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傳承中文,犧牲大馬公民權──低調的教育鬥士林連玉

為了傳承中文,犧牲大馬公民權──低調的教育鬥士林連玉

大中華區的同胞,可能無法想像,一個人在馬來西亞受母語(中文/華文)教育的難度,竟然比喜馬拉雅山的高度還要高。

30 歲,亦稱作而立之年,而立的意思是自立於世,多指學有所成。活著的人,在 30 歲時,就該確保自己至少已經完成部分人生目標。死了的人,或許在人們紀念他去世 30 週年時,會特別地鼓動人心。

今年是大馬華文教育鬥士林連玉逝世 30 週年。 2015 年 12 月 13 日,大馬首都吉隆坡天氣陰鬱,在福建義山林連玉墓園進行的公祭來到了第 30 個年頭。林連玉後人一家三代今年首次從中國前來吉隆坡參加公祭,使得這一次的公祭意義比以往更深遠。

目前已經 82 歲高齡的林多文首度從中國來到大馬,「我不曉得我父親,林連玉先生在馬來西亞被華教人士尊稱為族魂。」這短短的一句話,讓人聽了熱淚盈眶。林多文說,其實大部分中國人,都不知道林連玉在馬來西亞是名人。更令他受寵若驚的是,得知其父在出殯時期,有人在中華大會堂對其父磕頭,這才知道他父親是偉人。

林連玉老師(1905-1985)畢生致力於維護華文母語教育,同時積極爭取各族群的語言、文化平等,要求大馬政府把華文列為馬來西亞官方語言之一。

60 年代,林連玉疾呼反對《1961年教育法令》中,強迫華文中學改制等等不利於華文教育發展的條款。他的積極奔走、抗議得罪當局,最後竟被教育部長取消教師資格;同年,他甚至被政府以「故意歪曲、顛倒政府教育政策」,和「挑起民族間的仇視」褫奪公民權。

林連玉老師為了維護華文教育得以在馬來西亞紮根的權益,不惜犧牲自己的公民權。這種為華文教育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精神,讓每一位華文教育工作者都為之動容。

根據馬來西亞華校教師會總會的數據顯示,在 2000 年全國華文小學的學生人數共有 62 萬 3343 人,不過到了 2014 年,就讀華小的學生人數只有 57 萬 1315 人,減少了 5 萬 2028 人,跌幅多達 8.35% 。從 2000 年至 2014 年,全國華小總共增加了 11 所,但這期間也有 4 所華小因沒有學生來源而停辦,當中兩所學校正籌備遷校,但另兩所無動靜。

我曾問過一些華文教師,在國家限制華文教育發展的情況下,他們願意為了教導母語而做吃力不討好工作的原因。他們的回答竟然是一致的:「在華文教育唇亡齒寒的關鍵時刻,林連玉曾云,對付破壞最好的答覆就是建設。」為了對付破壞華文教育發展的限制,他們選擇了建設,為那些在學校沒有華文師資就得關閉華文班的學生教授華文課,就算處處被孤立,仍風雨不改履行傳承母語教育的使命。

坦白說,雖然馬來西亞自詡為中港台以外最華文教育最完整的國家,但是政府在建立新的華文學校上是敷衍的態度,在培訓華文師資的工作上是拖延的心態,在華文教育上的預算甚至可以擅自拿去賑災。政府不支持,民間仍然不放棄,華文學校每年的義演所籌獲得的義款,都是馬來西亞華裔,為建新校舍及付華文師資薪水自力更生的鐵證。

林連玉先生在台灣或許不是名人,但每一年都有到台灣留學的馬來西亞華僑生能夠講流利的華語、寫語法通順的華文,他功不可沒 。有他的犧牲,馬來西亞所有受華文教育的莘莘學子才得知,原來能夠在大馬受華文教育不是理所當然的事。

林連玉淡泊名利的個性,看在馬來西亞所有華文教育工作者眼裡 ,除了感謝他低調的付出,也會身體力行,把大馬的華文教育事業越辦越好,因為──對付破壞最好的答案,就是建設!

《關於作者》
吳嘉豪,馬來西亞理科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多年來在馬來西亞各大華文主流報章雜誌發表針砭時弊類型的文章。當一名不求文思敏捷,只求鞠躬盡瘁的實踐者是人生的樂趣。

《關聯閱讀》
柬埔寨金邊快變「China Town」,講中文比英文通
我在泰北,教「孤軍」後代不要忘記自己的根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Lano Lan / Shutterstock.com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