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十八年自學中文的阿霞,與深夜兼差的皮條客保全──我在越南遇到的人們

洗碗十八年自學中文的阿霞,與深夜兼差的皮條客保全──我在越南遇到的人們

每到一個新的國度,我多半不會去觀光景點(除了博物館),因為總覺得那種地方不是真的風景,而是被建構的虛幻形象。每到一個地方,我會試著跟當地人交流,瞭解他們的故事,那才是活生生的生命映像。

在越南寶成的寶元平政廠區參訪時,驚訝於一間製鞋廠就能有 8 萬員工,自己的發電廠、淨水廠甚至消防隊和醫院,這種儼然「國中之國」的壯觀場景之餘,也遇到一個很有趣的阿姨「阿霞」。她能講很流利的中文,幾乎沒有口音了,這 18 年來,她都在寶成廠區當廚工。

阿霞有兩個兒子,住在越南鄉下,家裡是種田的。來寶元當廚工一個月有 700 萬越南盾,雖然每天要花 3 至 4 小時通車,但這對她來說是很棒的薪水。700 萬越盾相當於 9000 元新台幣,遠遠超過她在家鄉能賺到的。

我很好奇她為什麼沒住過華語國家,卻能流利講中文,她說因為在台幹專用的員工餐廳工作,很想瞭解台灣人都在說什麼,所以 18 年來,每天跟台幹太太學一些,後來公司的工團開中文班給大家,她就去學。

我對阿霞能這樣努力學外語的精神感到震撼。因為她的工作其實根本不需要中文,而整個廚房班也只有她會講中文,「我就只是想學而已。」阿霞笑著說。我問她先生從事什麼職業,她說只有她在工作,先生都在家。她臉上仍然保持著燦爛微笑,好像是在告訴我,越南女性的堅韌是理所當然的。

我心中突然有些不捨,但看到阿霞這麼的樂觀快樂,就覺得人生的價值不見得一定是建立在生活的舒適與否、或物質條件上,只要每天過得很充實,就能感受到自己生活的熱情吧!人生沒有什麼不可能,問題只在於想不想付出多一些、拓展自己的機會和視野而已。

結束了參訪,我一個人在夜間的范五老街閒晃。老實說滿緊張的,之前都是跟整個參訪團十幾人一起行動,出入不是公司派車接送就是計程車。一個人走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加上聽了許多搶劫故事,心裡難免擔心。

結果真的有「怪人」搭訕,一個越南人拉住我用英文問要不要「按摩」。我拒絕了,繼續走,發現沿路都有人抓著問,「要不要按摩」。他們還講了一個詞,「蹦蹦」。一瞬間我懂了,這時候我真的有點害怕了,怎會皮條客大庭廣眾當街拉客?

後來我也不知道要幹嘛,就讓他們講。「I have 3 lady, masa masa, you see, you like, you fxxk. No like, ok, nothing.」 「you sit down. girl come, you see.」 聽他講完這麼荒謬的話,我突然童心大發,我假裝聽不懂英文,對他比手畫腳,假裝我以為他要租車之類。看到那皮條客無奈到捶胸頓足,但又不放棄,始終保持微笑,真是好業務代表。最後我送他明信片,介紹台灣的好,結束這回合。

這樣應付 4、5 個拉皮條的以後,也滿無聊了。我進了一家便利商店,結果警衛是個華人,熱情跟我問候。我的田野調查之心大開,跟他聊了很多,問他住哪,華人的生活情況怎樣?他姓劉,是第五郡的越南潮州華人。能遇到在地人而且語言又通,讓我很高興。

不過最後,他竟然也問我要不要找小姐,他可以帶我去樓上的,我心涼一半,臉色一沉。他大概看我沒興趣,開始問我台灣人收入多少。我跟他說 1000 美金左右時,露出滿驚訝的表情。

他告訴我她在這裡站大夜警衛 12 小時,一個月只有 200 美元,而且眼睛生病也沒能看醫生。他突然話鋒一轉的說你們台灣賺這麼多很好,拿幾百美元來越南就可以玩很多,越南小姐一級棒......還跟我說如果是男人,來越南一定要玩玩。

我對他在公開場合講得這麼露骨很震驚,我問這不違法嗎?他說這是媽媽桑跟小姐的事情,他只是介紹而已。他告訴我按摩「小弟」只要 35 萬越南盾,大約台幣五六百,不懂出去會被坑,他看我人不錯願意幫我介紹......我實在不想再講這話題,就問他平常生活如何。

他突然長嘆一聲地說,他賺的錢根本不夠用,他 40 歲、一個人,扣掉平常生活費以後,加上白天喝咖啡,有時候朋友來吃個飯也就沒錢了。他跟我說外國人都來這裡玩這種的,但是要找對門路不然會被坑而且可能被偷走錢財。看他真的很擔心我能不能玩的開心且不被坑。

我發現不管聊什麼都會扯到帶小姐,乾脆直接問他小姐是不是賺很多。他說她們「純用手」,一天 3 個客人,一個月就跟台灣人賺的差不多了。加上有公司抽成,介紹的人也能抽,這是很大的生意。

我最後請他杯咖啡,算是謝謝他讓我能瞭解一般人不知道的故事。他給我他的電話,說如果要去哪玩,他可以帶我,我告訴他明天晚上我也會來看他,因為我猜當警衛應該是滿無聊。

離開那裡,走出來,又給我遇到一個皮條客,我假裝不懂他的超白話英文,但他鍥而不捨,竟然特別找了一個華僑皮條客來翻譯。翻譯一知道我從台灣來,就說他姐姐也嫁到台灣。

他說他是廣東移民的後代,還用問我會不會講廣東話,之後拿他的帽子給我看,上面寫著某某代天宮,他說這是台灣貨,他姐送他的。我突然覺得很有趣,就跟他多聊聊。當我跟他說我是台灣人,他卻突然跟我說他是中國人。他說中國應該統一,雖然世居越南好幾代,他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我沒跟這位東南亞華僑談政治,我問他是專門做皮條客的嗎?他其實是給觀光客租機車的,但是介紹一個小姐可以抽 5 塊美金,所以很多人在兼差做這個。

他特別吩咐我在路上一定要小心,很多扒手跟兩人機車搶劫的。又留了電話給我,說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找他,他跟上一個遇到的警衛劉大哥都住在第五郡,那是華人區。他說等我長大想「找女人」也可以再找他,他再幫我介紹。

最後他還送我回飯店,這樣驚奇的一天就結束了。認識許多有趣的人們、瞭解他們生命故事,也發現了這種特殊的商業模式。兼職皮條客、媽媽桑跟小姐的共生結構,這趟旅程,真的眼界大開。

《關聯閱讀》
在新加坡,發現即將消逝的台灣角落
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我選擇外派到柬埔寨

《徵稿啟示》
換日線》即日起擴大徵稿,邀請現在居住於東協各國的新世代寫手,不分國籍、不分職業,發表你最真實的東協故事與在地觀察。來稿中/英文不拘,請以word檔案格式寄至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文末並請附上《作者簡介》與通訊地址。

投稿若經採用,將致贈《天下雜誌》2015年度東協專刊一冊,並有機會成為《換日線》固定專欄作家(稿酬另議)。

Call for Stories/Submissions
 
Crossing, sub-brand of CommonWealth Magazine, is a new website dedicated to global young professionals in the Chinese speaking world. We are now seeking new writers from ASEAN to join us. Writers who own a brilliant idea, special opinio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about all topics—career, society, observation and education, for instance—are welcome to submit articles regardless of occupation and nationality. Writings both in Chinese and English are acceptable. Please submit your articles to 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 with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yourself and your mailing address.
 
Once being recognized, writers will be provided a copy of CommonWealth Magazine’s ASEAN special issue and the chance of being a freelancer for Crossing’s recurring columns. (Remuneration for freelance columnist:To be discussed)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