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溫層之外,美國媒體的另一種聲音:「當梅姨為性侵爭議導演起立鼓掌時」

同溫層之外,美國媒體的另一種聲音:「當梅姨為性侵爭議導演起立鼓掌時」

前幾天,版面上都還是為了梅莉史翠普金球獎發言的叫好聲。下一刻,總統當選人川普舉辦他久違的正式記者會。這下,喜歡他、不喜歡他的媒體都得報導他,而梅姨的新聞已經被擠到好幾頁以後。想來,有點「勝者為王」的感慨。

梅姨日前發表的言論固然相當有道理,但台灣的新聞和各路人馬的轉發,似乎少帶到大家所見事情的另一面。

美國以保守觀點著稱的《National Review》,在梅姨發表演說的隔天,馬上刊登一篇文章〈Hollywood' s Selective Bully Hatred──Watch Meryl Streep and Friends Applaud a Child Rapist〉(好萊塢選擇性的霸凌仇恨,梅莉史翠普和她的朋友為兒童強姦犯鼓掌)。

該文提醒大家,梅姨和眾多在金球獎現場的名人,曾經在被控犯下兒童性侵案件的導演 Roman Polanski 獲得獎項時,起立鼓掌致敬。

梅姨當然沒有回應。但這篇立場鮮明的「批梅」報導,並不是栽贓或假新聞,有影片為證。梅姨確實曾對這位藝術成就頗高,但同時也是犯下兒童性侵案並且潛逃出境的電影導演,起立鼓掌致敬。

選擇性呈現事實,舉世皆然

Roman Polanski 是知名電影《戰地琴人》(The Pianist)的導演。這起兒童性侵案發生在 1977 年的加州,當年女童 13 歲,導演 43 歲。Roman Polanski 被捕後在監獄待了 42 天,中間因為同意認罪協商,而暫時出獄。

只是在下次開庭前,他因為害怕法官判他重罪而潛逃出境,從此再沒有回到美國。後來他繼續在其他國家陸續執導拍片,藝術成就頗高。2009 年與 2015 年美國當局都曾經對不同的國家提出引渡他受審的要求,但都沒有成功。Roman Polanski 當時被控 5 項罪名,包括使用藥物強暴和雞姦。

梅姨沒有因為 Roman Polanski 性侵兒童,而拒絕承認他的導演天分和成就。美國的奧斯卡獎項,也沒有因為這個人性侵兒童並且潛逃出境,而不把最佳導演獎頒給他。當然,當天頒獎,沒有人提到這個導演之所以無法現場領獎,是因為潛逃出境。頒獎人哈里遜福特的最後一句話是,奧斯卡協會恭喜 Roman Polanski 獲獎,並且代替他接受這個獎項。

「這裡無關假新聞,一切都因同溫層」

這次鼓掌叫好梅姨道德高度的,通常不是《National Review》的讀者,他們不一定是選擇性忘記,也很可能是真的不知道梅姨曾幫性侵犯大力鼓掌。而那些不支持川普的媒體(通常是我們所謂的美國主流媒體),也不可能會提醒這件事。這裡沒有假新聞,一切都因同溫層。

那些不支持川普的媒體通常比較廣為台灣人知,所以新聞的傳播可能會讓我們誤以為「全美國」一片為梅姨叫好,而川普怎麼可能不會倒?但其實更可能的是,川普嘲笑了身障者,梅姨為性侵犯鼓掌,兩則「新聞」在各自的同溫層平行流動著,直到下一則新聞淹沒它們。

兩方則有很多人,自始至終沒有看到另一則新聞。

有人說好萊塢是個「很左」的同溫層,梅姨只是在自己的同溫層發言。確實,她領終身成就獎,時間是她的,她可以說她想說的。但如果因為她是名人,就說她這樣比較有道德勇氣,其實看來也不一定。美國這次投票,已經有種風氣,就是提醒名人不要再自我感覺良好,觀眾進戲院看表演,不代表會聽你的意見投票。

獨立思考判斷,不因「名人效應」而盲目讚美或批評

必須強調,梅姨在金球獎的這番發言,我是完全同意的。但我也必須承認,我個人對於兒童性侵這個罪行,實在無法接受,所以即使知道梅姨起立鼓掌,或許純粹是「一碼歸一碼」地「針對導演的藝術成就而致敬」,在看到「同溫層外」的報導之後,也難免會對她的「道德高度」產生負面印象。

這件事情給我幾個提醒:

第一是「名人效應」的不可靠與不可信。在某個領域專精,不代表事事通。同時粉絲按讚數,能不能轉換成實際效應,據說也是各大廣告商尋找部落客代言人的困境。

第二是我們如何盡量「公正客觀」的評價一個人,是需要學習的。對待周遭朋友我想大家都有自己的一把尺,但對於公眾人物、意見領袖,在當代媒體通常都習慣「選擇性呈現事實」的當下,我們是不是能做到將「個人」和「意見」分開,不以人廢言或舉言?(例如這位導演是性侵犯者,但他執導的電影本身的確很精彩;或是你可能不喜歡梅莉史翠普的「偽善」,但她的得獎感言的確很發人深省)

最後,同溫層的保暖效果太強大,如何取暖不被「凍死」,又能夠接收不同訊息,是要自我注意的。但話又說回來,或許很多事情不知道也沒有關係,追訊息太緊是辛苦的。在當代社會中如何在立場紛雜且真假莫辨的資訊汪洋中,保持自己的獨立思考和判斷能力,如何慎選資訊來源,不陷入同溫層而不自知,真是一門大學問。

《關聯閱讀》
媒體不會告訴你的事:2017台灣人請醒一醒,我們就是現實國際政治中的「聖多美」
「川普當選,祖克柏不用負責嗎?」──2016年代表字:Post-truth後真相

《作品推薦》
高工時絕不等於競爭力:歐式的慢生活背後,是更合理的工作文化
諾貝爾和平獎是在「獎什麼」?從2016年得主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談起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olifoto@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