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加坡啟示錄──這是個虛假的城市,但它的繁盛如假包換

我的新加坡啟示錄──這是個虛假的城市,但它的繁盛如假包換

五一勞動節,我向公司請了兩天假,飛到東方的直布羅陀──新加坡。此番前往新加坡,我有著很多特別的感觸。

這是個很虛假的城──沙灘是假的,天空樹是假的,官方語言是後天塑造的──但它的繁盛如假包換。

當你一眼望過去,數不清的高樓在你眼前拔起,交織成一種十分奇特的景象。尤其是夜晚,我去過些許地方,從來沒有一個地方給我這種感覺,夜晚的高樓如繁星在遠方燃起,一幢幢高樓像燃燒的火炬,彷彿可以點燃你心中的希望。

這裡嚴刑峻法、這裡很少老房子、一切的一切都是精心打造。以前有 American dream,現在我卻覺得,整個新興的亞洲,其實都是 Singapore dream。

在新加坡的旅程中,遇到了無數的人,有的人是在地人、有的跟我一樣是匆匆旅客、有的是為了工作資歷來異鄉打拼的人,大多數人匯流到這個商業之城,將這個城市沖刷成更不一樣的風采。英文已經不是需要強調的東西,它早深入新加坡每個角落。

這裡有太多文化、太多人種。顯然當年用英文當官方語言是非常明智的選擇,如今這裡每個人幾乎都能輕鬆轉換兩種語言。1965 年才建國的新加坡,在當年選擇英文為官方語言,伸出手擁抱世界──幾乎全世界的人都學英文,因此全世界的人都能無懼地來到這裡。新加坡伸出雙手:一隻是英文環境,另一隻是高薪政策,於是專業人才越來越多,國家也就越來越強。

這裡天氣很熱,但同時冷氣也很強。剛剛好象徵著新加坡政府力抗環境因素,投入大把資源、只為徹底改頭換面。

那天飛機降下時,坐在窗邊的我,眼見機場旁的船如星羅棋布散落在海上。想像當年,這裡不過就是個小漁村。然而現在,它有環球影城、有觀光客必去的魚尾獅、有填海造出的沙灘、有宛如置身阿凡達的天空樹、有地標金沙酒店、有人人都想嚐鮮的賭場。完全可以感受到,這個國家為了吸引旅客,自製了多少景點。

反觀台灣,有時外國朋友問我要去哪裡,我都有點心虛。台灣就是去走夜市、走老街,走那些人長成的景點。政府一手推動的東西呢?沒有感覺。你說國父紀念館?中正紀念堂?故宮博物院?拜託,那是上個世紀了。這個世紀已經過了 16 年,政府端出來了什麼?機場捷運在哪?淡江大橋在哪?

新加坡的景點是 fake 的,但政績是實在的。台灣的政績掛在政治人物的嘴上,他們還得常常出來上電視洗腦一下,你才記得他們做了什麼。

常常有人說台灣是停滯的,平常沒太大感覺,到了新加坡才發現原來別人流動得這麼快。每當我在夜裡抬頭看那些拔地而起的高樓,總深刻地感受到國家想要強盛的那種決心。

我們常常說台灣市場很小,所以不管什麼都不好。到了真正的蕞爾小國新加坡,我才發現這些其實都是藉口,國家有沒有遠見才是真的。去了新加坡,我才真正體會到台灣的內耗與嬴弱,我們太習慣隨性,太常為了對立而對立,對於整體發展卻沒有方向,只靠民間各自努力。

最後要說,此次的旅遊不斷和當地人對話,我的感想是世界其實很大,同時也很小,也許一個小念頭就值得出走。全世界這麼多人為了更好的薪水奔向燠熱的彼方,那麼我們或許也不一定非要留在台灣不可。沒辦法出國遊學,就向四方投履歷,要像新加坡一樣,飛出去,主動地、深情地擁抱這世界。

《關於作者》
呂婉君
一個二十幾歲除了文字和旅行其他一事無成的女子。中文系畢業,熱愛歷史,目前協作 App,不務正業。

《關聯閱讀》
閉門「拚經濟」?──消失在國際投資人雷達上的台灣
專訪《Forbes》30Under30台灣得主江則希:「人才都已經在台灣了,卻很難留住她。」
為什麼新加坡年輕人比較容易「成功」?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alo_ok / Shutterstock.com、附圖/呂婉君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