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對倫敦地鐵的觀察,重新思考低頭族

從對倫敦地鐵的觀察,重新思考低頭族

倫敦是世界上最早興建地鐵的城市,自 1863 年至今已經擁有超過一世紀的歷史。但無論是倫敦老舊、髒亂、吵雜的地鐵車廂,或台北明亮、清潔、相對安靜行駛的列車,都少不了通勤中的「低頭族」。

因為歷史悠久,許多路線深埋地下好幾層,倫敦的地鐵是沒有訊號的。對這個時代的人而言,沒有網路簡直如同瘸了腿一樣,我就有朋友極端地形容沒有網路的智慧型手機形同垃圾。因此在倫敦地鐵上很少看到人使用手機,但很有趣地,是倫敦的人們在此仍然呈現「低頭」的症狀。

這些沒有網路的倫敦「低頭族」看什麼?他們看報紙、看書(包含紙本書籍與電子書),也就是「低頭」的對象與內容是新聞或者小說,似乎與一般概念的低頭族不那麼符合。

但使用智慧型手機的人都知道,除了社群網站外,大家也會在通勤過程以智慧型裝置閱讀新聞、文章與電子書,許多人也利用社群網站在臉書上分享喜歡的文章或論述,有點類似以前人們剪下報章雜誌中喜愛的篇章,在親友間流傳。這樣看來,無論紙本或智慧型裝置,同樣閱讀新聞,照理說兩者都是「低頭族」,但為什麼我們的觀感會有差異?

若進一步討論內容的品質,有的人說,因為報紙或書籍的內容比較「正統」,網路上的言論品質參差不齊,甚至高低懸殊,但事實上報章雜誌的讀者群中,也不乏看小報或八卦週刊的人,書籍也不見得全都那麼「正經」。

從「低頭」的行為,就智慧型手機未盛行的時代而言,我的父母那一輩的人回憶年輕時金庸小說盛行的那段日子,描述大家無論坐車、等車、吃飯時都在讀金庸,簡直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

更近代一點,也許就是哈利波特出版的那幾年,許多人也是日以繼夜、欲罷不能地閱讀。這些或許都是一個時期的風靡與潮流,但也有不少人長久喜愛,也不停地讀書。

英文有 to have one's nose in a book 的說法,形容的就是這些愛閱讀的人,在他人眼中一天到晚埋首讀書,儼然完全忘記外在世界與其他人的存在。即使不談文學小說,相信許多人也有自己或自己的父母在飯中或飯後,整個人的面孔消失在報紙後面,除了翻頁以外動也不動的記憶。這些讀金庸、讀哈利波特、閱讀新聞時事的人,是否也可算是「低頭族」呢?

從以上看來,「低頭」無論在行為、內容,與內容的品質上,放置於不同時空背景,其實都比我們想像的還普遍與相似。換句話說,「低頭族」其實不能算是這個時代的產物,卻是近年廣泛繁殖的生物。當然,不可逃避的是,這些新興科技確實也帶來全新的傷害:眼睛或肩頸的傷害、注意力難以集中、閱讀篇幅與耐性大幅縮短、甚至是人際關係與形象的虛假及其所造成的焦慮(用或不用都令人感到焦慮)等。這個時代的低頭族數量多更多、行為更頻繁、更顯眼,原因除了容易上癮以外,或許是有太多不同的事情都能夠在同一個裝置上進行、使用上真是太方便、可及性又太高了。對於居住海外的人們而言,這些科技與網路給生活增添了不少便利與即時性,只是無論優缺點,智慧型手機與網路終究只是外力,其對我們的改變遠不足我們所容許自己受到的影響。

近年大家討論智慧型裝置對於人際關係的影響與其使人封閉的效果,我有時也很納悶不解,那些一天到晚說想看看世界,卻一空閒下來就滑手機的人,究竟想看的是什麼?他們的「世界」是哪個世界?但換個角度想,事實上在智慧型手機以前,也許是電視,再更之前也許是報章雜誌,但無論哪一個時代、哪一個世代,不都是人們一有機會就急於投奔的懷抱?而我也發現那些不使用臉書或智慧型手機的朋友,回到家還是一定要上網逛 PPT 或者部落格。

最終核心仍是「人」的問題:社會的進展或許把我們帶離了自己,加上人際關係長久存在破口,而歷史的此刻提供我們尋找慰藉的選項,要我們付出的代價更高了;又或許大家同等封閉自己,同時渴望創造屬於自己的世界網絡,只是工具與方法的抽換罷了。無論滑臉書按讚、讀新聞報導或電子書,智慧型裝置並非罪大惡極,也非全然無辜,但人類文明的創造又有什麼是全然的善或惡呢?

《關聯閱讀》
不為臉書炫耀、不為標榜自己──旅行,真希望是你一個人的事情
不滑手機就焦慮 你低頭成癮了嗎?

《作品推薦》
向西方取經,不是遺忘自己的藉口
給留學生:英語說得笨拙沒人好,你也永遠無須自卑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PROAlfred Lui CC BY 2.0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