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錯衣服,公立醫院拒收!──馬來西亞「浩瀚」的穿衣學問

穿錯衣服,公立醫院拒收!──馬來西亞「浩瀚」的穿衣學問

場景:南部政府醫院急診室
時間:天已暗沉靜謐的夜晚
事件:兩三歲大的男孩天真,不慎弄傷手指,血流不止
人物:除男孩外,有被嚇得急得像熱鍋上螞蟻的泰籍母親
服裝:(急著抱著孩子衝到醫院,根本忘了身上穿的僅僅是)居家服T-恤和短褲

令人懊惱的故事由此開始。

孩子的手指似不要命般繼續滲血,年輕母親心急如焚,好不容易漏夜把孩子送到政府醫院的急診室,希望孩子能獲得緊急援助,好歹要能先把血止住。可就那麼不巧,急驚風撞著慢郎中!而且完全搞錯重點。

「妳怎麼可以穿短褲來?你先回家換件衣服再來,」這竟是醫護人員提出的第一個要求。這位泰籍媽媽怎麼也搞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急診室醫護人員看不見她懷中的孩子正在嚎啕大哭?看不見男孩手指被一大團白色衛生紙包著?

男孩的父親最後不忍妻子孩子在政府醫院,飽受完全無關治療的無理對待,在臉書上圖文並茂大發牢騷:「他們竟然還拿著沙龍(Sarong,馬來語,指由一片布製成呈長裙狀的「圍裙」) 要求我太太穿上!」最後,小男孩滲血的手指終於被診治了,可場景已經變成了不會理會家屬穿著的私人醫院。

在馬來西亞,穿衣服是門浩瀚的學問,尤其是到任何與政府相關的部門,隨時都會被拒於門外。我也曾經歷了一回相當大的穿著文化衝擊。

離台返馬的第七年,我臨中年從媒體轉業到半政府醫院工作。奉老闆之命,必須到醫院隸屬的國立大學圖書館參加一研究課程。膝上 3 公分的黑色窄裙,上半身是短袖襯衫,人才到了圖書館門外,就被警衛擋住:「妳不能進去。」

為什麼?我摸不著頭腦,百思不得其解。

「妳的裙子太短了。」裙子太短?不會啊。我都穿這樣去上班。

「而且妳們課程電郵上並沒有寫必須穿怎麼樣的服裝,」我不甘被擋在門外,連忙出示手機裡的電郵。

「妳從哪裡來?」她大概聽我說話(英文)的口音不太像本地人,便這麼問道。

「我從醫院來,」一直到這一刻,我還傻乎乎的正經作答,沒察覺到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往前看再努力要往後看,都沒辦法看見「我穿的裙子太短了」這樣的事。最後經幾位警衛商議,恐將我誤認為「外國人」後才勉強放行。我這才驚覺:我的媽呀!剛剛經歷的就是一場極大的文化震撼衝擊。

在台灣的國立政治大學唸書時,拖鞋細肩帶短褲……此類夏天裝扮從沒少過,也從沒被擋在圖書館外。可怎麼同樣是大學圖書館,我那其實並沒有太短的短裙就進不去了呢?

「以前有次考試,我同學穿拖鞋去,被擋在門外不准進入考場,」隔天我氣呼呼向同事說了這場文化驚奇後,她淡淡說著這段陳年往事。似服裝嚴謹這回事在國立大學來說,是明文規定的服裝準繩。我這才慢慢回憶起年少時,跟隨父母到政府部門辦理身份證或護照前,都會被叮嚀「不准穿細肩帶,不准穿短褲、拖鞋……」

已經不知多少回,有多少女記者被指穿著不當,無法通過國會安檢;不知有多少次,有人因褲子裙子未過膝而不被允許進入政府部門。諸如此類的新聞,多不勝數。有人說這是小拿破崙心理作祟,有人指整個國家保守程度日益強盛,似乎忘了馬來西亞在 58 年前獨立之時,連女警都還穿著 7 分裙在執行任務呢;連包不包頭巾這回事,也不會引起那麼多「不包的批判」。

我現在記住了:這裡是民風相對保守的回教國家,不是穿什麼走在路上,都不會有人指指點點的台灣。唉,我在台灣購入的紫色灰色褐色絲襪,返馬之後便極少穿在身上了。

《關聯閱讀》
馬來西亞,我的第二個家
聽完大馬留學生的哀嘆,我真慶幸自己來自台灣

《作品推薦》
「明天不上課!」─大馬霾害,政府失靈,背後潛藏更多危機
「看似祥和的馬來西亞,言論自由卻如天方夜譚!」──一位大馬女孩的焦慮與憤怒

更多精彩東協報導,請見天下雜誌東協專刊
及天下雜誌 2015 東協數位專輯

《徵稿啟示》
換日線》即日起擴大徵稿,邀請現在居住於東協各國的新世代寫手,不分國籍、不分職業,發表你最真實的東協故事與在地觀察。來稿中/英文不拘,請以 word 檔案格式寄至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文末並請附上《作者簡介》與通訊地址。

投稿若經採用,將致贈《天下雜誌》2015 年度東協專刊一冊,並有機會成為《換日線》固定專欄作家(稿酬另議)。

《Call for Stories/Submissions》
Crossing, sub-brand of CommonWealth Magazine, is a new website dedicated to global young professionals in the Chinese speaking world. We are now seeking new writers from ASEAN to join us. Writers who own a brilliant idea, special opinio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about all topics—career, society, observation and education, for instance—are welcome to submit articles regardless of occupation and nationality. Writings both in Chinese and English are acceptable. Please submit your articles to 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 with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yourself and your mailing address.
 
Once being recognized, writers will be provided a copy of CommonWealth Magazine's ASEAN special issue and the chance of being a freelancer for Crossing's recurring columns. (Remuneration for freelance columnist:To be discussed)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