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尷尬的過往,與不明的未來

柬埔寨──尷尬的過往,與不明的未來

「在我們開始之前,我想先讓妳了解,我會盡我所能詳細解釋所有妳提出來的疑問,所以跟其他人比起來,我的離職面談可能會耗用妳更多的時間,畢竟就我自己的觀點,並不是公司不好,而是我個人的問題,而若我清楚地解釋,能讓妳們對於未來在規劃儲備幹部計畫的時候有所幫助,也算是我對公司一種小小的貢獻。」

我對著當初入門時領著我到公司宜蘭宿舍,和現在正拿著離職原因表格給我謄寫的人資小姐開門見山地說著。而這份表格,還是介紹我進公司,畢業於同一所大學的朋友親自擬定的。

還真尷尬啊我說。

「好的,那麼……」從人資小姐的表情來看,她大概沒怎麼遇過像我這種先把過錯全攬在身上,而不是怪罪公司的離職者吧。

那麼,為什麼離開柬埔寨?

即便自己曉得工廠大概是怎麼樣的狀況(畢竟小時候家裡也是工廠),也從其他有過相同經歷的學長朋友們探聽了海外工廠不同公司的狀況,而有了基本的認知與心理準備……

但直到真正進入了那樣的環境,才會曉得,自己是否有能力承受。

承受反覆單調的作業 10 小時以上。

承受一己之力改變不了什麼的事實。

承受在只有自己的房間裡其實不想,卻無法克制地瀏覽一個個臉書動態。

原來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強悍。

「你知道那邊的海邊度假村,把其他地方的白沙一車一車運過來弄出一個漂亮的海灘吸引歐美觀光客嗎?我覺得自己就像那些沙子,不過差別在於,我有腳可以走。」

原本以為自己至少能撐個 3 年,存個兩百萬之後就騎著腳踏車先去環遊世界一下,結果才 3 個月,那輛原本被我買來訓練用的淑女車,就被擺在工廠的車棚角落,主人偷偷溜回台灣療傷去了。

原本以為自己能像在金門當兵時一樣,習慣兩、三個月放一次長假四處溜達的作息,後來才發現兵役有服完的一天,而工作與人生的長度是不一樣的規模。

不跳進海裡,不會知道水有多冰,也不知到自己是否真的能夠忍受。

「簡單說,我還不夠了解自己,」這是我給公司的最後一句話。

「句句屬實嗎?」一樣是我大學系上同學,在公司擔任業務的朋友詢問。

最後一天在公司宿舍的日子,所有大學認識的宜蘭朋友們拎著酒食與菸盒來訪,在一樓牆壁總務人員貼有「不得抽菸飲酒影響他人作息,」的客廳裡大喇喇地點起火來吐著煙圈。這名還在公司任職的朋友,隔天就被總務叫去詢問昨晚幹了什麼好事,最後以「都是那個離職的人要求的,」安全下莊。

死無對證啊我說。

「人資問的問題我都照實回答了。」我拿著從廚房幹來的瓷碗喝了一口加了冰塊的威士忌,馬上感受到耳朵溫度上升。

「那人資沒有問到的問題呢?」

我知道他想問什麼。

大家都安靜下來,等著我的答案。

我只好又喝了一口威士忌,睜大雙眼脹紅著臉龐說出:

「你知道我不可能承認的。」

「俗辣」、「孬種」、「不敢面對」各種叫罵聲充斥在牆壁貼有「不得大聲喧嘩」的公共空間裡,我只好抄起桌上的菸盒往他們臉上扔。

「我要回去跟人資說,以後在面試的時候,要把『你現在有女朋友嗎?』這個問題改成『你現在在台灣有喜歡的對象、想要追求、跟她在一起甚至結婚的嗎?』」我反射性抓起鹹酥雞往他們身上砸。

在面試時詢問目前感情狀況,幾乎是目前所有傳統產業,對於前來應徵外派職位人員的共同問題。並不是說你有另一半就會被淘汰,但這會是人資部門與主管在評估時的一項要素。

我的確是,帶著這樣的不定時炸彈前往柬埔寨,而為了能讓自己在柬埔寨時盡可能不胡思亂想,出發前,我做了一次確認。

不帶有任何期待的確認。

「你有沒有想過,可能就是知道你要去柬埔寨了,所以才……」那個一路從市政府轉運站哭回羅東的夜晚,同樣是他們,跑來公司宿舍,拿著菸護著火,陪我一起把無法明說的愁緒吹出……

但這句他們原本用來安慰的話語,卻在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溶進了我的潛意識裡,是否在每晚迷茫朦朧之際,都來到我的耳邊提醒……

「就因為你要去柬埔寨了……」

「我不會承認的……」他們說即便是猛灌威士忌後勁一發,吐得稀哩嘩啦渾身癱軟被扛回房間的時候,我隱約還是碎唸著這樣的語句直至昏迷。

我不可能承認,自己是因為情感上的脆弱而離開柬埔寨。

我不可能承認,自己的潛意識懷抱著「也許回到台灣,說不定就可以……」的想法。

「抱歉,雖然我可以說出不少離開柬埔寨的原因,但說實話,到現在我還是沒弄懂最主要的因素是什麼,」我對著外觀像彌勒佛、笑起來也像彌勒佛、後來發現性格也真的是彌勒佛的面試主管表明:「在我沒弄清楚之前,我不考慮外派。」

但我還是上了,上了一家同為傳統產業工廠一樣在東南亞的公司。

覺得放掉我很可惜的彌勒佛主管,決定不管怎樣先把我抓進公司,就算只能以出差形式到工廠學習也無妨。

原本以為會有其他選擇,但體認到現實殘酷的我只得以「有什麼做什麼」的心態先找個地方遮風避雨。

一個是希望我體認到現實殘酷大徹大悟之後乖乖派駐到工廠的主管。

一個是希望能繼續尋找不同可能性以求根留台灣或體驗不同事物的新鮮人。

各有盤算、各懷鬼胎。

半年之後,彌勒佛主管拎著我,再次踏上了這片焦灼的土地。

一個,我沒有體驗過的,柬埔寨。


《關聯閱讀》
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我選擇外派到柬埔寨
柬埔寨金邊,讓我有如回到70年代充滿活力的台灣
從台灣到東協,我們一樣落寞孤寂──誰是異鄉人?

更多精彩東協報導,請見天下雜誌東協專刊
及天下雜誌 2015 東協數位專輯

《徵稿啟示》
換日線》即日起擴大徵稿,邀請現在居住於東協各國的新世代寫手,不分國籍、不分職業,發表你最真實的東協故事與在地觀察。來稿中/英文不拘,請以 word 檔案格式寄至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文末並請附上《作者簡介》與通訊地址。

投稿若經採用,將致贈《天下雜誌》2015 年度東協專刊一冊,並有機會成為《換日線》固定專欄作家(稿酬另議)。

《Call for Stories/Submissions》
Crossing, sub-brand of CommonWealth Magazine, is a new website dedicated to global young professionals in the Chinese speaking world. We are now seeking new writers from ASEAN to join us. Writers who own a brilliant idea, special opinio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about all topics—career, society, observation and education, for instance—are welcome to submit articles regardless of occupation and nationality. Writings both in Chinese and English are acceptable. Please submit your articles to 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 with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yourself and your mailing address.
 
Once being recognized, writers will be provided a copy of CommonWealth Magazine's ASEAN special issue and the chance of being a freelancer for Crossing's recurring columns. (Remuneration for freelance columnist:To be discussed)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