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全面癱瘓中!全國卡車司機罷工進入第五天,為何他們有能耐「危及整個國家運作」?

巴西全面癱瘓中!全國卡車司機罷工進入第五天,為何他們有能耐「危及整個國家運作」?

我的巴西老爸在晚上 7 點開車出門加油,直到現在近 10 點,他尚未能順利完成任務返家。我開始擔心他一路找油的過程,會不會就把僅剩的汽油用完了,最後無功而返?甚至我們要出門去幫他推車回來?

妹妹們剛剛大喊,巴西利亞的大學、高中小學都確認明天停課了,我問說為什麼:「是因為卡車司機的罷工嗎?可是這怎麼影響到學校的呢?」

『因為巴西利亞的公車確認要大量減班啦!怕學生們沒有公車搭,就開始停課了。』

一連串的癱瘓危機,怎麼開始的?

全國卡車司機的罷工(Greve de Caminheiros)已持續多日,他們的目標是沒有卡車運送各種物資及汽車燃油,無鐵路系統支援的巴西將因此癱瘓。

抗議的緣由,是因政府與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不斷將石油價格調漲,突破了一公升要價 4 黑奧(BRL,又譯里爾,1 黑奧約新台幣 10 元),引起卡車司機們的不滿,自本週一( 2018 年 5 月 21 日)起發動大規模的抗議。

巴西國內雖有多家廠牌的加油站,但石油價格主要由政府及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控制,依國際油價及美金匯率作趨勢判準。近期,隨著巴西幣不斷貶值,從年初的 1 美元兌 3.26 黑奧,上週(5月18日)降至最低點 1 美元兌 3.47 黑奧,石油價格因此飆升。

卡車司機們表示,大型卡車現在一日的用油量就需要花費 2,000 黑奧(約台幣 2 萬元),要他們繼續開卡車維生?根本就一毛錢都賺不到。

據媒體報導,在展開罷工抗議前,政府已收過訴求書並知情。

 5 月 16 日,全國運輸自由業同盟(Confederação Nacional dos Transportadores Autônomos)代表向聯邦政府提出訴求,希望能凍漲油價並重啟雙方協商,但受到忽視。
 5 月 18 日星期五,此同盟發出公開申明,表示有可能會在隔週星期一開始停工抗爭。

此次罷工行動並沒有一個主要的統籌組織,所有的訊息與決定皆是透過通訊軟體WhatsApp,一傳十、十傳百,最後造就全國共有 253 個抗議據點、影響 23 個州與聯邦區。(補充:巴西共有 26 個州與1個聯邦區。)

別小看卡車司機!這並非一般的罷工

生活在巴西,各行各業的罷工早已讓人民習以為常。面對時不時出現的不便,我們自有辦法應對,要不然,就乖乖等待復工的那天就是了。

罷工在這裡,並不是會使人特別吃驚的社會運動,也不造成任何危機感,可這一次,我想巴西真的要癱瘓了:

第一天,司機們在各省重要公路佔據數條線道,影響民眾通勤上下班的方便性。那個時候我以為這就是他們的招數,讓郊區的通勤者們無法進到市區上班,政府與公司都會受到影響;但我想得太單純了。

第二天、第三天,各地區、各行各業開始漸漸傳出因運輸停擺而造成資源不足的後果──

最大的航空公司 LATAM (南美航空)先發出聲明,將取消 5 月 23 日及 24 日於三座機場的所有航班,包含首都巴西利亞、東北大城海西非、阿拉卡茹。接下來,其他航空公司也跟進,因機場儲存的燃油短缺甚至已耗盡,陸續取消多班航班,甚至有機場關閉的危機。

超市們則相繼貼出公告,規定客人購買商品的數量上限。其中尤其對新鮮蔬果的價格影響最大,一袋馬鈴薯平時只要 70 黑奧,已瞬間翻漲近三倍,漲為 200 黑奧。

在原產地的食材們,如牛奶、肉類、農蔬等,都因為未能及時送出再製及銷售,而面臨報廢銷毀的可能。

南部數州由卡車載水為主要方式,已出現缺水危機;醫院也因為缺藥而必須停診或延緩手術執行⋯⋯

城市內,人民積極開車到加油站排隊,搶最後機會將私家車的油桶加滿。多數城市的石油存量估計會在三天至一週內消耗完畢,聽說不少加油站有先後順序之分,由警車、政府公家車為優先服務對象,私家車則大排長龍。

石油已漸漸被搶購一空,城市內的交通運輸即將停擺,間接造成各種混亂。

公車減班或停駛將影響到上班上課,已有部分城市的公車總站宣布停工。

人們在傳言,現在除了要去超市採買補貨外,得趕緊到 ATM 多領一些鈔票,因為「運鈔車也會無法照常運作。」

再來,請想像應變緊急狀況及保護人民的警車、消防車、救護車,如果也開不出來⋯⋯

假設抗議罷工遲遲未解,下一週、甚至不到下一週,我們會全部都被困在家裡,面臨各種資源的匱乏。

為何卡車司機們有這麼大的能耐?

此波抗議的終極標語,正是:「Sem Caminhão O Brasil Para」(沒有卡車,巴西停擺)
卡車之於巴西全國之所以有如此震撼的影響力,在於巴西交通運輸依賴卡車太深,並沒有其他替代方案,尤其是沒有完整的鐵路系統。

巴西的國土面積是世界第五大,但鐵路長路總計只有 29,000 公里;相比之下,中國鐵路總長 86,000 公里、俄羅斯有 87,000 公里、美國則有 225,000 公里。

巴西國內高達 90% 的乘客載量、 60% 的貨物載量皆是依靠公路運輸通行。

而若問起巴西為什麼沒有鐵路?為什麼不蓋鐵路?
倒不如問:「巴西為什麼不把鐵路蓋完?」

舉例如已花上 60 億黑奧(約台幣 600 億)的「東北十年鐵路計畫」(Transnordestina),在 2006 年開始執行,中途經過政府預算枯竭及國家鋼鐵公司互踢皮球的各種鬧劇,至2016 年預計完工之時,只完成52%的進度。

結果呢?政府決定整批廢掉不管,留著空鐵軌成為當地農村的荒野小道。連工程設備跟建材都棄於當地,隨塵沙飄揚其上。

儘管曾一時風光過、被列為金磚四國之一,巴西政府在接連承辦 2014 年世足賽、 2016 年里約奧運期間,就開始直往下坡跌落。可再多次摔得難看的經驗,似乎也沒讓他們學到教訓,反而像是摔習慣了,都已鼻青臉腫了,「再醜也無所謂」。

花錢蓋公共建設卻無法如期完工的例子,在巴西可說不勝枚舉──更讓人吃驚的不是他們總無法即時完工,而是許多時候蓋不完的,政府就選擇「乾脆算了、全部不要了」。

這樣的行事作為,也反映在現下這個卡車司機罷工行動上。

政府一開始的回應冷淡,公開表達這起罷工的影響並不足以微道。直到兩三天過去,全國癱瘓的危機浮現甚至已成真,官員們才緊急召開會議,商討如何提出解決方案。

目前,巴西石油公司釋出善意,將調降 10% 的幅度並凍結此價格為期 15 天。但罷工行動早已決議繼續邁向第五天,顯然官方的決策動作必須再快一點、也必須提出更有誠意的條件來協商。

世界末日要來了嗎?我們仍是哭笑不得

我的巴西老爸剛剛抵家了,聽到車庫鐵門開的聲音,我赤腳衝下樓去迎接三小時不見的他。

「你去了哪裡?開到了哪裡才找得到油?」我像是注視英雄歸來一般,卻又忍不住想捉弄他一番。

「我去了北翼的尾端,排好長的隊呀!」我們家位在南翼,意思是爸爸開到了城市的另一端。

「我在寫一篇關於你的文章!」

「甚麼?唉呀,不要寫我呀,寫我的甚麼啊?」他無奈地著急起來。

「我在寫我的爸爸開車出門加油,卻彷彿永遠回不來。哈哈哈!」我們同時開口大笑。在困境中也要笑出聲,好忘卻外頭天色已黑,明天會是更令巴西掙扎難挨的一天。

親朋好友的群組、網路社群分享,紛紛提醒著彼此下一波該搶購甚麼,如何防範接下來數日被癱瘓的生活。我邊轉發相關提醒給親友們,邊忍不住苦笑,搶東搶西深怕來不及的舉止,像極了電影裡世界末日倒數計時中的場面。

而的確也正是如此,所謂的「癱瘓巴西」計畫,會真的把人人都困在家中且一無所有。

但在各式評論中,我至今卻未看過批評罷工行動的留言──相反的,大眾沒有抱怨,雖然不方便,卻仍默默支持。其他運輸服務業的司機們也──站出來,今晚在各大城市已有計程車司機的阻街遊行,更多支援性質的抗議也將安排在明天。

卡車司機的團結罷工讓我們見識到世界末日的可能,加不到油、出不了門、領不到錢、買不到東西、上不了醫院、叫不到警察⋯⋯更多更複雜的混亂場面,似乎一觸即發。

然而何時會結束呢?這還真沒有答案。

巴西人抗爭及罷工的威力不容小覷,政府面對問題處理的能力則讓人不敢恭維;卡於其間真正受害的居民呢?我們保持樂觀、習慣哭笑不得的能耐,也是無人能敵啊!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AP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