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和平獎是在「獎什麼」?從2016年得主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談起

諾貝爾和平獎是在「獎什麼」?從2016年得主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談起

哥倫比亞今年有兩件大事,也許可以說三件。第一是政府與左翼革命武裝力量(Fuerzas Armadas Revolucionarias de Colombia,簡稱 FARC)長達 50 年的戰火可望平息,至少八月底已經正式停火。

接著是在十月份,雙方所定的和平協議交給哥倫比亞人民表決。但出人意料之外,表決結果以 50.24% 比 49.76% 的微弱差距否決了政府與 FARC 所簽署的和平協議。協議未過。新聞稱此事件對一手主導的桑托斯總統來說是重大挫敗。

10 月 7 日諾貝爾和平獎宣布,由桑托斯總統獲得,幾篇外媒的社論以「意外」作註腳,並紛紛探討,和平獎究竟在「獎甚麼」,是「獎成就」,還是「獎一個和平的希望」?

10 月公投前,人在美國的哥倫比亞好友 Felipe 轉了篇公投相關新聞,一個人按讚,下面另一位留言說:「安啦,應該會過」。誰知隔天風雲變色。Felipe 又發了篇沉痛的心情。提到,公投沒過,固然很難過,雜音雖然還是很多,但這不是絕望,人們應該致力於制定更好的協議。

Felipe 是我哥倫比亞朋友群唯一就此事表態的人。所以,和平獎宣布後,我和他談完公事,就聊起他對這整個進程的觀察和看法。

哥倫比亞公投「否決」和平協議的原因

Felipe 嘆口氣說,投票為「否」的人,主要屬於衝突從未存在,或至少沒有像農村地區那麼嚴重的城市地區。在這裡,他個人的看法認為,投否並不代表否定接受和平,而是有更複雜的原因。Felipe 指出,例如受宗教影響很深的哥倫比亞,仍然算是非常保守的國家,這些投否的人,強調需要正義,他們希望游擊隊成員去監獄。

有些誤傳指出,因為在協議裡要求國家要推動更強而有力的政策,保護少數人的權利,有些宗教團體就擴大解釋說,協議中有對於性別和權利的特殊主張,並反對這一點。協議中也提到未來游擊隊成員將參與政治,他們將會在議會中擁有席次,但有些人不想在政策制定中看到他們,就向群眾灌輸恐怖主義,認為因為游擊隊建立在馬克思主義的理想之上,和平協定將使哥倫比亞成為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國家,所以中產階級會恐懼這些人未來將在政府中扮演的影響力。

支持者心聲:「和平比復仇更重要」

我說 Felipe,你似乎是表態支持贊成的阿。他又嘆口氣說,自己在鄉村長大,20 歲才搬到城市。他所在的鄉村,雖然不算戰火嚴重的地區,但從小也是受游擊隊的攻擊所苦,他看過不少的街頭槍戰。游擊隊為了要維持支出,會向人民收取稅金或打劫,自己做小生意的表舅就是因為拒絕繳納更多的錢,在 35 歲左右被殺死,留下妻子和 3 個年幼的孩子。

根據新聞報導,兩方的衝突曾導致 26 萬人喪生,Felipe 和我甚至不確定這位表舅的故事算不算在這 26 萬人中,但像表舅這樣的例子可多了。Felipe 說,當時他只有 8 歲,表舅的臉已經隨著記憶模糊,但他總覺得若講起這件事,彷彿就會聽到喪禮上因為丈夫橫禍喪生,表舅媽哀嚎的聲音。他說自己可以理解很多人希望血債血償的心情,但親友都認為和平比復仇更重要,況且戰爭的傷亡是不會挑人的。據他外婆轉述,連表舅媽這次都投下了贊成票。他自己又補充因為有幸進入哥倫比亞大學就讀,更讓他體悟到他希望政府能夠停火,把更多的錢投入建設和教育,而不是軍隊和戰爭。

諾貝爾和平獎的意義──遠離戰爭的每一步

請問,還有人記得上屆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是誰嗎?

2015 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是一個組織「突尼西亞全國對話四方」(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然而 2016 年諾貝爾和平獎公布的前一天,《時代雜誌》撰文標題是:〈A Year Ago Tunisia Won the Nobel Peace Prize . But the Country Is Far From Peaceful〉(一年前突尼西亞領取了諾貝爾和平獎,但突尼西亞距離和平還很遙遠)。內文詳述這個組織至今仍在為和平付出努力,以及面臨的重重難關。

但即使和平不是容易達成的,每一步都是進步。Felipe 說哥倫比亞其實有兩個主要的游擊隊,「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和「民族解放軍(national liberation army,簡稱 ELM)」。之前的協議只是跟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談判。然而,由於談判得到的評價超出預期。民族解放軍現在聽說也要求談判。

有個搞笑的說法是,競選世界小姐時,在機智問答這關,不管主持人問甚麼,佳麗都要回答希望可以促進世界和平。以前只覺得可笑,現在想想,當世界各國代表聚在一起,當自己感覺與其他國家的人愈來愈親近,那些戰爭、傷亡、難民,不再是新聞裡的數字,而可能是朋友曾經歷過的生命歷程,或自己親眼看到的體悟。在生死面前,生活中與人的競爭、名利的計較,都變得不再重要。

對哥倫比亞人來說,也許和平還沒真正到來。但不論是宣揚和平的成就,或者是還在努力帶來和平的希望。就像 Felipe 所說,只有原諒和繼續前進才是維持長久和平的答案。願終有一天這世界上不再有戰爭。

(Felipe 當然有自己的政治立場,對於政治的理解也許不如觀察家分析的全面,然而對於和平的嚮往,應該是眾人一致的。)

《關聯閱讀》
諾貝爾和平獎有用嗎?
喊救命卻被路人無視──歷劫哥倫比亞麥德林貧民窟

《作品推薦》
星艦迷航記首播50周年──「烏蘇拉」與「希拉蕊」,還有劃時代的意義嗎?
學費高昂,入學管道眉角多──在美國,大學選校是個「高風險」的重大決定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Global Panorama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