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博士被迫西進變成「學術移工」?事實上,美國博士在美國同樣辛苦

台灣博士被迫西進變成「學術移工」?事實上,美國博士在美國同樣辛苦

六月初《報導者》《天下雜誌》共同推出一系列台灣博士西進中國的報導,可說在個人臉書有志於學術工作的博士同溫層迴響頗為熱烈。

這些人不特定限於在哪裡取得學位或在哪裡工作。有人僅輕輕一句話卻包含很多情感地說:「人生就是一場賭注。」有人微帶忿忿的不認同系列文章,認為重點還是應該注重自己的專業和適應能力,在台灣找不到工作,不代表西進就會鍍金;有人說這篇有刻板印象阿;有人很認同這篇寫出學術移工的心情,並分享了自己無法回台必須到外地找學術工作的經驗。
 
對於這個議題我的個人感想是:

第一,在今日,全球化移動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學術移工當然不僅限於台博西進中國的議題。如果商業人才可以換個環境挑戰自己,闖出生路,學術移工為什麼不可以,或者說憑什麼認為自己可以置身這波浪潮外?

台灣人在美國在歐洲,其實也是學術移工,不一定就比較好。美國人往其他國家去擔任學術移工的也不在少數,也面臨很多挑戰。

第二,群體經驗本來就不如個體經驗細緻。除了報導,當然還有面貌各異的獨特故事可以說。這兩者並不衝突,也不互相排斥。即便是特殊個案的成功或者失敗,都促進對故事全貌的理解。

第三,雖然我也知道有很多台灣理工科博士西進中國,但剛巧報導者系列專題的幾位代表人物偏向人文科系,因此覺得可以從美國人文類科高教就業市場的現況做個呼應,去思考這是台灣(土)博士面臨的獨有挑戰,或者是我們這些人文類科有志於學術工作者面臨的共同時代議題。

人文類科高教就業市場的困難,真的不僅侷限在台灣拿博士學位的人。我在美國的指導教授和學術導師,都曾經搖著頭憐憫地對我說,你們這代特別辛苦(真的是面對著我說喔)。未來會不會更辛苦,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美國這代近十年的學術新鮮人,一開始的就業競爭就相當激烈。即使有了工作,早年我的老師輩,出書或者從事與人相關的訓練工作,都算是正式學術表現的一環,然而我們這一代,什麼都只是錦上添花,真正的評比似乎只剩下得到大型研究計畫補助和一流期刊發表才算數。台灣如此,中國如此,美國也是。

我自己在美國聽到理工科系口耳相傳的說法是:如果想留在學術圈,畢業後兩任各 3 年至多共 6 年的博士後研究是極限,在這期間就得積極發表然後確定落腳處,不然大概就沒望教職或研究工作了。相比下,人文科系更慘,博士後研究這種缺額少之又少,我們教育學院約 40、50 名教授,我就學的 6 年間,博士畢業生大概也有超過 50 位。然而整個學院所提供的博士後研究缺額一年都不一定有一個。

由於缺乏緩衝階段,人文科系的博士生,如果想從事學術工作,等於一畢業就要「越級打怪」。一級大學終身職助理教授的缺稀少且門檻高,應徵者眾,剛出畢業門的新科博士能夠進到第三關現場面試,通常都是傳奇級人物。能夠找到非前一百名,但教學型且提供研究機會的大學終身職教授職務,都算非常厲害。

我自己比較知道的,不少人文類科博士學位的畢業者,如果志在從事高等教育,很多都得先從鐘點兼課講師或者所謂一年聘的訪問(或兼任)教授做起。前者完全沒有任何就業福利,沒有退休金儲蓄、醫療保險費得自籌,全職兼課一學期得任教四門課,是極其沉重的教學負擔。假設我單身,在本系擔任全職兼課教師,全年的薪資甚至還無法達到舒適生活的標準。因為,根據統計,本區在中西部,單身者要能夠活得舒適年收入約需  $46,016 美金(約台幣 150 萬元),我在大學城,標準應該還可以略低一點。但如果我僅以全職兼課做為收入,距離舒適的標準還差近 $15,000 美元,更不要說得自費美國昂貴的醫療保險。而後者雖然也可以視為薪水比較好的起點工作,但仍有繁重教學責任,且為了一年合約但不確定的未來是否值得舉家搬遷也是個難題。

整體樣貌上,美國專門提供高教工作資訊的 HigherEdJobs 網站整理 2015-2016 年的高教就業市場報告指出,美國高教就業市場每一季的工作數量,都比前年的同期表現平均約少 5,000-6,000 個職位,而趨勢是非全職工作所佔的比例增加。簡言之就是有博士學位的畢業生持續進入高教就業市場謀職,工作機會卻是減少,就算有開缺也有愈來愈高的比例是如前面提到的兼任鐘點教師這種非全職工作。

2016 年初 INSIDE HIGHER ED 則報導人文類科裡的英語、外國語言、歷史和哲學相關的學術工作在過去三年持續的減少,僅有經濟領域表現稍微好些。而另一篇則發現 2015 年畢業的博士,僅有不到三成的人繼續待在學術圈,從事(兼任或全職)教職或博士後研究工作。在同學間私底下流傳的求職鬼故事,說著有人今年都已經完成現場面試,卻接到學校的通知說缺額開不出來,不聘人了。這些資訊雖然不夠全面,但大概足以支持前面的論點,也就是人文類科的學術工作真的不好找。

確實,有外籍朋友,一畢業馬上就得到美國不錯大學的教職,但我也認識美國人,因為只想在故鄉工作,所以同時在兩三間大學兼課了幾年,才等到教學型大學終身職教授缺的工作。有位美國同學最慘,8 月畢業,找學術研究工作一直非常不順利,連聖誕假期想去賣場收銀台短期打工都因為資格「不符」(overqualified),沒有被錄取。她說當下只覺得荒謬卻哭不出來,為了生計,她現在又回到小學擔任念博士班前的教學職務。我當然也認識外籍人士研究能力很厲害,但語言那關卻始終難以突破。在美國努力了幾年,最後回到家鄉去。回到前面說的,真的是什麼樣的故事都有。

所以,就算在美國還不錯的大學拿到博士學位,也不代表美國學術圈就會歡天喜地的接納這個人成為新進的學術工人。台灣博士在台灣面臨這個問題,美國博士在美國也一樣。

那為什麼還要念人文類科博士班呢?重要的當然是個人興趣。與其說人生就是場賭注,我會說人生就是不停地在做選擇,選擇要怎樣看待自己的興趣,選擇要不要念博士班,選擇要在哪裡完成學業,選擇要不要留在學術圈。選擇會有遺憾,但人生試過了就儘量不要後悔,因為一直責怪做選擇的自己,只是讓自己更難受。如果今天執著於學術圈是自己的決定,那身為大環境的一份子,不能期待環境裡的他人把一切都幫我們準備好。不論是往哪裡去,在堅持追夢的同時,評估時勢,恐怕也真的得仔細思考如何以比較有創意的方式在這個大時代生存。

《關聯閱讀》
上海台灣七年級生:讓人焦慮的不是中國,是我們對自己的陌生
【雙寶娘@上海】致小英總統:我們能否先放下政治成見,學學上海如何留才?

《作品推薦》
真實事件,我被種族歧視了嗎?
【教育研究者@美國】致教育部長潘文忠:深入教育現場,別讓百年大計淪為口號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郭英慧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