」移民官終於完成確認步驟,拿起阿根廷入境章準備下一步作業。但印章才稍稍舉起,我看出他動作之中的游移以及臉部表情的再次困惑。

「嘿!嘿!那個章你就蓋在 A4 紙的背面空白處。」我實在不想一直出聲給予建議,擔心冒犯了移民官的專業,但又實在忍不住。

「等一下!」他語氣嚴厲地說,然後轉頭請教那個已經不知道讓多少遊客通過的同事,免不了地,除了隔壁的移民官外,幾乎一整排的移民官都來一起研究該在哪裡蓋章。

「在 A4 紙後面蓋章。」我再次重申,而且有一點等得不耐煩了。

他們看看我,又看看白紙、墨綠小冊子、棗紅小冊子。「在 A4 紙後面改章就可以了,我上次來的時候那個移民官是這樣做的。」或許是聽到我有過經驗了,他們才放心叫負責我的移民官就在 A4 紙後面蓋上入境章吧!


(護照、通行證與簽證)

蓋好之後,他瞄了一下那本墨綠小冊子:「嗯...那妳把這一本給我做甚麼?」
「那是我的護照,可是你不會用到啦!」
「噢。」他吭了一聲,將三樣東西整理好,歸還給我。

我猜他心裡大概在抱怨,既然用不到,就不該拿出來搗亂作業狀況呀!

而我自己則在哀怨,就算今天搶先第一個衝到海關,時間也在一來一往的問題下耗費掉,又淪落成整批旅客最後一個通過查驗離開的。

這是我在 2014 年 4 月,以中華民國公民身分往返巴西、阿根廷兩國的實際狀況。這是第二次入境,憑著我的經驗及語言表達,已經讓查驗時間縮短許多。第一次則完全是悲劇,不斷被連串的西班牙文逼問及質疑,而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狀況,不懂出入境章、簽證等物件的重要性及準確位置,惹得第一次入境時的移民官十分不耐煩,一度僵持不下。

面對這種狀況,你是否跟我一樣感嘆,為什麼巴西和阿根廷,都不直接使用那本墨綠小冊子,也就是我們的護照呢?

《關聯閱讀》
「了解自己,站穩國際,願我們能大聲說:我的國家是台灣。」──一個德國留學生的「台灣意識」
邊境上,無助驚慌的男子(或女子)

《作品推薦》
熱情開放的巴西人,其實篤信真愛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約克YORK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