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想站著,還把錢給賺了──而想「站得穩」,馬步更要紮得深

誰都想站著,還把錢給賺了──而想「站得穩」,馬步更要紮得深

吾友喇叭,人間小叮噹,據說讓他帶行程,從切蘋果到剖西瓜的各種尺寸水果刀,甚至幹架用的蝴蝶刀,凡團員叫得出名字的物品,他的導遊百寶箱裡都有。

百忙中他發新文〈 出國打拼,能不能「站著,還把錢給賺了」? 〉,文章開頭寫道:「友人傳了一則新聞,問我看法。」

我自己對號入座: N1 就是那個友人。遇澳洲事,我喜歡問喇叭的看法,他在地多年,同時身為導遊每日接觸人群,東奔西跑,看得多、聽得多,講起來生動又有趣。

喇叭是很有生活智慧的人。我不一定在每個情境,都會採取他文章中提到的做法,但是非常同意他所說的要「審度時勢、評估資源,然後應對」。簡單的說,在海外面對各種挑釁,思考模式應該都是相似的,硬碰硬,不一定是最好的做法。(請參考筆者〈 文化差異,還是我被「歧視」了?──先別輕易做出指控,不卑不亢嘗試對話,更要懂得保護自己〉一文)

不過學術人素來調皮,我也好奇,若「主客易位」,別人會怎麼做?於是抓緊機會,做了個小小的社會實驗:

「中國導遊」,是如何處理「台灣旅客」的類似問題呢?

三月份,台灣長輩來訪荷蘭,顧及交通方便,請了位能說中文的包車導遊。事前大概就猜到──果然,當天來了一位本籍中國的導遊。路上大家相談甚歡,導遊表示自己來荷蘭多年,非常喜歡荷蘭,去過台灣幾次,年前剛回廣州。中途導遊介紹景點盡責,幫忙照相還會帶動氣氛,媽媽私底下有交代,待會小費要多給一點。

回程,突然想起喇叭的文章,決定如果有機會,要來稍微實驗一下。結果很巧地,導遊從我家長輩口中知道,他們之所以來訪,是因為我家有個新生兒,於是就隨口問起:「那寶寶是像中國人多些?還是像美國人多些?」

在所有長輩還來不及接口時,我馬上就「厲聲」說道:「怎麼可能像中國人?我這輩子沒一天當過中國人耶。寶寶當然是像台灣人多些,黑眼珠黑頭髮比較明顯嘛!」

我刻意把話說得很清楚,口氣也確實不夠有禮,通常我絕不會這樣的。但其實如前所述,當下也是帶些好奇,在相似的狀況下,中國籍的導遊會如何回應。

結果,只見導遊笑瞇瞇不慌不忙的說,「是阿!那就是像媽媽多些!」沒有道歉,但也沒有受冒犯的神情。大抵就是如喇叭文中所說的:「導遊先生轉了個彎,把話題巧妙地結束了。」

當然,這只是個小例子。在本文中的例子,我是顧客,花錢的雖然不是大爺,但絕不是來找罪受的,導遊不會沒事刻意說話得罪客人,影響之後的小費收入──簡單說,人在海外,哪一個不是想好好站著把錢給賺了,若是可以,當然也想顧著面子又賺到裡子。

圖/JR AK@Shutterstock

不過,馬步紮得深,「用實力說話」更是硬道理

然而我更認為,真要能夠「顧著面子又賺到裡子」,除了腰桿得柔軟,馬步更得紮得深,自己得厚植實力:

在海外多年,聽過太多例子,台灣同學在課堂上,凡講到台灣是個國家,甚至只要提到 national, country,這類涉及表示國格的單字,就會被中國同學當場抗議。

去年,我自己也演過一齣內心戲:暑假,我在荷蘭的大學和其他國籍的老師合作開設課程,學生來自歐盟各地,名單裡面,也有在歐洲求學的中國籍學生。

開課第一天,來自各地的老師要先簡介不同國家的教育制度,我介紹美國和台灣。心裡確實有想過,萬一對方抗議怎麼辦?不過,後來證明這是多慮──我是「授課教師」,對方是「來學習的研究生」,我在上課,他當然不宜、也不會去舉手抗議。

另外,兩年前,接到邀請,一群編撰大學教科書的劍橋學者,正針對介紹各國國中小科學教育的書籍進行徵稿。當時我很忙,但我心想,如果今天台灣學者或者台灣人,不勇於發聲,那麼世界這麼大,我們又如何期待其他國家的人了解台灣,進而肯定支持呢?所以,我拜託台灣兩位年輕學者一起幫忙,三人都是在很滿的研究行程中,硬擠出時間,於是在那本書中得以專章介紹台灣的科學教育。

當然,此處所舉的,只是個人身為一個海外研究者的一些小例子,更多眾人熟知的「台灣之光」級人物事蹟,如:國際知名導演李安,在奪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的得獎感言中感謝台灣,並且將好萊塢團隊引介至台灣拍片;美國大聯盟球星陳偉殷,總是在公開場合不厭其煩解釋自己來自台灣。還有無數族繁不及備載的例子,都是「站得穩」的最佳例證。

如果說這幾個經驗和故事教會我甚麼,就是這真的是個「實力說話」的世界。確實,台灣是個小地方,也面臨著很多政經、外交上的挑戰。我或許不夠力去馬上改變這個大環境。但是,如果以身為人在海外的「個體」來說,出國打拼,日常生活,處事圓融可以有彈性。

但我也相信只要馬步紮得深,每一個在海外的台灣人,都一定有機會,可以透過自己的專業表現,更自信、更無罣礙地為台灣發聲。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anti Hesse@Shutterstock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