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亞馬遜雨林加速消失、原民生活危在旦夕,國際社會急跳腳,為何巴西卻如此「無感」?

當亞馬遜雨林加速消失、原民生活危在旦夕,國際社會急跳腳,為何巴西卻如此「無感」?

提到亞馬遜,巴西人會想到甚麼?「世界之肺」的熱帶雨林?多國邊界的毒品走私?維繫原始生活的原住民族?從海線移到亞馬遜河域的海盜?還是農地、伐木、礦產與發大財?

我相信大部分讀者在求學與日常吸收新知的過程中,都已充分認知到亞馬遜之於全世界的重要性,尤其在全球暖化、氣候變遷之時,保護亞馬遜更是當務之急。

但在巴西想要保護雨林,卻不是件人人贊同的易事。藉由這篇文章,我希望讓大家理解巴西政府與巴西一般人如何看待此議題,以及為什麼保護亞馬遜會這麼困難?

亞馬遜保育的代言人郝倪,國內外待遇天差地別

有 153 個台灣面積大的亞馬遜雨林,橫跨了 8 個國家,其中位在巴西境內的比例高達 60%。巴西當局如何處理這顆世界之肺,一直飽受關注與爭議。

在氣候與環境意識高漲的歐洲國家,數國元首們都積極呼籲保育亞馬遜雨林的急迫性,在今年 6 月於大阪的 G20 高峰會上,也不乏相關爭論

德國總理梅克爾擔心巴西新總統對於環境與人權的處理態度,將會使相關問題日益嚴重;對此,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氣憤回應:「關於環境問題,德國還有很多地方得向巴西學習。」

法國總統馬克宏則向巴西總統波索納洛提出邀請,想辦一場兩位總統與巴西原住民大酋長郝倪(Raoni)的聚會。當下波索納洛直接說不,認為郝倪不能代表巴西。

事實上,要談巴西雨林與原住民族的議題,就不能不介紹郝倪。今年已 89 歲的郝倪,是卡雅波人的幾位大酋長之一,下嘴唇上的巨大唇盤是他的標誌。

數十年來經歷了部落戰爭、接觸白人、學習葡語、抵抗侵略等等;1978 年,一名比利時導演為其拍攝了同名紀錄片,獲得奧斯卡提名,使他獲得媒體關注,成為亞馬遜保育的代言人。

此後,他經常與名人、歐洲王室、各國總統總理見面,成立雨林基金、宣傳亞馬遜的重要性、爭取原住民的居住權,儼然成為熱帶雨林的國際大使。

今年 5 月,他再次高齡出訪歐洲,與法國總統馬克宏見面、出席坎城影展走紅毯,也到梵蒂岡與教宗方濟各會談。兩位領袖見面招呼的擁抱瞬間,在我看來是特別意味深長。

圖/Shutterstock

此外,我也曾在每年全國原住民族集結到首都的土地自由營區(Terra Livre)遇過他數次,他總是親身參與、坐在大帳蓬角落聆聽研討辯論,和藹觀望下一代如何繼承抗爭不棄的血脈──儘管貴為國際級大人物,私下卻是個非常平易近人、親切和善的老人家。

我在第一年參與抗爭時不視泰山,有機會與他握手、交談、擁抱,當時只對唇盤感到好奇,根本沒意識到對我如此之好的老爺爺是位大人物。

不過,儘管郝倪的努力,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卻沒能打動自家總統。這一點,從近期的相關新聞中可見端倪:

根據媒體報導,上個月約有 50 名的開採者們暴力侵入傳統領地,全副武裝、手持機關槍,除了殺害巴西原住民的重要領袖 Emyra,也騷擾婦女與孩童,逼迫許多族人舉家撤離,到附近城鎮避難。

Emyra 所屬的 Wajãpi 族領地保護區位在巴西北部,鄰近與法屬圭亞那的國界,1,200 名族人散落居於 60 萬公頃內的不同部落。Wajãpi 族在 1970 年代曾因遭金礦開採者入侵、帶來疾病而險些滅族,此次為 1970 年代、法定傳統領地劃分後首次再遭入侵。

7 月 23 日,Emyra 的屍體被找到,確認遭刺殺身亡,地點位在阿馬帕州(Amapa)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地內。據悉,他是遭重裝入侵的金礦開採者們刺殺致死。此事件引起國際關注,聯合國也發出聲明,呼籲巴西當局務必盡速展開調查,以保護所有巴西原住民族在傳統領地內的權益。

然而,巴西總統波索納洛卻表示:沒有證據顯示原住民領袖已死、且是遭謀殺身亡,他本人也不相信此事。而這已不是他第一次表達類似的言論。

巴西總統波索納洛,否認雨林與原民問題

右派代表的波索納洛總統於今年 1 月上台,他抱持經濟發展優先的立場,反對設立原住民傳統領地保護區,認為巴西原住民族目前被劃分的領地面積已經太多了,甚至呼籲該開放已劃分的領地進行礦產、伐木、農業等利用。

波索納洛在甫上任之時的部門重組,就顯示出其立場與執政目標:

第一,將傳統領地劃分之管理業務,從巴西國家原住民基金會(FUNAI)抽離,轉交給農業部。(好消息是,在撰寫本文的當下,巴西最高法院於 2019 年 8 月 1 日裁定將領地劃分之職權判還給原住民基金會。)

第二,欲將環境部合併至農業部之下;此決策一出便引起社會上巨大反對聲浪,至今尚未實行。已下由巴西插畫家 Armandinho 的三格漫畫可簡單解釋此狀況。

葡文翻譯由左至右:

這(隻小魚)是環境!
我要把牠跟農業放在同一缸!
我想牠們一定會相處得很好的!

圖/Armandinho Facebook

2019 年 7 月 19 日,巴西總統邀請各國駐巴西記者共進早餐,席間針對記者們對亞馬遜保育的關切,波索納洛如此回應

「首先你們要知道,亞馬遜是屬於巴西的,不是你們的。」
「我們正試著尋求與任何第一世界國家合作,一起來開發亞馬遜生物多樣性的經濟價值。」
坐在波索納洛左邊的 Augusto Heleno 將軍也補充,這是筆上億的生意。

波索納洛認為沒有任何國家如巴西這般保護雨林了:「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資格來跟我們談亞馬遜。」

針對巴西國立空間研究機構(Inpe)近期提出的伐林數據,總統認為研究結果與真實狀況不符,根本像是為了討好非營利組織而編造的謊言。

巴西國立空間研究機構(Inpe,Instituto Nacional de Pesquisas Espaciais)透過衛星圖像觀測,公布的最新伐林數據顯示,2019 前半年有超過 4,200 平方公里的雨林消失,是 2018 年後半年的 1.5 倍、2017 年前半年的兩倍。除了直接伐木之外,火災、開路、採礦等行為也會造成雨林退化消失。

巴西國立空間研究機構(Inpe)的研究結果一公布,便造成了國際上一片譁然,驚訝於亞馬遜雨林被毀滅的速度之快,令人措手不及。但在巴西國內,引起社會輿論關注的不是雨林保育本身,而是被總統批為謊言的研究結果之可信度。這幾日鬧得沸沸揚揚的,是國立空間研究機構的院長 Ricardo Galvão 因而被總統下令革職──令人不勝唏噓。

你或許想問:這麼「狂」的總統,民眾會買單嗎?

答案是,還真的會。

 

 

 

自 1984 年至 2018 年的雨林土地變化,上方被圍起來的區域是著名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地── Xingu Indigeous Park。不少人因此評論,唯有原住民族居住的領地,才有機會真正守住熱帶雨林。

環保意識剛萌芽,巴西民眾如何看待「亞馬遜」?

儘管現任總統波索納洛作風右派、發言大膽,常受國際社會批判;但在巴西境內,他仍是廣受多數人民愛戴的民意代表,其言論與主張對大批民眾具有一定影響力。

比如,總統與各國記者的早餐餐會上,他直率發表「亞馬遜不是你們的」的側錄影片,在網路上就引起波粉讚揚,留言串皆狂讚總統霸氣、發揚愛國主義,有這樣的總統令人驕傲等等。

於是,不難想見,當總統說伐林數據是謊言,大眾也就覺得是謊言;總統說亞馬遜可以成為巴西的經濟發展命脈──跟美國合作開發雨林發大財,伐木、採礦、農耕通通來,甚至要培養原住民族在自己的傳統領地內開礦生財,大眾也覺得有何不可?在這經濟蕭條的年代,誰不想要發財?

我與一般巴西人的平日對話,如提及亞馬遜,他們可能先想到的是雨林的神秘,大部分人從沒想過要拜訪,但也好奇我飛至亞馬遜州首府瑪瑙斯(Manaus)之後,如何進入雨林旅行。

而聊到原住民族,巴西人更覺神秘稀奇,他們可能都不太懂原住民族在爭取甚麼權益?為何要守在距文明社會如此遙遠的領地內過原始生活?當然,他們恐怕也很難想像原住民族實際生活的樣貌──自然環境如何被汙染、基本生命權如何被威脅。因為物理距離與心理距離都相隔太遠,想像不到、也不覺得需要在乎。

我們也可能會因為巴西治安問題與黑幫販毒息息相關,而聊到邊界走私毒品的猖獗(註),但也就僅此而已,沒有進一步的討論,更遑論嘗試理解和解決。寫到這,讀者們應該就能明白:為何大酋長郝倪會需要出訪歐洲、會努力與各國元首見面維持關係,但卻見不到自家的巴西執政者了。

「保育世界之肺」往往不會是巴西人聽到亞馬遜一詞後,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印象;除了和原住民的距離之外,環保意識這幾年才剛開始在巴西社會萌芽:

超市提供大量免費塑膠袋,單一項商品就裝一袋、飲料重物還會連套兩三個塑膠袋。直到這兩年才推起資源回收分類,光是先分出有機垃圾就是挑戰,人們經常亂丟,連玻璃瓶都直接丟進一般垃圾。

很少人有節水節電的觀念,很少人知道北極熊跟冷氣的關聯;或是心裡面都知道,但並未被打動。(倒是在禁塑膠吸管這一政策上,各州政府說禁就禁,未有時間與空間讓輿論討論沒塑膠吸管該怎麼辦,直接口飲與紙吸管的應對方式自然而然出現替代。)

當距離亞馬遜遙遠的世界各國急著談環保談人權,在巴西這泱泱大國的總統、官員與大多數人民的心態與意識,卻都尚未準備好;或是說現在的他們,正準備通往另一個方向──一條據說能發大財的路⋯⋯。

註:推薦大家一部 Netflix 的紀錄片影集《殺手主持:弒必躬親(Killer's Ratings)》,探討亞馬遜州州議員與黑幫犯罪糾葛的真實事件,內容迂迴驚悚,看了就知道亞馬遜不只有雨林,還有更多的暴力血腥。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rmandinho Facebook、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