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大選風雲】左右派激鬥、狂言不斷、暗殺疑雲⋯⋯逾百萬女性湧入臉書社團、串連發聲,她們要對抗誰?

【巴西大選風雲】左右派激鬥、狂言不斷、暗殺疑雲⋯⋯逾百萬女性湧入臉書社團、串連發聲,她們要對抗誰?

反對「巴西版川普」──波索納洛的標語。圖/網路圖片

巴西總統大選倒數一個月,臉書上出現了一個社團,在這幾天迅速爆紅。
要加入這個不公開社團有個先決條件:「妳」的性別,必須是女性。

臉書社團「女人團結對抗波索納洛」(Mulheres unidas contra Bolsonaro!!!)成立不過短短 2 週,在 9 月 12 日清晨,已迅速突破一百萬的會員數。

根據管理員表示,現在每分鐘就有近一萬人,要申請加入此社團──核可的進度、趕不上湧入的人潮。

此不公開社團,在兩週內就已累積一百萬人次的女性加入。  圖/社團首圖

「女人們」要團結對抗的人是誰?

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被稱為「巴西版川普」,但他厭女、恐同、支持擁槍等各種出言不遜,比起美國總統川普來說,可説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讓他日日佔據新聞媒體版面,也被視為巴西極右勢力在政壇竄起。

他的誇張言論層出不窮,包含:「妳太醜,我才不想強姦妳。」;「窮人太多了,應該強制絕育。」

針對原住民與黑人的血汗歷史,他甚至說:「我又沒殺過原住民,也沒蓄養過黑奴,憑什麼説社會虧欠了他們?哪有這種事!」

而他本人,也是巴西歷史上「白色恐怖」時期的軍官,至今仍崇拜著 1964 年至 1985 年巴西軍人專政、軍事獨裁期間的高壓秩序。他曾表示過如選上總統,要在府裡立一尊烏爾薩上校(Carlos Alberto Brilhante Ustra)的雕像,向這位指揮刑求、虐殺異議人士的軍官致敬。

另一方面,波索納洛也可被視為「巴西版杜特蒂」,連任 7 屆下議會議員期間,就常針對自州里約熱內盧的治安有所批判,主打以「格殺令」的嚴厲作法,掃蕩城市街道。

最駭人的,是他支持全面開放槍枝合法化,堅信巴西要人人有槍,才能自保──他競選時的「招牌動作」,就是用雙手比劃出開槍的動作,對準鏡頭與群眾,展現自己的「鐵腕作風」。

但以上種種,在許多人眼裡看來極度荒謬的言行,都沒有影響大票鐵粉對波索納洛的愛戴:

這股許多人眼中的「極右勢力」,在巴西傳統的中產階級看來,同時也是一股「清流」──在貪汙腐敗的巴西政壇,波索納洛從未有過貪污紀錄,因此廣受人民支持。

更有不少民眾認為,巴西目前最需要的就是這款「神話型英雄」,人權、正義問題可以先擺一邊,把國家從慘澹的經濟、敗壞的治安中救起為重。

「女人們,別忘記!他說過:『女人薪水本來就該少一點,因為她們會懷孕。』」圖/網路圖片

刺殺是真是假?巴西版紙牌屋繼續上演

因貪污罪而入獄的前總統魯拉(Lula),在 8 月 15 日由工黨(PT)代其替其登記參選,但在 9 月 1 日,由最高選舉法院(TSE)大法官們以 6 比 1 票,判決其不符合參選資格。

經過上訴至聯邦最高法院(STF),9 月 11 日已做出最終判決,正式否決魯拉參選的訴求。
工黨改派費爾南多.哈達德(Fernando Haddad)出戰角逐總統大選。

去掉了原先民調第一、支持率高達 37% 的魯拉,波索納洛目前是 14 組總統候選人中的民調領先者。

9 月 6 日下午,波索納洛在米納斯吉拉斯州(Minas Gerais)掃街拜票時,遭到刺殺未遂,送醫急救後並無大礙。報導說他的腹腔與大腸被菜刀刺穿、腹部靜脈大出血,將住院觀察至少十天,目前仍有生命危險。

他的鐵粉們嚴厲抨擊此非理性的暴力行為,並質疑行兇者已失業數月,卻擁有不少貴重的電子產品,背後肯定遭到「左派政黨收買」,而非個人行為。

反對者們則質疑,行兇者是自家人逢場作戲,菜刀拔出時未見血滴、波索納洛摀著肚子時也未見血染上衣。網路上甚至流傳著他到醫院後跟醫護人員有說有笑,在走廊上繼續拉票合照。

人躺在病床上,波索納洛仍不忘比出招牌開槍動作。圖/O Globo

經過真假難分的刺殺事件後,波索納洛的民調支持率仍持續領先。

在最新的民調中,波索納洛的支持率高達 24%,領先第二名的高美士(Ciro Gomes) 10 個百分點,後有三名候選人(Marina Silva、Geraldo Alckmin、Fernando Haddad)以 9% 上下的支持率並列。

只是同時間,如果問起民調的「反對率」,波索納洛也是遙遙領先眾人:有高達 43% 的選民表示,無論在任何狀況下都不可能將票投給他──單就女性選民來說,其中有 49% 是反對波索納洛的。

選舉觀察研究中心(Observatório das Eleições)的里約聯邦大學政治學教授 Jairo Nicolau 便指出,在他研究 2010 年至 2014 年的選舉選票軌跡,波索納洛的案例非常特殊。

「從來沒有任何一個總統候選人,在男女選民間有如此大的差距。」

波索納洛在男性選民間獲得 30% 的支持率、在女性選民間只獲得 14% 的支持率,相差高達 16 個百分點。

不支持波索納洛的評論者紛紛指出,佔巴西選民 52.5% 的女性選民,將會是這個國家抵抗極右派勢力的主力

我從未見過如此龐大的「女力」

在我還沒意識過來前,就已經被系上同學,邀請加入到這個「女人團結」的不公開社團裡了。

第一個吸引我注意的貼文,是一名網友在請教大家:「妳們有思想傳統、偏右的父母嗎?在這段大選期間,左右派更加激烈對立,該如何與父母相處對話?」

這也是我個人生活上的極大煩惱。

我早已知道自己的政治傾向,與中產階級的巴西家人背道而馳,為了避免破壞家庭和氣,我總是不在政治話題上插嘴,選擇裝傻並默默離開現場。

直到今年 3 月 14 日里約市議員瑪麗耶爾(Marielle Franco)慘遭槍殺,後續巴西家人在評論這起悲劇時的嘲諷態度,讓我不得不表露自己的憤怒與立場。(詳見〈請記住這個名字:Marielle Franco ──因為她就是里約,遭謀殺的里約〉一文)

一邊從社會學、人類學角度關注社會,一邊投身貧民窟志工工作與募款計畫,我的「左派傾向」,在同一個屋簷下已再也無法隱瞞。

因此隨著總統大選到來,新聞一條一條放送各種政壇劇情,與巴西家人間的關係更加微妙與尷尬。

尤其是平日與我最親密的巴西老爸,時不時就刻意來調侃我一下,想看我怒火中燒的樣子。
「所以是誰殺了瑪麗耶爾啊?是不是她惹到幫派了?」
「其實瑪麗耶爾這名字也蠻好聽的,我可以幫下個女兒取這個名字。」
『爸,她人都已經慘死了,你能放過她,別再拿她來開玩笑嗎?』

「妳看妳看,警察又抓到幾個幫派了。幫派都很可怕,對不對?」
「今天警察殺掉的所有人都是幫派,這些人都該死。」
『我們不能斷定死掉的都是幫派,很多時候是無辜的社區居民受害!』

他對底層階級生活的不諒解,傳統右派理論總是掛在嘴邊,不自覺但殘忍的字字句句,割劃著我過於柔軟的心。

我一面想試圖以親身見到的悲哀故事來觸動他,一面要平緩自己情緒上被燃起的悲憤;好多時候,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嘗試去改變老爸、還是閉嘴逃避這一切。(我與老爸針對貧民窟的鬼打牆爭論,可參見〈【住進巴西最大貧民窟】三:「里約內戰」逾兩月,成見會殺人──死亡在這裡,竟已成為「理所當然」〉一文)

回到這則社團貼文──底下的第一則留言,是張熟悉的面孔。

原來,我的臉書塗鴉牆上會特別跳出這則貼文的原因,正是因為我的「臉友」留言而產生連結──留言者,正是我的巴西老爸已自立成家的大女兒:「我爸就是。他的思想傳統得沒辦法溝通,我能做的就是忽視、不去爭論;因為我自己的心理健康更重要!」

大姊最後一句「自己的心理健康更重要」,一語點醒了仍不知如何是好的我。

在這個各說各話的非常時刻,核心重點是別讓自己受氣!

知名政治嘲諷插畫家 Gilmar 的作品,暗諷波索納洛將被一把掃進垃圾桶。圖/Gilmar

這也讓我看到「女人團結對抗波索納洛」不公開社團的作用:它藉由無遠弗屆的網路,提供了一個私密的場域,讓在傳統父權社會底下的女性們能暢所欲言,並彼此鼓舞。

有人寫下自己「由右轉左」的心路歷程、有人提問如何面對惡意質疑、有人分享政壇最新消息與搞笑貼圖(meme),每幾分鐘就有不同的動態更新,並獲得幾萬個讚、幾千則留言回覆──各種討論串不斷加長,且整體氣氛是和諧的。

如同社團創辦人在置頂貼文寫到:「我們是第一批的百萬人!團結在一起,我們女人的力量只有更強!在此社團裡的討論不是以攻擊、爭論、嘲諷為目的,而是教導,帶給彼此更多的真相與知識。」

突然之間,巴西的主流媒體們,都在報導這個神秘的女性社團如何瞬間壯大,聲勢難擋。

實質社會運動也開始發酵,本週末在巴西各大城市都將有同名的抗議行動,鼓勵女人們現身走上街頭,高呼女性絕對值得被尊重。

社團外,無法加入的男性朋友們則感到無比好奇,不少男性請已在社團內的女性友人幫忙傳達他們的關切與支持:「請轉達一個擁抱給社團裡的大家!」「妳們真的做得很好,令人敬佩!」

其實,女人們要對抗的不只是波索納洛這個人,而是他背後所代表的社會價值。

知名的政治評論家 Juremir Machado da Silva 教授,就以「波索納洛是一種思想」作為標題,寫下:

「波索納洛並非一般的總統候選人,而是更差;
因為他是一種思想、一種哲學、一種世界觀的投射。

如果暴力存在,那就讓人人都持槍自保;如果偷搶存在,那就讓警察直接槍斃不多問;如果有社運抗議,是因為缺乏秩序管理;如果過得苦,是源自個人懶惰不爭氣;如果有犯罪,永遠都歸咎於個人人性本惡。

波索納洛抱持的思想是平庸之人的思想,用最簡化的方式去理解與解釋複雜的社會結構。
針對社會紛亂的對應辦法就是更多的壓迫、更多的鎖鏈、更多的警棍。

波索納洛代表的是白人男性的霸權。
他想的是如果有一天我們再也不能針對黑人、同志、女人開低級玩笑的話,表示我們的言論自由受限了。

他想像的天堂是水泥牆圍住的和平,以及給異議人士的牢籠。
這樣的想像已有了真實社會裡的代表,他將打造一個以野蠻、壓迫自由、簡化複雜結構的世界,不支持多元性、不尊重差異性,缺乏教育、扼殺脈絡,以民主之名扼殺民主。

對抗此思想的唯一方式,是選票。
必要時,選票是唯一、且最有力量的抵抗。」

附註:

承襲巴西人儘管社會再亂也不忘搞笑的樂天風格,這支網路影片由 Leo Lai 翻譯,欲呈現槍枝販售合法化之後的巴西社會。講完這麼嚴肅的政治觀點,來笑一下吧!

欲看中文翻譯字幕,請點此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網路圖片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