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艦迷航記首播50周年──「烏蘇拉」與「希拉蕊」,還有劃時代的意義嗎?

星艦迷航記首播50周年──「烏蘇拉」與「希拉蕊」,還有劃時代的意義嗎?

當年在《星艦迷航記》裡飾演 Uhura 的 Nichelle Nichols。圖/flickr@Gage Skidmore CC BY 2.0

在美國總統大選的相關新聞中,千禧世代這個詞(Millennials,泛指 1981 年至 2000 年出生者)出現的頻率不低。我自己雖然勉強在千禧世代的邊邊,2016 剛巧也是台灣的大選年。但若以台灣當作參照,我卻覺得自己早就被更年輕的世代往上擠。所以美國還在談千禧世代這件事,是令我困惑的。

但先緩談那讓人意料又讓很多人心碎的選舉吧。2016 年還有大事一件,就是《星艦迷航記》(Star Trek)50 周年,這比充滿算計的選舉更讓人來得興奮許多。電影《星艦迷航記 3》戲院上映第一天,朋友就迫不及待找了我去看。後來我又和某位長年推動性別平權的教授一起進電影院再觀賞了一次。

這次,看完電影,我們待在座位上,聽完所有配樂後,她意猶未盡地說這真是充滿意義的一年:想當年黑人女星 Nichelle Nichols 在電視影集《星艦迷航記》裡所飾演的 Uhura(烏蘇拉),是首次有黑人女性以不是僕人的形態,出現在美國電視影集裡常設角色,那真是劃時代的展現。接著她又說,有機會再次見證希拉蕊的參選,她感覺自己真是參與了女力的時代。

她問我,妳怎麼想的呢?

我直言,希拉蕊的好壞,不是我這個外國人可以簡單評論的。但是她的女性身分,至少對我,覺得過於稀鬆平常,不容易特別感到興奮,而且我強烈懷疑對於許多更年輕的選民而言,可能也無法感受到和這位教授相似的感覺。

「女性領導」的意義,年輕選民是否還買單?

這可不僅僅是主觀的推論,四月中,從希拉蕊的支持選民分析中就可以瞧見端倪,和初選對手伯尼相比,希拉蕊固然在民主黨的女性支持者裡佔上風,但是在 18-24 歲以下的年輕女性族群,卻僅有 28% 的支持率。

八年前,希拉蕊的女性身分確實有話題性。但八年過去,當世人更習慣女性領袖的同時,包括冰島、德、英、韓國、巴西,甚至台灣等地都曾經或現由女性領導,希拉蕊的女性身分,似乎不再顯得那樣稀奇。五月份發布,《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和 ABC 新聞頻道(ABC News)聯合進行的全國性大型民意調查顯示中,當時這兩黨的主要候選人反對率都達到 57%。簡單說,一度討厭希拉蕊和川普的人都很多。

固然還是有不少人以她女性的身分幫忙拉票。就像選前幾天臉書上一個秘密社團叫做 Pantsuit Nation,短短幾天就迅速累積到 285 萬粉絲,這個社團鼓勵女性選民投票給希拉蕊時穿著褲裝,也確實在選舉當日造成某種媒體現象。也或許就像對這位所謂戰後嬰兒潮世代的教授,她認定如果希拉蕊勝利是她們這代女性打破藩籬的最後一塊石頭,也是領導千禧世代的最佳人選。

然而,不要說千禧世代,當比我更年輕的 Z 世代年輕人面臨經濟的蕭條、龐大的學生債務和畢業後就業前景不佳時,他們真的可以對於這位嬰兒潮世代的政治人物所提出的政見感到興奮嗎?成長在一片富裕前景的嬰兒潮世代,又是否真的可以感受到年輕人的生存壓力呢?

敗選當夜主流媒體刊登了,不少支持希拉蕊的人,在得知勝選無望時哭泣的照片,裡面當然不乏許多女性。但整個千禧世代並沒有積極站出來,確定選擇希拉蕊成為他們的代言人。在年輕選民和女性選民中,她獲得的投票支持率都低於歐巴馬總統。當然正向地思考,當性別相同不完全主宰投票取向時,也是一件好事。

「平權的那道門一旦被開啟,再也沒人可以關上它」──感謝《星艦迷航記》上的「多元族群」

回到 Uhura(烏蘇拉),50 周年《星際爭霸戰:浩瀚無垠》(Star Trek Beyond)的電影,延續這幾年《星艦迷航》電影版的主軸,往外探索外太空的同時,繼續往內探詢我是誰。而 Uhura 當然還是由黑人女星飾演。

(以下本段微雷)
裡面有兩個橋段非常有趣。其一是醫師對史巴克說:「心愛的史巴克,當地球女孩說,都是我的問題,不是你的問題時,這個問題絕對是在你身上」(You know Spock, if an Earth girl says 'It's me, not you,'it's definitely you)。另一段,史巴克給 Uhura 的定情物,居然是個追蹤器,後來大家仰賴這個順利定位並救出企業號的全體人員。

謝謝 50 年前的《星艦迷航記》,以企業號上多元族群聚在一起,和諧共事,所帶來的一點亮光。

金恩博士對當年承受壓力,一度考慮辭演的 Nichols 說,妳要繼續演下去,因為「(平權的)那道門一旦被某人開啟,再也沒有人可以關上它(Once that door is opened by someone, no one else can close it again)」。

我們不會天真的認為從 Uhura(烏蘇拉)出現那天後一切都真善美了,但 50 年後,在這個地球上,人權、女權、性別權力,那些曾經對某些族群緊閉的門,終於慢慢都被打開了,但不可諱言,不同世代還需要協力,確保這扇大門為所有人而開。

參考資料:《華盛頓郵報》,〈六張圖告訴你為什麼年輕女性不支持希拉蕊

《關聯閱讀》
"The Lady is not for turning"──你對女性領導人有多少刻板印象?
【美國大選】我不是川普鐵粉,我只是反對傲慢地解讀民主(下):「藍瘦、香菇」,希拉蕊是怎麼輸的?

《作品推薦》
學費高昂,入學管道眉角多──在美國,大學選校是個「高風險」的重大決定
「自學教育」出天才?──談美國的自學制度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Gage Skidmore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