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大選風雲】史上最分化社會的總統選戰:波索納洛勝選後,那些開槍歡慶的「波粉」與帶書去投票的「反波」勢力

【巴西大選風雲】史上最分化社會的總統選戰:波索納洛勝選後,那些開槍歡慶的「波粉」與帶書去投票的「反波」勢力

10 月 28 日,是巴西 2018 年大選的第二輪投票日。晚間七點多,街上開始出現無限的慶祝煙火、車鳴喇叭,確認極右派的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票數超過 50%,贏過工黨代表哈達德(Fernando Haddad),當選巴西第 38 屆總統,將自 2019 年開始執政。

「波粉」是怎麼煉成的?

經過 10 月 7 日的首輪投票後,波索納洛支持率持續一路領先,民調上與左派候選人哈達德呈現 59% 對 41%。後來在左派陣營的持續努力下,最後一次選前民調顯示有 3% 的票數轉往哈達德;而最終投票結果也正如預測:波索納洛 56%、哈達德 44%。

極右派候選人波索納洛是獨裁時期的軍人背景出身,並已擔任 27 年的眾議會議員,從不遮掩對恐同、厭女、種族歧視、極刑虐待的言論及思想。

他的鐵粉群多來自中產階級及基督新教教徒,一方面仰慕其大膽發言,讓他們燃起整治社會治安與維護傳統家庭價值的希望;另一方面讚揚他從未有過貪汙紀錄,必能整治貪腐的巴西政壇。然而,波索納洛在二輪選前也被爆出「Caixa 2 行賄基金帳戶」,向多家企業收賄。

另外,波粉們還有一股強烈信念──反 PT(Partido dos Trabalhadores,勞工黨)。自 2003 年魯拉(Lula)當選總統後,2010 年又傳承給「舅媽」吉爾瑪(Dilma),PT 已執政長達 10 多年;而這幾年,巴西從一開始經濟起飛、被媲為金磚四國,到後來又一路跌入谷底、貪腐醜聞頻傳,社會亂成一團。

人們受夠了工黨,受夠了它的貪腐惡習,更將工黨的執政理念視同共產黨,因而預言若再讓工黨執政,巴西將淪為下一個委內瑞拉。

「反波」勢力:一起反轉選票,莫讓法西斯重現巴西

工黨此次參選人哈達德是巴西頂尖學府「聖保羅大學(Universidade de São Paulo)」政治系的教授,也曾擔任過巴西教育部部長與聖保羅市市長。當初在登記參選時,工黨曾試圖提名人在獄中的魯拉,但最終被最高選舉法院駁回參選資格,因此改推哈達德為總統候選人,並以「哈達德就是魯拉(Haddad é Lula)」為口號,欲將魯拉的高人氣全盤轉給哈達德。

工黨總統候選人哈達德(中)、副總統候選人曼努埃拉(右)的競選海報;魯拉(左)也來參一咖。 圖/PT - Partido dos Trabalhadores 臉書專頁

首輪競選時,哈達德便是在魯拉的影子下,驚險獲第二高票;二輪競選時,魯拉的影子漸淡,選民越來越認識哈達德本人及其副手曼努埃拉(Manuela d'Ávila)。工黨選民一如既往,多為勞工階級與嚮往左派思想的學院派,以及在種族上、性別上、經濟上的弱勢族群。

女性限定的不公開社團#EleNão 標籤延燒、到今日仍在繼續抗爭的種種「反波(波索納洛)」聲浪,在在強調了「選民寧可將票投給紀錄不良的工黨,也不要失去民主人權、重演軍事獨裁、讓法西斯重現巴西⋯⋯」

法西斯主義(Fascism )是這場選戰中的另一個關鍵字,被沖昏頭的「波粉」們甚至大秀納粹標誌、高喊「我們就是要法西斯」,並相信波索納洛的當選能讓他們為所欲為──除去變態的同性戀、天生窮的黑人、死要土地的原住民。

選前最後衝刺期,「反波」民眾除了集結遊行外,更致力突破同溫層,發起任務性質的"Virar Votos"(反轉選票)活動。呼籲一人反轉一票,與身邊的波粉親友嘗試溝通,以證據與故事說服對方,為守護民主而投。也有不少人無懼在公共場合嘗試「反轉」,如:到公園廣場或地鐵站口擺兩張對坐的椅子,提供諮詢服務,歡迎任何有疑慮的選民上前對談。

到了投票當天,「反波」民眾更發起了「帶一本書去投票」的活動,以呼應哈達德的教授身分、對抗欲讓巴西人人擁槍的波索納洛。他們堅信:一本書、無窮的教育知識,才是巴西人最需要的東西。

波索納洛煽動仇恨,傷害了誰?

我曾看過一張將波索納洛繪為撒旦的海報,當下我認為這玩笑開得有些過分;但在自己親歷波粉極端行為後,我現在很認同其與撒旦的連結──作為目光焦點的公眾人物,波索納洛直接或間接煽動著仇恨。

至今已經算不出有多少人受害了,光是首輪投票日後一週,全巴西就有 50 起以上被波粉攻擊死傷的事件;其中包括巴西戰舞大師 Mestre Moa do Katendê 因在酒吧與友人談及支持工黨的內容,在與一旁的波粉爭執後被拿刀刺死。

首輪投票日當天,「不會是今天,撒旦!」的設計海報瞬間佔據街頭。  圖/約克 提供

幾天前,在確認當選的那個當晚,波粉們除了上街開車按喇叭,更以比劃開槍作為狂歡手勢。更甚者,在巴拉納州(Paraná)有位父親與友人以實質開槍歡慶,卻不小心將子彈直射 8 歲兒子的頭部,在緊急送醫的路上便宣告不治。

至於網路上,不少波粉們拿起槍、拿起球棒耍狠拍照,並在網路上散布威脅恐嚇言論,慶祝在波索納洛當選之後,他們要上街教訓同性戀、黑人、東北部的低下階層。

在巴西利亞,波粉們一邊聚集在首都行政專區(Esplanada)慶祝、一邊號召隔日行動,相約 10 月 30 日下午 5 點前往巴西利亞大學(Universidade de Brasília)好好教訓一下大學學生。校風自由、提倡校園自主的巴西利亞大學,不但以人權平等為價值核心,更鼓勵學生大膽做自己;但對身在巴西利亞的波粉們而言,這所聯邦大學是共產主義萌生地、是他們心中憎恨的目標、更是該被教訓的對象。

對此,校方與教授暗示學生務必小心,如有必要,缺課是明智之舉。依據學生與校園媒體所述,這星期一(29 日)的校園人煙異常稀少,接近下午 5 點時也真有幾位波粉聚集到一入口處準備展開行動。但學生的集結號召力更大,沒過多久,學生人數與氣勢馬上壓過對方,大喊:「Ele não!(不要他!)」最後,在進一步的肢體衝突爆發前,來找麻煩的幾位波粉在校警與軍警的護送下離開校園。

說到這裡,我想提一提幾週前看到的一則男同志搞笑告白影片

他風趣、大膽地對鏡頭說:「我剛剛在網路上讀到某人說:『等不及波索納洛趕快選上,就可以把同性戀殺光光。』來,我跟你們說,這次我不講什麼我很害怕的老話,巴西早就是  LGBTQ 遇害謀殺率最高的國家了。我這輩子早就在為同志權益掙扎跟奮鬥了,現在有差嗎?你們可以有槍,我不會有嗎?知道我很會瞄準嗎?⋯⋯你們真的以為你們可以為所欲為,殺光同性戀嗎?想得美!⋯⋯這次我要說,我不怕!」

拿槍對槓是太誇張了,但想想那些堅持反波的勞工、窮人、黑人、原住民、女性、LGBTQ 等在社會上備受歧視的人們,不管波索納洛有沒有出現、有沒有當上總統,他們的人生早就是一場堅持自我的生存奮鬥。

波索納洛勝選後,女人、孩子也一起在街上比出開槍手勢;藍、黃、綠是巴西國旗色,也是右派捍衛巴西的代表色。圖/Adriano Maneo@Gente Brasileira 攝

「假使波索納洛真的當選的話,巴西會變得很慘嗎?」

長達多個月的政治激鬥與一個月的兩輪選舉期,實在太傷身傷神了。不說有多少人為此受傷甚至喪命,每個人肯定都因此失去了某段友誼、愛情甚至親情,為了大選一會兒激昂瘋顛、一會兒傷心鬱悶,負面情緒隨著電視新聞不停放送而糾纏著。

當地友人好奇問我,外國媒體如何報導此場選戰、如何看待巴西選民的抉擇?我說,對歐美而言,提及法西斯主義就是一個絕對的、極大的「不」,更沒有必要再去討論波粉們究竟怎麼愛慕波索納洛。而對隔海的局外人而言,如不細細解析巴西政經發展,恐怕就是在笑看這一場大型的智力測驗。

台灣媒體在報導巴西選戰結果時,大多忽略其嚴重違反人權並鼓舞仇恨的爭議背景,選擇強調波索納洛「反中親台」的立場,認為他的當選對台灣在國際地位提升而言是一則可喜可賀的消息。但我認為台灣民眾在閱讀相關新聞、感到慶幸的同時,務必要去了解波索納洛到底是誰,想想在「慶幸」的背後,有多少人正被打壓、被攻擊、被奪命。

「假使波索納洛真的當選的話,巴西會變得很慘嗎?」這是盤旋於許多左派支持者心頭的問題;而不少大人告訴我的答案是:不。因為此次國會議員選舉也換上許多改革新血,包含黑人、女性、少數族群、LGBTQ 都被送進國會;將來總統若想推動不合理的政策,國會肯定能阻擋下來。政治上,巴西慘的恐怕是將再度進入「國會擋總統、總統擋國會」,長達四年的政治空轉期。

至於實際社會生活面上,撒旦散播的仇恨將如何止步消散、或猖狂蔓延,仍是最讓人擔憂惶恐的問題。

「沒有人會鬆手」:那些化悲痛為抵抗的「少數」

反波勢力最終沒能成功反轉大選結果,除了失望難過、憂心恐懼外,不少人也在臉書放上牽手插圖,上頭寫著:「沒有人會鬆手。」

反波勢力用書籍知識對抗戰槍枝武器、以玫瑰傳遞愛與和平,為你、為我、為所有需要的人,絕不鬆手。圖/約克 提供

未來被多數人決定了,但不代表少數之間的團結會因此消滅,因為「#EleNão 反波」而緊緊牽住的手不會鬆開;大選之後,有一場更硬的戰要堅持下去。而女性反波社團裡,許多女孩、女人也紛紛寫下感謝詞,感謝彼此這幾個月來的陪伴支持與勇敢起身。

敗選後,哈達德副手曼努埃拉在臉書上寫道:「我們輸了。這時為此感到悲傷、為巴西與人民感到憂慮是很正常的。但,悲痛的心情必須趕緊轉化為抵抗(resistence)的力量。」而這也正正是我在面對大選的激情過後,對反波勢力能夠相互扶持、繼續抬頭抵抗的想望。

執行、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Adriano Maneo@Gente Brasileira 攝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