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下令殺了瑪麗耶爾?──里約市議員遭政治謀殺一週年,遍地開花的抗爭序曲

是誰下令殺了瑪麗耶爾?──里約市議員遭政治謀殺一週年,遍地開花的抗爭序曲

3 月 14 日,是里約市議員瑪麗耶爾遭政治謀殺的日子。(詳見〈請記住這個名字:Marielle Franco ──因為她就是里約,遭謀殺的里約〉)

誰殺了瑪麗耶爾?誰下令殺了瑪麗耶爾?

這一年來,人們不斷質問「誰殺了瑪麗耶爾?(Quem Matou Marielle?)」。 

2018 年 3 月事發後,種種證據都顯示,這起謀殺是熟練的殺手所為,甚至鑑識結果也顯示子彈來自巴西警用槍枝,讓人質疑這起謀殺背後,是官方勢力的操使。

巴西政府在調查上態度消極,一再迂迴閃避、拖延進度,近一年都沒有公布相關結果。直到兩天前( 3 月 12 日),此案才終於有些結果,檢方公布兩名嫌犯分別是現職軍警 Ronnie Lessa 及已卸任軍警 Elcio Vieira de Queiroz,並已遭到逮捕。

同時間,警方在嫌犯 Ronnie Lessa 的友人家中查獲數量驚人的私藏武器,有高達 117 件全新的 M-16 突擊步槍零件。

負責此案的兩位檢察官正式提出「政治謀殺」之指控,表明瑪麗耶爾及其司機的死亡原因,正是因為市議員的政治立場,堅持為黑人、窮人、LGBTQ 同志族群辯護的緣故。

新聞報導也追蹤到兩名嫌犯似乎與現任總統波索納洛(Bolsonaro)家族關係良好,前者是同社區鄰居關係,雙方的青少年兒女還談過戀愛;後者則有過合照,立馬在網路上被瘋傳並引發輿論聲浪。 

至此,人們改口詢問「誰下令殺了瑪麗耶爾?(Quem Mandou Matar Marielle?)」,質疑兩名嫌犯幕後,肯定有人指使犯案。 

2019 年 3 月 14 日晚間,在里約市中心的 Cinelândia ,群眾集結,一齊致敬與抗爭。圖/約克 提供

里約市議會前的階梯上,擺了太陽花及問句海報,來參與活動的民眾族群多元,不分性別、種族、年齡老少。圖/約克 提供

社會革命的種子,遍地開花

瑪麗耶爾的死亡是悲劇,但同時也是社會革命的種子。
在她剛逝世之時,人們高喊「我們都是瑪麗耶爾」,大膽昭告歹徒:滅口了瑪麗耶爾,不代表人民的聲音就會被消滅。

這一年來,更多人真的做到了。
歹徒開 9 槍欲扼殺的勇氣,不但未驚未死,反而正在遍地開花。

2018 年 10 月的巴西大選,國會議員共 513 席次,從上屆 2014 年的 51 席女性議員,大幅增加到 74 席。

各州各市的當選議員,也出現與瑪麗耶爾相似的無懼身影:黑人、女性、LGBTQ族群。她們紛紛獲選,代表受壓迫的族群站出來,投身政治,其中也包含先前在瑪麗耶爾旗下團隊的兩位女夥伴,皆獲選為里約州議員。

而她溫柔但堅毅的一抹笑,則成為抗爭的象徵。

剛結束的 2019 年嘉年華,最受矚目的森巴舞大遊行(Sambodromo)有數間學校都利用森巴表演向瑪麗耶爾致敬,包含聖保羅森巴學校 Vai-Vai里約森巴學校 Mangueira

後者 Mangueira 將瑪麗耶爾寫入主題歌曲,歌詞唱到:如今正是時候,要巴西好好聆聽黑人女性的聲音。

整場表演也貫穿了相關反思,重新呈述巴西歷史,質疑歐洲殖民的白人觀點,帶出巴西的根基是建立在黑奴與原住民的真實血淚上的。

表演尾聲,遊行隊伍高舉起瑪麗耶爾頭像的大旗,並拉出改編版巴西國旗,黃綠藍色調改為綠色、粉紅色、白色,中間一行字原為國家格言「秩序與進步(Ordem e Progresso)」,被改上「印地安原住民、黑人、與窮人」。

在歡樂熱鬧的森巴樂聲中,是一股強勁的社會批判、不退讓的人權抵抗。

更令人振奮的消息是,Mangueira 最終在競爭激烈的里約森巴舞學校大遊行,自 14 間學校脫穎而出,受到評審狂讚,成為 2019 年的冠軍學校。

她溫柔但堅毅的一抹笑,則成為抗爭的象徵。圖/Estação Primeira de Mangueira 臉書專頁

為瑪麗耶爾與安德森晨起(Amanhecer por Marielle e Anderson)

一週年的今天,全國各地、尤其是里約市,舉辦了多場致敬與抗爭。

最早的活動從清晨六、七點開跑,要大家在晨光破曉時,為了瑪麗耶爾及同樣受害的其司機安德森晨起,在各個廣場各條馬路上以藝術與回憶裝飾整個城市。

我也早起了,心內銘記著這天是 3 月 14 日,拉開厚重窗簾,微霧與天光之餘,淡藍色天空上居然印著好大一道彩虹。

好美好美,為了瑪麗耶爾晨起的人們肯定都有望見這道彩虹,並與我一樣被深深打動。 

這是我們的徵兆、我們的抗爭、我們的希望。

一週年的今天,全國各地、尤其是里約市,舉辦了多場致敬與抗爭。圖/PSOL Carioca 臉書專頁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約克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