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他人的眼睛觀看,你可能比自己想的還要美好

透過他人的眼睛觀看,你可能比自己想的還要美好

最近倫敦的 V&A 博物館(Victoria & Albert Museum),展出各國當代藝術家對於義大利文藝復興藝術家波提切利(Botticelli)畫筆下女神維納斯的重新詮釋。眾多作品當中,中國藝術家尹欣以東方五官,所謂的「典型」特徵,重現女神形象。這樣對東方美女的描繪若出自西方藝術家之手,大概沒什麼好意外的,但出自於東方藝術家則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會這麼說,是因為即使我們知道這些特徵是十分片面甚至僵化的,仍然明白這是他人看我們的方式,也是能夠以最快速引起西方觀者共鳴的濃縮原素;而事實上,東方的五官特徵確實呈現一種獨特的美。同樣針對不同文化的審美觀,換一個更廣闊的視角,一位羅馬尼亞攝影師 Mihaela Noroc 行遍世界各國,以攝影紀錄不同文化中的美女。照片中顯現美的多元與差異,個個表現出獨特的,甚至難以言喻的,無庸置疑的美好。

中國藝術家尹欣以東方五官,所謂的「典型」特徵,重現女神形象。圖/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2016

中國藝術家尹欣以東方五官,所謂的「典型」特徵,重現女神形象。圖/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2016


義大利文藝復興藝術家波提切利(Botticelli)畫筆下女神維納斯。圖/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2016

義大利文藝復興藝術家波提切利(Botticelli)畫筆下女神維納斯。圖/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2016


「美」是個極大極廣的概念。隨著時代的推移,人們對美的認定出現了不同的品味與標準,而即使同一個時代也會因為文化歷史背景,甚至性別而有不同,一直以來為許多藝術家、哲學家、文學家,甚至科學家與數學家討論的議題。事實上,對美的思考可以更進一步、更廣闊地檢視我們對於價值的評斷,而審美、價值判斷與歷史都是流動的。

現今,我們在人類歷史上處於一個很特別的時代:我們既能在知識上更有效地穿越古今(考古文獻發現、對歷史知識的不斷增進與修補),又能夠橫跨東西(外語的學習、留學生人口的提高、資訊相對與逐漸開放等)。前面提到的兩位藝術家只是眾多討論的極小部分,但這些現象顯示出一件有趣的事:既然美有眾多標準,又免不了包含私人偏好甚至偏見,那麼人其實能對自己的美好更有自信。換句話說,如果他人(不同文化)如何看我們、與我們如何看他人,都存在不時變動的偏好,多元意見的現代社會中,自我價值的權柄其實是握在我們自己手裡的。

那麼,我們如何觀看與理解自己呢?

乘載了不同的文化與歷史背景,其他國家出現異於我們的不同視角,雖然可能很多時候顯示出偏見,有時也可能是健康甚至必要的。東方人遇到西方人的片面理解通常一笑置之,而其實華人對於西方人形象也混雜許多不合理的印象。身為目前所在國的「外國人」,當初選擇離鄉背井,必定是當今站立之處有什麼值得我們學習的優勢,或某種有利之處。即使少不了面臨不平等待遇與參雜偏見的眼光,我們不妨反過來,嘗試用當地人全新的視野,經過適當的篩選,反思與辨別自己的優勢。換句話說,追求進步與從他人成功經驗獲取有利資訊固然是寶貴的,但我們也許同時可以透過他人的視角,檢視自己的卓越之處;畢竟對於他人的無止追求與模仿,常常也讓我們消失在人群中。

在此並非鼓勵迎合他人對我們的想像,而是提出疑問:東方/華裔/台灣的特色與優勢是什麼?什麼是別人模仿也模仿不來,甚至學也很難學會的?這是在文化上,我們這個世代必須要重複反思的問題。

身為海外華人,無論在異地討生活或討學問,我們其實站立在兩種(有時甚至多種)文化的交接處。增進自己的國際觀與實力的同時,留心觀察別人如何看我們,用一種開闊的視野回頭看看自己。謹慎辨別狹隘偏見的同時,或許有機會因著他人全新的眼睛突破死角,發現一些自身意料之外的美好。

做個精明的文化中介者。藉機讓自己即使身處西方價值凌駕的社會,仍能發掘並自信地展現自我與眾不同的價值。

《關聯閱讀》
世界上沒有醜人,只有醜陋的心
網路正妹的「普世價值」,讓我迷惘、也讓我憂心

《作品推薦》
留學生不敢說出口的秘密,與最深最黑暗的恐懼
從對倫敦地鐵的觀察,重新思考低頭族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2016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