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夢依然存在,只要你片刻不鬆懈、永遠不放棄
圖片

American Dream 美國夢,是來自於 19 世紀一種相信只要努力奮鬥,便能在美國獲致更好生活的信仰。大蘋果紐約,尤其是美國夢的象徵。

「只要你肯努力,人人都有機會,」當年來自全球各地的移民搭船來到紐約,一看到港口的自由女神像時,就覺得自己的夢想,彷彿就要在這裡開始實現了。但隨著時代改變,尤其金融海嘯的衝擊,不論在紐約或美國、甚至世界各地,越來越多人完全不再相信「美國夢」。

但從我自己的經驗,和我在紐約的朋友圈裡,聽他們所講述的故事,讓我相信今日的紐約,仍然造就了很多人的夢想。不論在金融、時裝、藝術、法律,房地產,甚至更多各式各樣的行業,「美國夢」依然存在。

先說說我的好朋友。畢業於加州柏克萊大學電子工程系,卻喜歡設計的他,剛開始只是利用家裡多餘的空間當小小工作室,今天已經在紐約布魯克林 Industry City 開起真正的 Studio,自己當起小老闆,旗下有 5、6 個員工。

因為他在這裡,結合自己工程師的專長,與對時裝的興趣和熱情來經營他的服裝公司──他運用數據分析計算自己利潤高的單品,還有顧客們較願意掏錢買的單品等等,建立完整的大數據資料庫,作為行銷參考。現在他的營業額蒸蒸日上,訂單接不完,已經是 Etsy 網站上,Monogram 的銷售冠軍。

最特別的是,他和你我一樣是個台灣人,但他雇用的員工都是白人,這在其實仍以華人幫白人工作居多的美國,真的不常見。除了經營服裝公司之外,他目前還利用多餘時間,和其他合夥人一起寫軟體。

另一個朋友是我高中時就認識的好友。他在加州聖地牙哥大學畢業後搬來紐約,畢業於布魯克林法學院並取得法學博士學位。現在他是耶曼律師事務所中國業務部合夥人,也是我們大家口中的「紐約賈律師」,專精以勞工和商業為背景的移民法。

他幫助小型與中型外商公司在美國設立分公司,也提供商業實體和資金組成、商標申請等全方位的法律意見。他常常被電視或雜誌專訪,這個月才被《法律與生活》雜誌總編採訪為封面人物,針對投資移民的政策和發展趨勢發表政策建言。

除了是個出色的律師之外,他還跨足於時尚界,是一家西服公司的合夥人。目前還打算成立房地產投資公司、投資酒吧。他在紐約的努力、成就,和平日對公益活動的貢獻,讓身為他好友的我感到好驕傲,也把他當作一個努力看齊的目標。

還有一個朋友畢業於紐約 Parsons 設計學院,後來讀了 GIA 珠寶鑑定,曾經在不同的時尚、精品公司不計辛苦地實習過。如今從學習珠寶設計到自己設計珠寶、設立網站準備發售自己的完成品,每次看到她發表新的設計圖時都會想:這個女孩好美,因為有夢很美,努力實現夢想的女孩更美。

我也有許多還沒實現自己夢想的朋友們,但他們白天上班,晚上拿課進修,努力的往自己的夢想前進,一點也不鬆懈。

再講講我自己的經歷吧,當初為了轉換環境來到紐約工作,我先在加州與紐約的主管視訊面試了兩次,通過以後飛來紐約參加最後一次的面試。3 個小時裡,我總共被 12 個考官面試,面試到最後一個人時,我頭都昏了,早就已經忘記要怎樣推銷自己才能拿到這份工作。

但最後一個面試官卻是最重要的決策者,他的決定,關係到我到底能不能提著大大小小的箱子,從安逸的洛杉磯搬來充滿機會與挑戰的紐約。

他問我為什麼想搬來紐約?

我說我爸爸是個退休的投資顧問,在小學的時候我就會坐在爸爸的腿上跟他一起看股票的漲跌和曲線圖,在很小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想要進入金融業,大學畢業後,我進了銀行的投資部門,從投資顧問的助理做起,後來進了洛杉磯的美林證券公司。

而紐約是全球金融的中心,能在這裡生活工作是我的夢想。我想要靠我自己的能力和努力,在全美國前 30 名的團隊裡證明我的實力,同時也想學習如何當個分析師,我想要證明女生在金融業也可以做得像男生一樣好,也想要證明台灣人對數字的靈敏還有我們的聰明才智。

接著他馬上連珠炮似地問了許多問題:在這麼多的候選人裡為什麼要選擇你,妳的理想工作環境內容是什麼,妳的優缺點是什麼,遇到客戶因為市場的波動而發飆妳會如何處理,在一個團隊裡妳覺得妳是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等等。我想盡辦法定下心來,一一用心回答。

例如被問到有這麼多履歷表和候選人,為什麼要選擇我時,我很堅定的說因為我是個有能力的人,女生在金融業生存本來就不容易,所以能生存下來的人都有本事也非常的堅強。

我很好學所以不懂的事情,我會自修讓自己快速學會,來分擔我們團隊的工作。我很有親和力也對客戶非常有耐心,所以過去能得到很多客戶的信任,再加上我的記性非常好,只要見過面的客戶或者只是講過話的,我都會記得他的名字、家庭狀況,和有什麼類型的帳戶。所以他可以很放心地把客戶交到我的手上。

再來,台灣人的數學都很好,而我也不例外,我對數字非常靈敏,所以就算是複雜的融資,期貨,或資金抵押有都可以很快速的算出數據,讓跟客戶談話時,流暢許多,給客戶建立很多信心,放心把他們畢生的積蓄交給我們管理,期許著我們可以讓他有更舒服的退休生活......。

最後,我不忘再強調一次我不會令他失望,請他給我機會。

紐約是個競爭極為激烈的城市,因為這裡有太多美國名列前茅的好學校培育出來的菁英,而每個在紐約的人都很努力,所以條件好的競爭者太多了。當時也曾不安地想著,自己被錄取的機率到底有多高?

我是一個大家眼中生活安逸、步調緩慢的洛杉磯長大的女孩,也許他會認為我無法適應紐約快節奏的工作環境。更令我最擔心的是那個團隊並不多元化,14 個人的團隊裡全部都是白人,一個亞洲人都沒有。其實不只團隊不多元化,我們的辦公室 142 個人裡面沒算上我的話,一共也只有 4 個亞洲人。

但不知道他是被我的自信或是決心吸引了,還是他願意放手一搏給他眼前這個積極的台灣女孩一次機會,我成功打敗「進入決賽」的另外五位選手,當場拿到了這份工作,也就飛回洛杉磯把我生活 20 年的回憶打包起來,買了張單程的機票,離開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家。

而我的夢想也就在這裡開始起飛了。

我實在無法準確地形容,如今對紐約的這份喜愛與熱情,也不確定我會在這個永遠不沉睡的城市停留多久,但我感謝紐約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圓了我的夢,生活在我從大學時期就無比嚮往的城市,現在的我終於可以很驕傲地說: I am a New Yorker。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JENNY/NOIRBLANCNYC──我們的美國夢

JENNY,出生於台北,小學移民去洛杉磯,目前居住在紐約,從事金融財務管理相關工作。除金融本業之外,熱愛生活,時尚,攝影,美妝保養。希望能透過文字讓更多人欣賞紐約的美。
臉書專頁:Noir & Blanc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