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不見得有標準答案──在新加坡,學習跨文化溝通

語言,不見得有標準答案──在新加坡,學習跨文化溝通

新加坡以其「跨文化溝通」著名。在台灣時,無論是媒體報導的故事,或是大學老師的提醒,都曾提及這個南方島國的人民有多麼樣的善於「跨文化溝通」,一些競爭力或人才素養的指標,也會將這一項能力納進評鑑之中,真的到了新加坡展開留學剛好 3 個月了,「跨文化溝通」這個聽起來有些教條或空泛的涵養,究竟怎麼樣體現在真實新加坡社會之中?

因為自己讀的是社會語言學,剛好前幾週討論到「跨文化溝通」的議題。語言人類學家 Gumperz 認為,「跨文化溝通」需要克服所謂的「脈絡化暗示」(contextualization cues),什麼意思呢?在語言溝通之中有很多表層的語言特徵是說話者「用來告訴聽話者現在是怎麼個情形」,而聽話者也必須要對那些特徵有所理解,如果那些語言特徵背後的語言意義無法被瞭解,或者是聽話者不知道這一席話和前後文有何關係,就很容易造成溝通誤會。

Gumperz 研究中,最有名的例子是一個美國的黑人研究生,要做教育心理學方面的調查,因而找上了一戶黑人低收入家庭。他到了對方家門口按了門鈴後,是老公開的門,這位先生帶著微笑應門,問來訪的研究生說「所以小伙子你是要來瞧瞧我老婆的是不是呀?」(So y're gonna check out ma ol lady, hah?)接著,研究生用他在學校學的訪談技巧回答「啊,不是的。我只是來調查一些資訊。他們有從辦公室先打電話過來告知了。」(Ah, no. I only came to get some information. They called from the office.)然後發生什麼事了呢?這位先生整張臉垮掉,一聲不回地走進房子裡叫他老婆出來。整個訪談過程變得很尷尬,雙方都很不舒服。

問題就發生在這位黑人研究生,明明知道對方用黑人英語跟他說話,卻沒有用對應的黑人英語回答應門者,導致溝通失敗。這就是一個「脈絡化暗示」的議題,應門的黑人男子所採用的語言風格是一種暗示,暗示對方應該要進入黑人文化的脈絡,而儘管研究生自己是黑人,也知道這一番黑人英語的語意,卻沒有抓到重點──對方用黑人英語跟前後文的關係是什麼?──希望跟你麻吉麻吉。

「脈絡化暗示」很大部分是基於習慣來使用,並且也是基於習慣才會感覺到,但很少會有意識地被點出來直接挑明地講:欸,你應該要回我黑人英語啊。當對方沒有適當回應「脈絡化暗示」時,就表示他跟你是不同群人,至於你要怎麼跟不同群人互動,就看你自己了。

來到新加坡這些日子,我深深體會到新加坡人的「跨文化溝通」與台灣長輩們想像的有多麼不同。我在台灣的日子裡,大家幾乎把新加坡人的這項能力,與他們的菁英主義還有英語能力畫上等號。但事情似乎不是這麼簡單。

一定程度上,我必須要說新加坡人很懂得查覺「脈絡化暗示」,然後學習那個脈絡的慣例(contextualization convention),不讓對方覺得自己在搞小圈圈。譬如我的新加坡同學到日本交換時,日本人跟她說他們等等要 “presentate”(上台報告),等到她發現日本同學以為 presentation(報告)的動詞是 presentate 而不是 present 時,她決定自己也跟著講 presentate,而不是繼續說 present,因為她覺得,這樣可能會讓日本朋友覺得,她這個新加坡人是不是想強調自己英語好?還是想糾正他們?

跨文化溝通的能力,不是什麼菁英的能力指標,也不是什麼要去找白人家教讓你練得一口所謂的「標準英語」,好像可以橫行天下(其實也就只是美式英語,世界上眾多英語變體的其中一種而已)。

在新加坡,跨文化溝通從常民的美食中心(hawker centre)到研究所裡面的課堂,都能夠展露出來的原因,在於有沒有一顆願意查覺到彼此文化不同,進而嘗試與對方文化靠近的腦袋。當美食中心的昂蒂(auntie,阿姨)問我是「吃的還是包的」,我就不會硬要回答「我要內用/外帶」;當新加坡同學問我 “You had your hair cut ah?”我下意識地因為英語太快聽不懂而說了 “What?” 時,她比了一個剪頭髮的動作,然後換成華語再問我一次「你剪頭髮了啊?」,結果我反被她突然的語言切換嚇了一跳,她還笑著問我「你為什麼一副這麼驚訝的樣子?」

跨文化溝通的「脈絡化暗示」,不是故意用來檢測對方的,有時候是不知不覺習慣說出來的,但對方出乎意料的不同脈絡回應,卻可能讓你感到冒犯或不悅。

有一些在新加坡的台灣人,抱怨自己的美式英語常被新加坡人糾正,或是抱怨新加坡人不願意請教台灣人「正確中文」,說他們很驕傲。但反過來說,(在新加坡的)台灣人試圖去回應對方的脈絡化暗示嗎?比如說在你所謂的標準英文/中文裡參雜一些新式英文/中文的用詞?會不會是你板起的那一張:「我是標準答案」的臉,讓對方覺得你根本不想跟我麻吉麻吉,那我幹嘛要去理你有什麼脈絡化暗示呢?

Gumperz 認為,隨著社會的流動與演變,社會只會愈來愈分化,因而只會出現愈多的多樣文化脈絡,隨之而來的溝通習慣不同是不可避免的,除非日以繼夜的高密度接觸,才有可能學會整套的脈絡化慣例,而世界上的脈絡化慣例有幾百幾千萬種,學不完的。照這麼下去,社會群體的界線只會逐漸被強化下去。

但是,至少我在新加坡看見了另外一種跨文化溝通的常識,首先要放下我群文化中心的想法,認真體會到自己的文化或語言,不過是偌大地球上的其中一種;再來是要有跨出那一步的勇氣和耐性,不要把對方的文化當成不干自己的事,或是不入流的東西。相反地,應該拿出你崇尚主流文化的精神,用心體察不同文化脈絡下語言的蛛絲馬跡。這些能力,或許到了哪一日你只許溝通成功不許失敗時,成為意想不到的資源。

學海無涯,把世界當作充滿驚喜的寶藏,所有的小線索都是美麗的寶物,這才是跨文化溝通的「真本事」。


《作者簡介》

萬宗綸,GeogDaily 地理眼主編,新北土城人,喜歡到處亂學語言,國立台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系畢業。現正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攻讀語言研究碩士,並積極地學習新式英語,也想學馬來語,雖然自己的客家語講得亂七八糟。希望自己能夠與所在的城市一起成長,看見更多不一樣的世界。學習之餘經營了一個臉書粉絲專頁:萬小弟在星嘎坡啦(Mr. WAN in Singapura)


《關聯閱讀》
台灣人才最缺的能力是跨文化的溝通與社交
你真的知道東協熱嗎?──分析師點出新市場的利弊
觀光客天堂、深度旅行沙漠? 從新加坡看台灣年輕世代的城市想像

更多精彩東協報導,請見天下雜誌東協專刊
及天下雜誌2015東協數位專輯

《徵稿啟示》
換日線》即日起擴大徵稿,邀請現在居住於東協各國的新世代寫手,不分國籍、不分職業,發表你最真實的東協故事與在地觀察。來稿中/英文不拘,請以 word 檔案格式寄至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文末並請附上《作者簡介》與通訊地址。

投稿若經採用,將致贈《天下雜誌》2015 年度東協專刊一冊,並有機會成為《換日線》固定專欄作家(稿酬另議)。

《Call for Stories/Submissions》
Crossing, sub-brand of CommonWealth Magazine, is a new website dedicated to global young professionals in the Chinese speaking world. We are now seeking new writers from ASEAN to join us. Writers who own a brilliant idea, special opinio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about all topics—career, society, observation and education, for instance—are welcome to submit articles regardless of occupation and nationality. Writings both in Chinese and English are acceptable. Please submit your articles to 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 with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yourself and your mailing address.
 
Once being recognized, writers will be provided a copy of CommonWealth Magazine’s ASEAN special issue and the chance of being a freelancer for Crossing’s recurring columns. (Remuneration for freelance columnist:To be discussed)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