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都市人遇上農家──從美國和台灣的兩則動保小新聞談起

當都市人遇上農家──從美國和台灣的兩則動保小新聞談起

美國中西部的特色就是玉米田、玉米田還是玉米田。而少數不是玉米田的大概就是黃豆田吧。雖然居住在人口不少的大學城裡,但只要開車大約 40 分鐘,保證你會突然發現自己此刻不知身在何方──因為周遭全是看起來很像的玉米田。

我們自己都戲稱是住在 the middle of nowhere. 也因為在這樣特殊的地理位置,所以很多本地朋友來自農家,或者現在仍然是農家。

這裡的「農家」和臺灣農家的概念差很多,常常是一棟現代化的房子孤零零地矗立在九拐十八彎後的碎石路旁。入口小徑的碎石,不是沒錢鋪路,是因為碎石子可以在冬天積雪時,增加道路摩擦力。一般稱的農村(rural area),大概有幾個條件:與都市距離遠、人口密度低、農業為主。居住在此,要開車十幾分鐘才會到下一戶的鄰居,最近的商店也常要開上 40 分鐘以上。然而美國農田的耕作以工業化大面積為主,所以很多人雖然是「農夫」,但他們其實更像操作農業機具的機械工。

在這樣的地方生活,雖然也是美國,但很多事情也都很不美國。理解農家的生活,常常讓我有新的學習。日常裡一個公共政策討論,就可以看出都市和農人生活經驗的差異。

經過公民投票的同意,印第安那州首府城市某個郡的動物護理和治療條例(Animal Care and Treatment Ordinance),不久前對於狗的照顧新增了幾項規定,洋洋灑灑,甚至包括狗的活動空間該多大,甚麼樣的狀況下不能以繩繫狗都一一註明。其中有一點是只要天氣太熱超過攝氏 32 度或太冷低於負 6.7 度,有熱浪或龍捲風警告,飼主都必須把狗帶進有遮蔽的室內,不能留在戶外。如果是屬於偏冷的狀況,所謂的室內還必須要有暖氣。

不要以為這種臺灣人心中極冷的天氣在美國中西部不常出現,2016 年的 1 月,這裡大概有半數的日子都低於負 6.7 度的氣溫。因此從這樣細緻的規定可以感受到,法律制定者思考的面向不僅仔細,也對動物權利傳達重視和友善關懷。然而,對於最後這點的溫度規定,我的農家朋友就有些意見了。

在農家長大的她,從小家中就有好幾隻狗。她現在自己也是農家。農家裡絕對多得是長年在戶外中的狗。這種通常中等體型以上的狗是不進屋子的,大部分都一輩子不洗澡更遑論美容。有的在農地邊有自己的小狗屋,有的就住在草地或穀倉裡。因為具備看守的功能,所以若有人或陌生動物靠近一定大聲吠叫。有的完全不上鍊子,平日就在附近閒晃巡守;有的偶爾會用非常非常長的繩子拴在小狗屋旁,確保牠有活動範圍,但是又可以守護家園。

既然狗一般不進屋子,那我曾問過那冬天呢?「冬天還是以在外面為主阿。當然我們也會在狗屋裡幫牠多添毛毯、或者穀倉裡也會有溫暖的空間。」主人進一步解釋,這類工作犬其實就像野生動物一樣具備本能,可以在戶外過冬。雖然新法條有地域性暫時不適用朋友家,但朋友說,當她看到某些網路留言一片叫好,認為這項法條應該全面推廣並嚴格規定時,她好奇這些人是否有想過那在農村的工作犬怎麼進屋呢?因為,這就不是牠的生存模式。我必須說,我的朋友絕對不是要虐待她的寵物,因為這隻狗根本就不是她的寵物。對她來說,牠是她最忠實的工作夥伴阿。

雖然這不過是個發生在我們這裡的小地新聞,也不過就是一個農家對公共政策的迴響。然而它卻意外引發我對臺灣一則新聞的聯想:新總統有則軼事,她下鄉選舉時,看到路邊的狗,會要求幕僚去追問狗有沒有人養,沒人養她要帶回臺北。幕僚告訴她,鄉下的狗都沒綁,路上走的並不都是流浪犬,她才放棄。

太陽底下或許沒有新鮮事,相似的例子,也反映了在臺灣城市人和農村的差距。誠心希望,所有主其事者都不要只站在都市看臺灣。

另一件事情是,因為這則新聞的特殊性,臺灣的某些動物協會也分享了中文版本,並被愛護動物人士轉發。但其實中譯的內容並不正確,大意雖然仍強調了新法對於氣候冷熱時對於寵物狗的處置規定,但不僅把法條規定內容誤植,適用性和地點也搞錯了。如此一來,中譯版本裡會讓人誤以為這條規定包含印第安那州的所有農村範圍。分享新知固然是好事,但不僅求快求廣,真實性仍然是重要的。 

《關聯閱讀》
尊重動物、嚴控買賣,德國看不見流浪狗。那台灣呢?

《作品推薦》
返台必訪「美髮權威」──更加珍視,台灣巷弄裡的生命力
「我是臺灣人,你是中國人」──話先講清楚,再來交朋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