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我們陌生的鄰居,從真心尊重開始。」──清大博士陳以欣的越南職涯筆記

「面對我們陌生的鄰居,從真心尊重開始。」──清大博士陳以欣的越南職涯筆記

我畢業於清大材料所博士班。和我背景相似的同儕們,最有「CP 值」的出路,應該是如台積電等高科技產業。不但學有所用,更可能有高達一、兩百萬以上的年薪。

但我卻選擇到越南,而且是北部的工業小城,開啟我畢業後的職涯。

原因其實是個因緣際會下的意外。博士班畢業的我,想先好好探索台灣這片土地,所以規劃了環島壯遊旅行,卻也因此被家人責難,擔心我喪失了求職的先機,「工作都被大學生搶走」。

旅行結束後,剛好我後來的主管回到台灣要找人到越南進行一些改善,因此有這個面試機會。當時在家人急切希望我快點找到工作的壓力下,即使到越南是他們所不願意我去的,我仍立下到越南工作的決定。

其實說實話,當時的衝動背後,我隱約也感覺到,台灣現在的工作環境、產業發展有點停滯,有點糟糕。東協這邊雖然起步晚,但潛力無窮。我覺得若是我能用積極的心態、勇敢闖盪未知的世界,對我而言會更有挑戰性和成就感。

「理想工作」不該只有一種,不是只有留在台灣、去知名企業、有穩定豐厚的收入,「錢多事少離家近」,才叫好工作。我認為在工作上,如果你願意多付出一點,勇敢向外面自己所不熟悉的市場或領域挑戰,很可能會比留在台灣的人還要大放異彩。

我在越南服務的公司,是安全鞋的製造商。跟我念的科系落差有點大,因為公司雖然也會用到化學品,但和學校我所研究的領域完全不一樣。但研究所系統化、邏輯化的訓練,還是可以應用到工作上。在越南,我也兼負越籍幹部、員工的教育訓練工作,協助公司改善生產流程。

在出發前往越南前,我曾暗暗立志,一定要多跟當地人互動,學習過去我完全不熟悉的語言和文化。我總覺得,身在台灣的我們,長期受好萊塢傳遞的歐美文化影響,會覺得對西方文明國家的文化和價值觀很熟悉、很「正常」;可是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台灣對鄰近的東南亞諸國,反而很不熟悉。

我們對他們的印象可能是一片空白。我也是如此,我完全不了解越南。過去也沒機會接觸到。但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絕不等於整個世界,我希望既然來了(越南),就要好好向當地人學習更多不一樣的事物、拓展視野。

「坦誠相見」的越南醫院初體驗

現在說起來輕鬆,但其實當時憑著一股衝動來到越南後,第一件迎接我的事情,就是接連不斷的「文化衝擊」。

印象最深刻的,可以說是我的越南醫院初體驗。

我因為本來就有些心悸、呼吸不順的老毛病,到越南後因為天氣和工作壓力,有天突然復發,心臟很痛。那時急忙請一位越南幹部帶我去當地醫院看醫生、照 X 光。

在台灣進行 X 光檢查,我們都很熟悉,就是進去更衣室換袍子,然後穿著袍子到 X 光室,不會有衣不蔽體的情形。

但在越南當時的醫院,照胸腔 X 光檢查時,是上一位還沒離開,下一位就緊接著進去,也沒有換檢查服的地方,直接脫了衣服就做檢查。還沒來得及穿好衣服,下一位就進來了。而 X 光室的門一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外面,對室內一目了然,大家對這件事似乎也不以為意。甚至帶我去的同事也進來問我:「要不要幫妳脫?」

而因為我是外國人,當醫生叫到我姓名的時候,全場一起回頭盯著我看,真的有夠尷尬!

越南當地醫院感覺也還沒有服務業概念,那邊護士小姐最大,會用命令式的語氣「指揮」病人看診、領藥、檢查。而我去的醫院,需要等待醫生開出處方籤後,在固定時間一起發放,再由病人或家屬領取去購買點滴、藥品、針劑,買來交給護士施打。所以在醫院的長廊上,會看到許多人排隊等處方籤的發放。效率、流程跟台灣不大相同。

另一個文化衝擊,來自飲食習慣。越南既吃狗肉也吃貓肉,狗肉甚至是貴客迎門的時候,才會端出來的高檔料理。這點我到現在還是無法接受,只能敬謝不敏。另外大家或許聽過「鴨仔蛋」,在越南,這不只是當地人大家習慣的「營養早餐」,甚至還細分為從受精卵、胚胎、到幾乎成型的雛鳥等多種「等級」。雖然說「入境隨俗」,但對這些食物,真的要有強大的心理建設,才能適應。

但越南也有很多和台灣相似的地方。例如到當地,大家會先問你是哪一年生的,很重視長幼倫理、也很有家庭觀念。初次見面的越南人,很愛熱心地問:「你結婚了沒?」

在歐美國家或現在的台灣,有時候這樣探人隱私是不太禮貌的。但其實這代表越南人的關心,當他知道你沒有結婚,多半會笑著問:「那妳要不要嫁越南人。」

越南也會過農曆年。我有次過年的時候在待公司沒有回家,當地幹部就邀我到他家吃飯。這經驗也非常有趣,在外國人並不多的越南北部鄉鎮,我頓時變成稀有動物,在當地幹部家中還沒吃完,就被大家鬧哄哄地帶到他的鄰居家「串門子」、繼續換一桌吃飯聊天。

工廠門口老公「站崗」,可不是溫馨接送情

另一個特別的地方,是越南男女間的關係。

在越南有句老話,「大事男人決定,小事女人決定,」但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小事,「所以就全交給女性作主吧。」

所以在尤其鄉村地區,常會看到越南男人都在路邊,喝咖啡、喝啤酒、抽菸、聊天,一副悠哉無所事事的樣子。

在不少工廠門口,你更會看到一個奇景,就是工廠工作的女生下班時,一堆「老公們」牽著摩托車,「站崗」等老婆下班。

千萬別誤會,這不是溫馨接送情,而是這些老公們,急著要拿老婆剛發的薪水,去喝酒、或「賭一把」。

因為歷經多年戰亂、男丁損失慘重,越南社會傳統上對男生非常非常保護,也造成「男尊女卑」、「女生就是要做事、養男人很應該」的性別不平等待遇。就我個人經驗,多的是四、五十歲,還成天在家裡給太太養的先生。

但這個傳統觀念,隨著越南經濟、社會環境改變,到了二十多歲的年輕一代,情況已經明顯有改善。

我的越南觀察

在越南工作,兩年多下來,除了日常生活的文化衝擊外,也有不少對這個國家經濟發展和職場環境的觀察與體會。

我認為,這幾年越南經濟數字成長很快、很好,但這個國家要真正進步起飛,還是得從基本制度的建立和教育著手。

身為這邊台商的台籍主管,我們每天都得面對當地的「紅包文化」。比方說,或許大家有所不知,越南在勞動、環保、稅務等法律上,因為幾乎「照抄」先進國家,所以其實是完全「符合世界潮流」的嚴格。

但法律雖如此,執行上當然有差別待遇。比方說,越南政府的各項例行檢查,當然不會輕易對「自己人」(越南企業)出手。而比方在我所在地的日商、韓商大企業,因為「後台」(政府)硬,越南地方政府也不太會去找麻煩。這時候,你就能體會到台商在當地的悲哀。

在這裡多年的老台商、老台幹,其實多已習慣成自然,每當某某部門的某某官員又要來「勞檢」、「安檢」、「消防檢查」、「環保檢查」,官員前腳還沒到,這裡「紅包」早已準備好了。

現在越南也越來越重視教育與學歷,念大學的人增加了,但是職缺並沒有那麼多,以致於許多有大學學歷的年輕人,要先借錢來塞紅包買職位。而許多越南男生喜歡當警察或公務員,因為雖然薪水不高,但有機會可以「收紅包」。

我認為這些問題,可能還是需要從基本教育著手改善,而且年紀大的這輩想法也要改變,越南的成長才會快,否則就會卡在都市很進步、鄉下地區則很原始落後。政府機關也要減少貪污、行政透明化。

而做為一個在越南工作生活兩年的台灣人,我認為自己也學到很重要的一課,就是儘管語言、文化、生活習慣、社會環境可能都不同,但人與人之間,真心對彼此的互相尊重、平等對待,是最最重要的。

剛開始在越南工作時,我幾乎沒有任何當地朋友,有點「孤軍奮戰」的感覺,但有幾個會中文的越南女孩,對我非常親切,讓我能慢慢融入環境。這幾個會講中文的越南女孩,很多都有在台灣工作的經驗,她們對我說,「在台灣的雇主、同事,都對我很好。」

我想正是因為如此,她們才會對於來自台灣的我,主動釋出自然的善意。

但我忍不住想到,在台灣,看到同樣有許多移工,一直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光是我所知道的例子,就有人在台灣 3 年沒有睡過床、只能睡在躺椅上,甚至吃飯,雇主也沒有準備單獨的一份,而是由雇主家人們的便當中分出來的。

「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嗎?」我想到自己的家人,曾經請過外籍看護、外傭,回想起當時家人對他們的態度也不是很好、不夠尊重,非常懊悔。

在越南,其實當地基層勞工的生活環境並不好,越南的薪資是台灣最低薪資的 1/3 至 1/4,但當地的物價,有些比台灣還要高。加上在這邊,多數的員工從周一到周六,每天工時很長,薪水卻不高,在家裡的長者或家人,有時候都必須額外兼差,貼補家用。

有一次,我利用機會帶著公司的員工,也請她們各帶兩位家人一起出遊。「我可能一輩子都沒機會帶家人出去,」其中一位員工用認真的表情對我如此說。

我的薪水比較高,我沒辦法破壞公司的給薪規定,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希望可以把真心的關懷和溫暖給他們。

從「你憑什麼教我」到「依依不捨」

不少人說越南員工「很難管」。作為公司的小主管,在越南的兩年,前一年我的確是孤軍奮戰,因為當地人尤其年紀較長、在公司年資較久的員工,會覺得「你這後輩憑什麼教我?」

但慢慢地,我學會將心比心,真心替員工的職涯著想,希望能讓幫助他們學到其他技能,可以在一成不變的生產線工作外,有機會選擇更寬廣的路。這樣的誠意,我覺得慢慢地傳達到員工們的心裡,在往後一年的時間裡面,我們辦了80 場教育訓練,整個公司 2,000 名員工中,有 1,300 人次後來都自願前來充實自己。

個人觀察,越南人的自尊心強,用高壓或命令的語氣無益於管理,但若是比如在 A 員工面前誇獎 B 員工,激起他的好勝心,同時盡量用鼓勵代替責罵,都是管理上很有用的小技巧。

但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我們身為台灣人,在越南或其他東協國家,自己如何看待自己和當地朋友的心態。放下成見、優越感,用開放包容的心胸,平等對待我們語言不通的夥伴,是真正融入當地的不二法門。

在我離開越南的工作時,看到同事們的依依不捨,我深深感動也感謝,我覺得自己在這裡學到的,可能遠比教給他們的要多。

東協市場,如今已是全球商業必爭之地,東協、越南、緬甸、寮國,現在缺人缺得超兇。接下來難保不會有一天,換成我們到這些國家當台勞。趁著這個機會,希望能透過我的經驗分享,讓大家更認識我們的近鄰,也用更尊重、友善、平等地方式,對待我們這些異國朋友們。

(本文由「燦爛時光──真人圖書館」及陳以欣小姐授權換日線節錄文字內容,由陳以欣/張翔一整理)

講座完整內容連結:
Sep 05 2015【真人圖書館025】陳以欣:清大博士的越南離職筆記1/16
Sep 05 2015【真人圖書館025】陳以欣:清大博士的越南離職筆記2/16
Sep 05 2015【真人圖書館025】陳以欣:清大博士的越南離職筆記3/16
Sep 05 2015【真人圖書館025】陳以欣:清大博士的越南離職筆記4/16

《關於講者》
陳以欣,清大材料博士班畢業。2013年8月赴越南工作,擔任製鞋業台廠幹部,同時負責當地員工的訓練,對越南當地的風土人情和職場文化,有深刻的觀察與體會。

關聯推薦:
我是台灣人,但我不是「台幹」!
直擊越南/通吃內外銷!改革紅利國,人人搶進

更多精彩東協報導,請見天下雜誌東協專刊及天下雜誌2015東協數位專輯

《徵稿啟示》

換日線》即日起擴大徵稿,邀請現在居住於東協各國的新世代寫手,不分國籍、不分職業,發表你最真實的東協故事與在地觀察。來稿中/英文不拘,請以 word 檔案格式寄至 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文末並請附上《作者簡介》與通訊地址。
投稿若經採用,將致贈《天下雜誌》2015 年度東協專刊一冊,並有機會成為《換日線》固定專欄作家(稿酬另議)。

《Call for Stories/Submissions》
 
Crossing, sub-brand of CommonWealth Magazine, is a new website dedicated to global young professionals in the Chinese speaking world. We are now seeking new writers from ASEAN to join us. Writers who own a brilliant idea, special opinio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about all topics—career, society, observation and education, for instance—are welcome to submit articles regardless of occupation and nationality. Writings both in Chinese and English are accepted. Please submit your articles to 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 with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yourself and your mailing address.
 
Once being considered, writers will be provided a copy of CommonWealth Magazine’s ASEAN special issue and the chance of being a freelancer for Crossing’s recurring columns. (Remuneration for freelance columnist:To be discussed)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明堂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