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成為「外籍移工」後──台灣的移工環境,可以更友善

在美國成為「外籍移工」後──台灣的移工環境,可以更友善

美國學位到手後,很幸運在原單位有個短暫的研究缺可以待著,所以就依規定申請實習簽證(OPT visa ,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 visa),拿到 OPT 才可以合法實習工作。根據移民局的公告,從學生轉換成實習身分大約 3 個月。申請時,詢問學校的國際學生服務處,承辦人員告知既然已經附上相關的工作證明,應該沒有問題,可以如所願的在想要的日期核發下來,趕上學期開學。

然而,意外發生了,簽證沒有準時下來,而且超過了 3 個月。學期已經開始,沒有簽證就不能合法實習。沒有收入,靠著存款生活還過得去,但是所有研究計劃都停擺,所有安排好的工作都得找人代班。

不少過來人紛紛提供個人經驗,有人說應該要打電話告訴移民局的人,說因為這樣遭受嚴重的經濟損失請他們加快審理的腳步。我照著做,電話七轉八轉終於有人接聽,承辦小姐只問了收據號碼,還來不及講到甚麼,她就冷冷地說:「會幫忙打報告,請耐心等候,每個人都在等,不是只有你,」然後,電話就被掛斷。有的人說某某也是和你一樣還在等實習簽證,但是他反正在原單位就繼續照常上班,你也可以啊。我不是不願意付出時間,只是規定是在簽證還沒下來前連志工都不能做,當時辦公室有些政治角力,因為擔心自己成為兩派人馬鬥爭下的箭靶,當然得更奉公守法。

美國人的老師和同學,紛紛表示關心。但多數的人不熟悉規定,僅隱約知道國際學生要有特殊的安排才能工作,但根本不知道流程是甚麼,最多就是建議找學校的國際學生服務處幫忙。其實我早就去求助過了,承辦人員態度不錯,但她說,學校能做的就是蒐集這個案子的資訊,未來繳交相關報告時,可以納入報告內協助倡議國際學生該有的權利。換言之能做的很有限,也就是甚麼忙都幫不上。

別無選擇,只能等。

隨著時間的流逝,焦慮感愈來愈深。某位不熟悉的臺灣同學語帶奚落的說這不過就是件小事,你已經比很多人幸運了,這也值得大驚小怪。是的,我很幸運。可是,他並不知道我煩惱的不完全是自己的事,更掛意帶給別人的麻煩。因為是留在原研究單位,意外缺席,導致某位家中有困難的同事,得承受老闆指派給他原來分配給我的工作,畢竟只是短期的分擔,不可能多聘人。加倍的工作量,對他的情況是雪上加霜。

往常我也會跳脫現有的環境找臺灣的親友訴訴苦,討拍討抱,但這次這方法卻不太適合。在臺灣的朋友多半不太知道簽證的相關議題,有人好心建議乾脆回台度假,但我若在等待期離開美國,再入境就有困難,所以對於這類的建議心領但只能苦笑。我也決定不要對臺灣的長輩提半個字,不僅因為他們幫不上忙也怕他們擔心,所以每次通電話都是我很好,即使開始失眠,還是我很好。這些看似微小但堆疊的情緒,加上老闆三不五時就寄來「關心」何時回辦公室的郵件,最後幾個禮拜我甚至擔心起會失去這個實習工作。

直到某天,我遇到 Sam。Sam 在婦女救援的基金會工作,過去是某位參議員在華府的前任助理。聽朋友提起我的狀況,Sam 主動請朋友轉知,我符合填寫某種訴願表格,可以透過參議員幫忙遞交。Sam 還特別推薦應該要交給某參議員,因為他處理過很多類似的案子,相當有經驗。Sam 好心以他有的表格範本,直接幫忙打好請願書,然後解釋該怎麼填寫,以及這個流程需要一位美國人協助。在場的某位美國朋友,馬上自告奮勇要擔任協助人。當下,雖然簽證還是不知道在哪裡,但卻覺得事情好像有點曙光,壓在心裡的石頭有被稍微挪開一吋。

只是,雖然如此,心裡還是很猶豫,擔心以後申請相關簽証會被貼上標籤。還在猶豫要不要多請教幾個人以及該請教誰的同時,剛巧,幾天後就收到了簽證核發的通知,所以並沒有真正用上這個方法。

這件事情或許僅是找工作轉換過程的小插曲,也很順利的解決,但對我卻是很好的提醒。幾年過去,不論自己或親友都以為我已經慢慢適應這裡。但現實狀況卻是當面臨專門的法律問題時,除了手忙腳亂,就是只能坐在家中想。簡單說,我這個外籍移工不僅沒有資源和人脈,就算有合法的申訴管道,都不懂得使用,因為根本不知道這些管道的存在。如果真的要在這個社會站穩腳步,因為不是在這裡長大,沒有哪種以前三叔公六嬸婆就是找誰誰誰的經驗談,我必須要更積極的在平日就主動理解事情究竟是怎樣運作的,才能在需要的時候,以最有效率的方式解決問題。

前陣子,看到有個批評談到:為什麼要多為臺灣的外籍移工和新移民提供相關的法律服務和諮詢。批評者言談中,充滿顯而易見的種族歧視和偏見。反省自己的例子,對於在臺灣的外籍移工,就算有心,我其實也就像自己遇到的多數美國人一樣,僅能提供毫無建設性的泛泛建議,除了友善,對於解決他們的問題不能產生實際的幫助。然而在異地,當我成為外籍人士,反而更能體會這種法律服務諮詢的重要,我甚至會害怕踏出那一步。況且,有時候,我就只是想要多請教幾個懂得相關規定的人。身為外籍移工的一員,我相信多數的人並不是要政府量身打造任何額外服務,也沒有打算走後門,終究不過是希望社會對移工友善一些,至少可以提供指引,讓他們找到他們需要的幫助。

《關聯閱讀》
當我也成為「外勞」,才明白台灣的外勞為何總是在講電話
「請給我一片地板就好」──在台灣,我們真的能讓外國人「賓至如歸」嗎?

《作品推薦》
出外靠朋友,但真正幫助你的「友好圈」,不會是那些「假人脈」的閒言閒語
當都市人遇上農家──從美國和台灣的兩則動保小新聞談起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邱劍英 攝影(示意圖)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