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事件,我被種族歧視了嗎?

真實事件,我被種族歧視了嗎?

在海外,種族歧視其實是嚴重的指控,說話的人,不僅要有相當的證據,更要體認其實自己也正在冒風險。隨意的指控或者強扣大帽子,則本來就不應該。

三不五時,留美臺灣人的社團就有人會分享疑似被種族歧視的經驗,七嘴八舌,難有定論。平心而言,有些看起來像是當事者疑心生暗鬼,有些明顯是搞不清楚美國的文化潛規則,沒有入境隨俗,自己白目又來討拍,可是也有些明顯就真的是經歷了不友善。只是這個界線往往難以界定。雖然順著發文和留言看下來,可以隱約感受出眾人對不同事件的態度,但真相永遠只有當事人最清楚,也最必須要去分辨。

來美國後,其實我也偶爾會有自己是否被歧視的內心戲。但不論怎樣,從做中學,衡量自己擁有的資源,學習保護自己,其實是每個異鄉人都必須經歷的震撼教育。

剛來美國的第一學期,有天接到同辦公室美國學姊的郵件,約下周某日中午吃個簡單的午餐聊聊天。當時,雖然心裡狐疑但還是高興的赴約。完全出乎意料,剛坐下,學姊就「好意」以因為你是國際學生所以可能不了解美國文化為開場,指點了我甚麼叫做辦公室禮儀並列舉了幾項該改進的行為,其中包括指稱喝水太大聲,干擾到她。當然每項最後她都不忘微笑並加上:她知道各國文化不一樣,但她是為我好,請我要理解這是美國。

他媽的,當時心裡只有幹(題外話:幹,已經被臺灣法院認證為發語詞,時代真進步啊)。坦白說,很慶幸自己曾經在臺灣工作過,也跟別人共享過辦公室,同時感謝爸媽給的好心理素質,我確定自己除了桌面凌亂些,沒有她說的那些問題。況且,喝水太大聲?這已經是雞蛋裡挑骨頭的評論了。表情雖然還算冷靜,內心卻很激動澎湃,請想像那是才剛來美國 3 個月的菜鳥,被同辦公室的資深美國學姊當面這樣說,還硬扯上文化差異,要我好好學學。

然而,這是種族歧視嗎?就算這真的是,請問我該去跟誰投訴,是還摸不清底細的老闆嗎?還是要直接鬧到系主任哪裡?或者乾脆,桌上那杯水就潑到學姊臉上?不然就大聲尖叫好了。

以上那些都是幻想,我理解甚麼具體的抗議一時都難以做到,但肯定是要保護自己為自己辯護。所以,就很慢速但很清楚地看著她的眼睛對她說:這些話很 Rude(粗魯),牽扯到甚麼外國人可能都喝水都有聲響,更是極大的偏見,請不要用假理解文化來包裝你對我的莫名其妙要求,這次不跟你計較,但是請自重。

大概是沒料到,平日好像甚麼都可以接受指派的新人會這麼強悍,學姊悻悻然的沒有再說過些甚麼。

第二件事情,發生在課堂上。博三時,有門碩博士生都可以修的課,所以這門課人數不少。授課老師,每節課都會打開美式足球網頁,點開每場賽事,要求學生預測本周哪隊會贏球並分享為什麼這樣預測。而他總是帶點戲謔地說:"Come on, you are in the U.S., you should watch the football."

我對美式足球沒有偏好,看過幾場球也去過現場體驗氣氛。但這些內容和課程無關,浪費時間不說,老師憑甚麼假設全班的人都要和你一樣喜歡美式足球?況且,其實不只是我,共同修課的外籍和美國同學也是罵聲連連,一講到這位老師就猛翻白眼。

於是,我找上了系主任。除了反映課程品質不佳,也很坦然告知,班上有一半以上是非美籍的研究生,假設大家都理解並喜歡美式足球並不是個最合適的行為,那樣的話語更是讓人不快。系主任保證她會去處理這件事情,有沒有處理怎樣處理我並不知道,但至少我表達了該反映的事情。而且確定並沒有因為這樣在自己的任何紀錄上留下一筆。

為什麼講這兩件事,因為我知道在不同國家討生活的臺灣人或多或少都有覺得自己被種族歧視的時候。只是種族歧視這件事情很複雜,它可能是當事者當下的或事後的主觀感受,有時又很隱諱地和其他事件攪和在一起,甚至也不一定是單純本地人對外籍人士。更有時候,我們自己就是那個歧視者。就像上述兩例, 一定也有人正在嗤之以鼻,覺得那些根本不算甚麼。總之,都難以簡單化的處理。不同狀況,必須務實地以不同的方式去應對。同時,也可以說沒有什麼應對方式是最正確的。

朋友笑說,我面對老師怎麼比面對學姊勇敢,怎麼敢做這種不怕死的事情?

背後其實還有另外一個故事。指導教授,每學期都會和我檢討修課狀況,修到不好的課,當然就照實跟她回報現況也回報心情。指導教授聽完很明確地說,這是個不恰當的行為,身為系上的一員,她必須要適度的反應。但是她更鼓勵我,應該具名跟系上表達意見,不僅爭取權益,也有助提升課程品質和減少未來國際學生可能會有的被歧視感。是的,這是我決定去反應的主因。

這兩個事件,當然不是唯二經歷過的類似事件,自己也只是以當時覺得最好的方式去面對。以經驗談,我覺得馬上把所有在海外遇到與人的困難都歸因於種族歧視,會限制了理解和反思自己行為的機會。此外,強碰互撞並不是唯一解,因時因地制宜,應該可以結合多種形式,以最有利的方法為自己爭取該有的權利,表達自己的立場。

《關聯閱讀》
「你在美國被種族歧視了嗎?」──Yes 跟 No 之外的第三個答案
「你聞起來像咖哩!」──面對歧視,自卑與自信只在一念之間

《作品推薦》
勞動節,不快樂──在美國,正在消失的中產階級
在美國成為「外籍移工」後──台灣的移工環境,可以更友善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