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用「我高你低」的台灣角度,認識東南亞

別再用「我高你低」的台灣角度,認識東南亞

隨著國際化與區域研究的興起,東南亞已逐漸擺脫二戰後「經濟落後區域」的印象,轉而以亞洲前三大經濟體,也是世界人口前三大的「新興市場」,成為世界經貿投資的焦點。

中國主導,「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的「一帶一路」政策中,「一路」指的是 21 世紀的海上絲綢之路,以東協為起始,連結南洋、太平洋、印度洋的戰略經濟合作,目前吸引世界超過 50 國、1,000 億美元的投資,遠超過中國原先的集資目標 500 億美元。

在台灣,即將執政的民進黨,國際部亦發表了「新南向政策」,加強與東協和印度的經貿關係,也提倡人才、產業、教育、觀光、農業等雙邊合作關係。

至於「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係協定」(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簡稱 TPP)與「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簡稱 RCEP),亦分別帶動開發中國家,包括東協的服務業與製造業發展。總之,從東協的角度認識東南亞,我們可以得知,這個台灣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也是台灣重要的投資地域,未來前景將不可同日而語。

而什麼又是「從台灣角度認識東南亞」呢?用最簡單的方式形容,就是「我高你低」。

在筆者教學的課堂上,問高中生對東南亞有什麼印象?得到的答案七八成是:「落後和混亂」、「外籍新娘和外勞」、「黑黑的,髒髒的」,但也有少數人會說:「我家附近有一些(東南亞族群)」,也有稱東南亞經貿發展旺盛的。

早期有些超過適婚年齡而單身的男性,也將東南亞籍女性視為終結單身的良藥,或透過仲介或透過親友介紹,以「花錢買新娘」的心態完成自己終身大事,心中也不免存有「我高你低」的階級心態。

在爭取東南亞移民移工權利中,《四方報》前總編輯張正呼籲:國人應體認到,新移民不是台灣社會的「問題」,而是解決台灣困境的「答案」,因而我們當視其為「家人」,而非將其當作「家電」般壓榨。

根據內政部 2015 年 6 月資料,現今在台灣的東南亞籍勞工人數達 57 萬 9,000人,2014 年東南亞籍配偶亦超過 15 萬。而外籍配偶的子女(稱為新住民二代)在 2015 年的國中小就學人數亦超過了 20 萬人,促使教育部制定 2017 年課綱國中小東南亞語納入母語教育。

在台灣,國人平等對待東南亞人士,尊重進而對其歷史文化產生興趣,是我們國際化(而非「歐美化」或「日韓化」)的重要指標;在經貿關係上,如何能將東協視為新興「市場」而非勞力、技術密集的「工廠」,是台灣如何在險惡的外交環境中突破、創新的決勝關鍵。

認識東南亞,不能只從台灣角度,畢竟東南亞與台灣在人力、物資、經貿等領域密切交流誠為事實,臺灣要向外走,亦不能沒有東南亞的合作關係。

否則,若還要利用廣袤的東南亞土地及原物料勞工興廠外銷,而不能以平等心態在地化經營東南亞的消費族群;若還要將東南亞當作外配「生產國」,而不能尊重其人身及文化內涵,那就是以舊思維在新時代生存,想不敗亡,誠為難矣!

(筆者為越南新住民二代、越南文講師、永和社大茶酒文化講師)

《關於作者》
蔡宇傑,綽號歐趴,越南新住民二代,教授越南文與茶/酒文化品味。期望在飲料品味(茶、酒、咖啡)與越南之間找到相交點,並成為媒介台灣與東南亞的角色。曾做過「3 小時認識 90 位越南人」、「在越南五星級飯店教泡茶員泡茶」、「在胡志明市國家大學以越南文演講台灣茶藝」等出人意料之舉。

《關聯閱讀》
「面對我們陌生的鄰居,從真心尊重開始。」──清大博士陳以欣的越南職涯筆記
從台灣到東協,我們一樣落寞孤寂──誰是異鄉人?
你真的知道東協熱嗎?──分析師點出新市場的利弊
在新加坡,發現即將消逝的台灣角落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