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通信】文化差異,還是我被「歧視」了?──先別輕易做出指控,不卑不亢嘗試對話,更要懂得保護自己

【作者通信】文化差異,還是我被「歧視」了?──先別輕易做出指控,不卑不亢嘗試對話,更要懂得保護自己

編者導言:《換日線》成立以來,一直希望能提供一個各地作者、讀者互相交流討論的平台。透過【作者通信】企劃,我們廣邀讀者針對各類議題提問,並代為邀請旅居世界各地的作者回覆。本文由換日線作者任恩儀撰寫,以自身的經驗,回答讀者關於「歧視,或是文化差異」的問題。

讀者來信:

因為即將要到國外念研究所,之前也有在美國的交換學生經驗,雖然沒有遇到嚴重的歧視,但還是遇到了很不愉快的狀況。

加上之前雪梨大學傳出中國留學生,用微信紅包、部分中國網路流行語作為競選會長的宣傳,結果被同學檢舉、也被校方視為「有販毒之嫌」和「賄選」而取消資格,引起廣泛議論──支持校方決策者認為,此類宣傳文字雖為中文,但直譯後在澳洲極不適當,且澳洲法律規定,只要有贈與,一毛錢都算賄選;但另一方面,許多中國學生抗議這是「中國流行文化」的一部分(且澳洲有很多中國移民及中國學生),結果卻被視為違法,這有歧視之嫌、並有留學生不受尊重的感覺。

我覺得在文化交流上,有時候實在不易拿捏到底是「文化差異」的關係?還是真的不被尊重,甚至被歧視了?當中的分寸,應該如何拿捏,又該如何應對呢?

──換日線讀者 Carrie

作者回覆:

旅居海外多年,如果要我說哪件事至今仍無法克服,且總是帶著惆悵,不是那懷念台菜的亞洲胃,也不是自己帶著台灣國語腔的英文──而是在某些時刻,當我想要引用經典「鄉民梗」來諷刺或搞笑,但環顧四周,全是些不懂這些梗的外國人時,那一刻,我總是有點不被理解的孤獨。

確實,到了海外,文化差異成了與外國人互動的重要議題。而究竟是「文化差異造成的誤會」還是隱性甚或顯性的「歧視」,有時候也常常難以區辦。

但我想不論是「誤會」還是「歧視」,關鍵都在於「不理解」。

因此,儘管我可能永遠無法讓外國人對台灣的「鄉民梗」會心一笑,我還是相信自己可以多做些什麼,來理解當地文化,同時幫助他人理解自己的。

說到「理解文化」,我會建議多問多聽多觀察:看似老生常談,但很多人並沒有「直接開口問文化」的習慣。有時是愛面子,覺得問了就表示自己不懂,所以喜歡用過往經驗推敲,或寧可上網問而不從周遭蒐集答案;甚至自認「禮多人不怪」,反正「對方應該都可以體諒我」──可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往往「多禮」變成「失禮」,沒注意到的小細節變成大關鍵,反而得不償失。

「文化」畢竟是複雜而多面向的集合體,所以建議平日有機會,就該多開啟與文化相關的討論。同時,對於當地的「風土民情」,我也建議要多問在地人,不要只問自己人,更不要只問一個人。

方便取得的二手答案,總是不如第一手蒐集的資訊

社群媒體上,有很多「台灣人在 XX 地」的中文社團。在這些社團中,常常看到各種文化問題的發問。但這裡有個常被忽視的盲點──就是熱心網友講得斬釘截鐵,但往往僅根據個人有限的經驗回答。有些人可能也剛到海外不久,或是到了海外多年,但平日社交圈仍以華人為主。

所以,問「網路」不如先直接問問身邊的在地人。畢竟,即使是「同一個」國家,因為區域、歷史、人口組成不同,文化也會大不同。例如以美國來說,東部、西部和中西部,根本就像是三個文化各異的世界。此外,「身分」的不同,需要展現的「文化行為」也不同:例如大家對「社會人」和「學生」的態度就往往不太一樣。

所以,網路中文社群的建議雖然較方便取得,但因為回答者的生活經驗很參差,所以,我會參考,但也會持保留態度(正如讀者您現在看到換日線上的文章,包括我的回答,也應該多比較多參考)。同時更重要的,是努力蒐集周遭可以獲得的第一手資訊──我建議到任何陌生環境(不論是異國、新學校、新社區、新公司、新產業等都適用),除了要把耳朵眼睛打開,也要多開口詢問這個「文化」裡的「在地人」。

聊天如果遇到有文化相關的議題,我通常會追問兩句。也會在比較輕鬆的社交場合,刻意去開啟以文化分享為主的談話。

通常我自己會這樣說:「在台灣,如果碰到某事,我會這樣做,那不知道在美國(荷蘭),碰到某事,你們都會怎麼做?」甚至就直接問:「關於 XX 事,我不太了解,通常你們會怎麼處理?」

這種雙向討論,不僅幫助自己了解文化,同時也幫助周遭的人了解自己。這些平日所累積的溝通,常常能減少事件發生時,彼此不必要的誤會。

雙向討論不僅幫助自己了解文化,同時也幫助周遭的人了解自己。圖/Flickr@University of the Fraser Valley CC BY 2.0


關於「歧視」:不卑不亢,不輕易做出指控斷絕對話可能

至於歧視,如同之前分享的〈真實事件,我被種族歧視了嗎?〉。如今在許多國家中,「歧視」是嚴重的行為,也是嚴重的指控──指控者不僅要有相當的證據,也必須要體認到自己同時也正在「冒風險」──若隨意指控或者強扣他人「歧視」大帽子,則本來就不應該。

至於是否真的被「歧視」,往往發生當下很難有明確界線,更多的是當事人心裡幽微的感受。

面對(疑似)「歧視」,我會有兩個建議:

一是試著體諒對方的不足或難處。這不是建議你「怕事」或「躲起來」。而是不論中外,人的行為往往受到眼界和經驗的限制,很多人都有著刻板印象甚至歧視行為而不自知。

如果遇到這種狀況,換個角度想,我們也許是比對方更有能力的人,可以透過開啟對話,來改變這個(疑似)「歧視」的現狀。

另一個建議是:不同事件要因時因地制宜,衡量自己當下擁有的資源,最重要的是保護自己。

遇到歧視,尤其如果損害了權利,要先了解有哪些管道可以申訴;同時也要評估這樣的申訴會不會成功,能否得到他人的認同。

通常愈了解某個文化,愈能精準辨別是「歧視」還是「文化差異」。有時候,太快把某個反應定位為「歧視」,不僅阻止了自己理解其他文化,甚至切斷了彼此進一步對話的可能性。

更積極地說,理解在地文化不僅能幫助建立歸屬感,也能覺察自己是帶著哪些主觀和經驗來到異地──那麼不僅能更了解自己,也更能知道自己得改變、與不改變那些部分,才能更「入鄉隨俗」。

說真的,當不同文化放在一起,人們心中常有(主觀上的)優劣感受,但更多時候那其實是因地制宜的差異,而非好壞之別。

我們不需要全然羨慕、學習別人的文化,也不要一切「以我為尊」地看待所有異國事務──帶著平等的心和他人互動,不亢不卑,是我心目中文化交流與減少歧視的最佳起手式。

*你/妳也有話或問題想要對《換日線》的作者說嗎?歡迎把想說的話寫下來告訴我們,透過「你問我答」,讓交流更有意義!
▍【作者通信】表單任意門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U.S. Embassy Phnom Penh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