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大選風雲】「底層中的底層」,第一次有了「代言人」:他們或許不會當選,卻會被歷史記得

【巴西大選風雲】「底層中的底層」,第一次有了「代言人」:他們或許不會當選,卻會被歷史記得

2018 年巴西大選的正副總統候選人高達 13 組,大眾媒體的焦點多集中在民調支持率領先的幾位候選人身上,其餘幾組人選極少有機會爭到版面。但其中,我認為有一組候選人十分值得被認識,或許當選機率不高,但他們的決定參選已將巴西社會推向另一層意義:

由社會主義自由黨(Partido Socialismo e Liberdade,PSOL)推舉的候選人組合,為「無家者運動」領袖吉列爾梅.布洛斯(Guilherme Boulos),及原住民身分代表的索尼婭.瓜亞亞拉(Sônia Guajajara)

以下,我除了介紹兩位候選人的個人身世以外,也希望藉此篇文章提及他們所投身的社會運動之內涵與價值。

社會主義自由黨被定位為左派至極左派,2004 年由幾位元老自工黨(Partido dos Trabalhadores,PT)脫離而成立。今年 3 月遭到謀殺的里約市議員瑪麗耶爾.佛朗哥(Marielle Franco)也是此黨的重要黨員。(詳見〈請記住這個名字:Marielle Franco ──因為她就是里約,遭謀殺的里約〉一文)

社會主義自由黨的價值核心為民主社會主義、反資本主義、反帝國主義,支持 LGBTQ 族群權益、墮胎除罪化、勞工勞動權益、農地與都市地的重分配、教育及衛生資源的重要性、原住民族傳統領地的規劃、黑人逃奴堡(Quilombos,音譯基隆波)的保存⋯⋯等攸關人權正義的議題。

社會主義自由黨(PSOL)的文宣品,50 為政黨編號,設計多採以彩虹色調,欲吸引 LGBTQ 族群的選票。巴西大選的文宣上都會認真陳列候選人的重要政見,清楚表達其參選的目的。 圖/約克  提供

總統候選人:吉列爾梅.布洛斯(Guilherme Boulos)

1982 年出生,作為聖保羅大學醫學系教授之子,布洛斯也同樣在聖保羅大學完成高等教育,並於 2006 年取得哲學學士學位、2017 年取得心理學碩士學位。在校期間,他便積極投入學生社會運動。

2002 年,他加入了「無家者運動聯盟(Movimento dos Trabalhadores Sem Teto,MTST)」,至今成為聯盟的領導者之一。

2003 年,他因為參與一場規模浩大的無家者佔領行動而上了新聞版面,進而出名。此次行動發生在聖保羅大都會區的聖貝爾納多─杜坎普自治市(São Bernardo do Campo),7,000 多名無家者攻佔屬於福斯汽車的空地,在上紮營,引來 800 名軍警出動驅離,採以直升機、警犬、警馬、水車鎮壓,衝突過程慘烈。

2014 年,因應世界盃在巴西的種種醜聞,他以無家者運動聯盟成員的身分發起「人民佔領世界盃(Ocupação Copa do Povo)」,再次引發新聞議論。

激烈的社會運動生涯,布洛斯不可少的經歷就是遭逮捕入獄了。他已多次因為暴力侵占行為、危害公共安全等罪名遭到起訴並坐牢,甚至在今年也因為無家者在聖馬特烏斯(São Mateus)的行動,而再次遭逮捕,差點要失去總統候選人資格。

布洛斯廣受無家者聯盟成員的愛戴。 圖/ Guilherme Boulos 臉書專頁

「無家者運動」與「無地者運動」

無家者運動是「無地者運動」的衍伸,前者是在都市城鎮進行房屋居住權的佔領行動,後者則是在偏鄉農地進行耕種土地的爭權。

無地者運動聯盟(Movimento dos Trabalhadores Rurais Sem Terra,MST)受馬克思主義啟發,於 1984 年成立,非官方數字統計聯盟成員高達 150 萬人,橫跨巴西全國 26 州中的 23 州。其理想目的為農村窮工爭取土地所有權,讓他們能達到自給自足的基本生活條件;要求政府進行土地重劃分配,同時反對現下社會的收入不均、種族主義、性別主義及媒體霸權。

根據無地者聯盟的在 1996 年的調查資料顯示,巴西有三分之二的可耕地是掌握在僅僅 3% 人口手中。聯盟根據 1988 年的巴西修憲,以「土地須達成足夠的社會功能」作為合法理由,進行土地佔領。

目前巴西施行的憲法便是 1988 年後修憲過的版本,其中第 186 章提到:所有產權皆須達到其社會功能。無達到社會功能的農村產權,政府應以農耕改革之名義徵收。而所謂「社會功能」包含以下四點條件:理性且適性的使用、根據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育的適當使用、遵循勞動關係之法條、以地主及工人之福利為發展主旨。

法律上的定義含糊與無地者採取的暴力行動,讓聯盟與反方「鄉村民主聯盟(União Democrática Ruralista,UDR)」、警方等,常在農地佔領行動上發生激烈衝突,多年來不斷累積死傷人數。

無地者運動聯盟的旗幟與抗議隊伍。 圖/Movimento Sem Terra 臉書專頁

無家者運動聯盟(Movimento dos Trabalhadores Sem Teto,MTST)則是在 1997 年成立,與國家政府及資本主義對立,致力於創造人民自身的權力;實際行動便是替在都會區裡的流浪者們爭取房屋居住權。

無家者聯盟表示,要安置全國流落街頭的無家者們,需要約 800 萬的居住單位;而在巴西境內,則有高達 500 萬的居住單位是可用卻被廢棄的。為此,聯盟直接與政府對質、協商,致力為無家者們取得能避風雨、能稱之為家的住處,手段包含暴力侵占廢棄建築,此舉經常引來國家機器的暴力反制。

今年 5 月初,在聖保羅被惡火吞噬至全棟倒塌的廢棄大樓,也是無家者聯盟侵占的住處之一。不知情的人可能以為大樓已廢棄所以無人,不需進行任何搶救動作,但其實樓內住了 50 至 150 個家庭,政府在後續處理並沒有透漏實際救援與死亡人數。

副總統候選人:索尼婭.瓜亞亞拉(Sônia Guajajara)

1974 年,馬拉尼昂州的阿拉里博亞(Arariboia)原住民保護區內,亞馬遜雨林裡的一個小村落,瓜亞亞拉族添了一名新的女戰士。索尼婭由不識字的父母生下,在 44 年後將成為巴西史上第一位原住民出身的副總統候選人。

瓜亞亞拉族(Guajajara)是巴西境內原住民族人數較多的一支。在阿拉里博亞保護區內,有 1.2 萬名瓜亞亞拉族人,另有僅剩 80 人、與世隔絕的阿瓦族(Awa-Guaja)。儘管阿拉里博亞已是被政府合法劃分的原住民領地,但開發業者覬覦的眼光與手段仍導致衝突不斷。

2015 年便有一場悲劇的大火,將保護區內一半的林地燒毀。據長老們表示,火源的兇手是垂涎當地自然資源的激進伐木工人與農民。綠色和平組織則說明,兇手放火目的是為了威嚇及報復反對開發的原住民族。

索尼婭在15 歲時,取得巴西國家原住民基金會(FUNAI)獎學金,第一次遠離原生土地,至米納斯州就讀農業學院。幾年後,她回到馬拉尼昂州聯邦大學,取得文學與護理的雙學士學位,以及特殊教育的碩士學位。

在年少時就已被燃起為原住民及自然環境爭權的意識,索尼婭成為一位活躍的社會運動家,多次參與並籌辦原住民族相關的大型抗議,直抵巴西國家議會;甚至霸氣站上了全球舞台,是當今最有號召力的原住民與環境權利的領袖之一。 她不僅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歐洲議會等國際場合發聲,也從 2009 年起,連續 9 年在全球氣候變遷公約的締約國大會上做簡報。

2013 年,當時的總統吉爾瑪(Dilma Rousseff)答應與原住民族領袖相見會談時,扮演了重要腳色促成會議。

2015 年,她獲頒高榮譽的巴西文化價值勳章(Prêmio Ordem do Mérito Cultural),認可其對人權及環境權的貢獻;同年,她也獲得馬拉尼昂州政府頒發的榮譽勳章。

2017 年,在里約搖滾音樂祭(Rock in Rio),索尼婭被葛萊美靈魂歌姬 Alicia Keys 邀請上台,在歌曲 Kill Your Mama 中高聲發表自由土地的訴求。

親見副總統候選人的溫柔有力

競選主口號為「Sem Medo de Mudar o Brasil 無懼改變巴西」。 圖/PSOL 臉書專頁

在索尼婭投入副總統參選之前,我已在不少社運場合見過她的身影,起初我並不認識也不知曉她的名字,尤其社運場合人多嘴雜,可唯有她,有一種看一眼就能讓人深刻記住的能量。

我始終記得她,小小的身軀卻帶有宏亮堅定的嗓音,除了原住民權益,她也關注女權、環境保護、貧窮議題等等。在人群之前,她眼神如火,痛斥政府、團結人民;在人群之中,她則好溫柔好親善,傾聽任何前來說話的人。

2018 年土地自由運動(ATL)的某一晚,原住民們在司法部門前抗議,她也參與其中。我與系上朋友相遇後,對方跟我介紹起她:「妳看得到那邊那個矮矮的女生嗎?掛紅項鍊的那個?」

費時找了一會兒後,我發現朋友在說的就是我熟悉的社運領導人:「我知道她是誰!在去年土地自由運動就看過她,也很常在網路上看到她的發言,還有瑪麗耶爾被謀殺的抗議時,她也有上台講話。」(詳見〈巴西原住民抗議行動現場:催淚瓦斯之下,我們吟唱〉及〈這究竟是誰的巴西?──巴西原住民抗議行動,「土地自由營區」花絮篇〉)

「但我一直很好奇,她有在政府部門擔任甚麼職位嗎?她的角色到底是甚麼?」
「她今年要參選總統耶!跟另外一位無家者運動的領導人吉列爾梅搭檔。」朋友用一種見到偶像的崇拜心情述說,興奮到微微顫抖地不斷往索尼婭的方向看去。
「我很想跟她合照一張⋯⋯」
「我們去啊!她是第一位原住民的副總統候選人耶!一定要拍!」

索尼婭大方接受我們的合照邀約,輕聲問了我的原生土地在哪,溫柔笑了笑,感謝我也來聲援巴西原住民族的土地自由運動。

就像是她的親生姊妹受採訪時說的:「該如何形容索尼婭呢?她啊,就像是眾人的母親。」
站在最前線為所有人類奮鬥,善用她從天、從樹、從水、從土壤習得的知識,謙卑卻膽識大、有再美麗不過的心地,天生就是領袖人物的氣質。

與索尼婭.瓜亞亞拉的合照,那晚是個漫長的抗議之夜,但她一如往常總掛著笑容,從不顯疲倦。 圖/約克  提供

底層之下的底層,終於有了代言人

波洛斯跟索尼婭兩人的搭配非常奇妙,兩者各自奮鬥的議題看似不相關,卻又有一定的相似性:無論是人數多到難以計算的無家流浪者、或是與主流社會相去甚遠的原住民族,他們都是這個國度最常被忽略、被歧視、被壓迫的族群。

他們都是,底層之下的底層。

儘管為數眾多,但社會大眾已經過於習慣殘忍地不去看到他們,不把他們視為「人」、歸還他們遭剝奪的應有人權。

在 2018 大選年,他們終於有了專屬的代言人參選正副總統,為其發聲。波洛斯跟索尼婭是真正與人民同在,姿態蹲低,準備為了人民一躍而起。

波洛斯跟索尼婭兩人的搭檔,讓不同的底層族群同聚一堂,高聲爭權! 圖/PSOL 臉書專頁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PSOL 臉書專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